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 魔物

香妤儿 | 发布时间:2022-09-22 | 阅读次数:28544

夜已深,霜露重,在半空中更是寒意入体,嘴巴一张开嘴巴风就往里灌,只好老老实实的被卷着飞。香缨这具身体也没灵根,即便会道法术诀也也没任何作用,没办法睁睁望着黑雾不停地的在她身上游走,已发出古怪的笑声。“咯咯……有多香香甜甜,但是个处子……”“真香,真香啊香缨这具身体没有灵根,即使会道法术诀也没有任何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黑雾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发出怪异的笑声。。...

夜已深,霜露重,在半空中更是寒意入体,嘴巴一张开风就往里灌,只得老老实实的被卷着飞。

香缨这具身体没有灵根,即使会道法术诀也没有任何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黑雾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发出怪异的笑声。

“咯咯……多么香甜,还是个处子……”

“真香,真香啊!”

那魔物约摸是个色中饿鬼?

香缨感到自己被卷袭着快速移动,眼前尽是黑色,周遭的物事也看不真切,不知将要去往何方。换做寻常女子定然哭哭啼啼晕死过去,香缨还有功夫在这琢磨魔物的品行。

离开宁海县,飞过层层叠叠的山峦,视线渐渐开阔起来,只见那崇山峻岭中有一座巍峨道观,四周环绕着蠖屈螭盘的松柏,黑夜中张牙舞爪的矗立在那,仿佛是吃人的妖怪,给这个道观增添了一份诡异的色彩。

香缨被黑雾毫不怜惜的扔在了道观的后山,屁股重重的摔落。

“哎哟!”

“你个挨千刀的!”

她想起了村里张大娘最常说的一句话,忍不住指着黑雾远去的方向骂道。

“老娘下次要你好看!”

远处只余被她惊醒的鸟翅扑棱声,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她揉了揉酸痛的屁股,委屈的小脸皱成一团,上午还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晚上就被扔在了荒郊野外,风水轮流转,越转她越烂!

不行!手无缚鸡之力就是会被欺负,终是要学一门技艺傍身。不能修仙,但是可以学别的防身之术,这世间难道除了仙法和道法就没有他法了吗?

香缨边想边打量着四周,这是一处凹陷的泥坑,足足有一间屋子那么大,在满是树的后山,是有些奇怪。

她沿着泥坑走了一圈,见它表面光滑平整,应该是人为的。又抬头向上看去,夜空中的星在这方天地里闪着微弱的光,月亮都不知去哪儿了。

香缨此刻就像是一只娇弱的困兽,迷茫的等待着未知的到来。

“咯吱咯吱……”

骨头错位扭动的声音,打破了山中的寂静。

香缨猛然惊醒,她本是靠坐睡着了,如今听到声响立刻站起身快速走到角落紧紧贴着泥壁,放缓了呼吸。

不一会,果然对面坑口露出了一个东西来。

只见它头上顶着锋利的触角,浑身的盔壳黑的发亮,移动间一节一