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山中小村

愚芝芝 | 发布时间:2022-09-22 21:51:43 | 阅读次数:22911

早晨,天才就天刚,二丫便早地醒过来,她睁眼便看见了自家用草和烂泥铺地厚厚的屋顶。耳边传来陌生地鼾声,她撩开被洗的发白的破破烂烂棉被。轻轻地地穿好自己衣服准备好一下床。一旁的小妹好像略有觉,懵懵懂懂地朝二丫笑了笑,却又受不了困意地席卷而来,爬起来又睡了过去的二丫笑着为自家小妹把掀翻的被子重新盖上。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门,来到用破草推修建的厨房。她先用一瓢清水洗净面庞,再用茅草轻轻点燃灶火,用木瓢在锅里掺上半锅水,在小心翼翼地往锅里撒上小半碗米,最后在盖上锅盖,将昨天还剩下的大半玉米饼铺在盖上。。...

清晨,天才开始蒙蒙亮,二丫便早早地醒来,她睁眼便看见自家用草和烂泥铺地厚厚的屋顶。耳边传来熟悉地鼾声,她掀开被洗的发白的破烂棉被。轻轻地穿好自己衣服准备下床。一旁的小妹似乎有所觉,懵懵懂懂地朝二丫笑了笑,却又受不了困意地袭来,翻身又睡了过去。

二丫笑着为自家小妹把掀翻的被子重新盖上。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门,来到用破草推修建的厨房。她先用一瓢清水洗净面庞,再用茅草轻轻点燃灶火,用木瓢在锅里掺上半锅水,在小心翼翼地往锅里撒上小半碗米,最后在盖上锅盖,将昨天还剩下的大半玉米饼铺在盖上。

等一系列搞完,天已经大亮。原本寂静的村庄也苏醒过来,稀稀拉拉地不是传来鸡叫和母亲吵骂孩子起床的声音。而二丫也看见了自己爹娘从房屋走了出来,她连忙将已经蒸熟地饼捡起来放在一旁的篮子,然后掀开盖好的锅盖把早已焖好地粥分在几个碗端上了正房大堂的桌上,最后将坛子已经焖好酸甜的酱菜装上一小碗,端了上去。等她忙活完,家里所有人都已经收拾好坐在了大堂上。

二丫家一共五个孩子,二丫是家里的四女,大名李婉。这个洋气的名字一看就不是她那目不识丁的父母取得,这是她出生后父母用一碗馍馍和村子里唯一识字的教书先生取得,教书先生是村子里唯一考取了功名的人,虽然只是个秀才,但足以在这方圆百里受人尊敬。所以村里大逢小事,大家都喜欢请他帮忙想想办法。正是因为如此,村里基本上所有孩子都是他取得名字。

但是李婉其人不似名字这般温婉柔顺,相反是村子里数一数二有主意的小孩,甚是聪慧。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事实确实如此,李婉家里虽说有五个孩子,但大哥、二姐早早地经人介绍去了镇上木匠和药铺做学徒,不常在家,三哥因为长的人高马大,即使年龄不过15,也早早地跟着父母下了地。而李婉作为家里仅剩较大的孩子,不得不操持着家里的一切。

李婉虽然年不过十岁,看上去其貌不扬,因为常年暴晒在外,皮肤黝黑。完全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小孩的样子,但是李婉因为早早当家,心智比一般孩子成熟地多。她心里却又一个大大地梦想,她渴望去更繁华的城镇,去见识更繁华的世界。

但是这个梦想李婉从未和人提起过,毕竟村里多的是连镇上都没去过的人。说出来未免太耸人听闻了,一个乳臭未干小孩子怎么可能如此大胆呢?要知道同龄地孩子整天知道摸鸡偷狗,最大的梦想是能上山掏个鸟蛋加加餐。

李婉等她爹娘他们吃完早饭了,她麻利地收拾好厨房,背上背篓,便牵着小妹的手急忙忙地去和约好的伙伴汇合,准备去山上割猪草。她和邻居的小花早就约好了要去山上摘果子,现在这个季节最是长的果子最是香甜。

割猪草是村子里尚未长成的孩子都要承担的活,李婉年龄尚小,不需要和三哥一样去田里干活,所以家里割猪草喂猪的活便是是由她承担的。李婉因着今天带着小妹,动作不免迟缓一些。等她割完猪草采完果子,天已经快日上高头了。快要临近中午,想着父母、三哥要从地里回来吃午饭了,而自己还在山上,李婉不免有些着急。等她急匆匆回到家,却没想到会见到一位意料之外的贵人,而这位贵人将改变她的一生。

这位贵人是她的血缘至亲,和她父亲一母同胞,是她的三姑。

这位三姑可不得了,据说年轻的时候便极为聪颖,现在更是不得了,是城里响当当的大人物,在城里的客栈当大掌柜。可以称的上她们老李家近百年唯一个算有身份的人。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她们家相对男女平等。

李婉对这位三姑印象不深,只在极小的时候见过几面,但对这位三姑她是极其向往,因为这三姨极重感情,她同她父亲幼年时感情颇好,长大后也不忘兄妹情感,经常让人往城里带东西给她们家,甚至连她大哥、二姐在城里的工作都是她介绍的。

她大哥、二姐是她父母的骄傲,每次提到他们两,都看到他父母不约而同地挺直了腰板,神情十分骄傲。因为他们俩一个在城里铁铺里当学徒,一个在药铺当学徒,都是极其体面的工作。

都不需要风吹日晒,不需要靠天吃饭,每月坐着便可收入十文钱。这可比普通庄户人家好多了。尤其是她的二姐还能识文断字,对于乡里人来说,能识字已经是极大的本事了。

这两样工作据说当时在城里抢破了头,如果不是铁铺的李师傅和药铺王老欠了三姑几分情,不然还轮不到她大哥和二姐。

村里的人每次提到她大哥二姐,都不免有些酸涩地说道他们李家祖坟上冒了青烟。

李婉年纪虽小,但也不免也对她的长兄长姐表示羡慕。而她们的工作也是李婉最为向往的工作,那就是被城里的手艺人看上,学门手艺,过上体面的生活。

当李婉急匆匆赶回家,便发现家里与以往的不同。她的父母早早地下了地,母亲热情地把家喂的最为肥硕的母鸡宰杀了,正在灶前忙活。家里院子里面还站着一个身穿崭新蓝色绣花裙的中年女人,她容貌寻常,圆圆胖胖的脸蛋颇为富贵,正满面笑容地看着自己。而她的父亲看见她回来,急忙招呼她说:“二丫,还不快叫三姑”

听到父亲的话,李婉心里兴奋极了。她看似稳妥地放下背上背篓,然后牵着妹妹的手,颇为腼腆地向三姑见个礼,然后招呼道:“三姑好”,说完,便走到一旁帮母亲打下手。

三姑笑眯眯的望着李婉,打量着她一番,嘴里还认真地夸赞几句“听话”“懂事”之类的话,然后就转过头,和她父亲说起这次的来意,但不知为何,即使在厨房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不过李婉年纪小,只能明白个大概。

原来三姑年轻的时候因缘际会加入青云帮,而青云帮分为外门和内门,而她三姨便是青云帮的外门弟子。而她也是因此才有了今天的地位,而今天她收到消息,说今年青云门有意要招年龄在9—12岁的幼童进门当弟子。而她的孩子年龄都尚轻,不符合规矩,她左思右想,想到了年纪符合,且颇为聪慧的二丫。

李婉她爸一向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听到帮派什么的,心里就忍不住犹豫,没个主意。因为在他心里孩子学门手艺便是最好,而帮派什么的太过复杂,于是蹲在地上点着烟,吧啦了几口半天没出声。

三姑也了解她二哥,便没在意,她知道这个家里一向拿主意地是她二嫂,便继续大声的往下说去。

:“二哥,二嫂一旦二丫有幸进了青云帮,别说内门弟子,就是外门弟子也是前途无量啊,至少将来在镇上管个事物是轻轻松松,若是有了大出息,便是光宗耀祖啊。”

说完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到了厨房帮忙,似乎和她妈小声地说道什么,没过多久,就见她三姑心满意足地招呼着她三哥、小妹把香喷喷地饭菜端上饭桌。

吃完饭,她便对李婉她母亲说:“嫂子,你和二哥商量一下,我去看看咱娘。”

三姑走后,李婉便在外面刷碗,隐隐听到父母在房门地争吵,听到母亲说了“二丫,未来”最后还隐隐传来母亲的哭声。

……

等三姑再来到李婉家,李婉她爹对他三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她三姑便开开心心地留下一两银子,让李婉爹娘给李婉好好补补,她一个月后来接她。

……

一个月后,三姑如约而至。李婉坐上三姑驾来的驴车,她母亲红着眼,眼神里尽是不舍,抱着她,梗塞着,想要说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悄摸摸的把三姑之前留下的银子塞到他手里。而她的父亲一个劲地抽着烟,沉默不语。终于看到车要走的是,她爹压着嗓子用自己仅有的人生经验对李婉说:“做人要老实,遇事要忍让,少和其他人起争执。”最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挥了挥手。李三嫂驾车而去。

看着渐行渐远的驴车,李婉使劲地挥舞着双手和父母道别,即使父母已经变得模糊,看不见了。纵使李婉比别的孩子早熟,也只是不满十岁的孩童。第一次远离父母,李婉忍着泪水,想着自己一定要当上青云帮的内门弟子,这样就可以把父母、三哥、小妹接到城里,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一别尽是永恒,而李婉也因此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长生之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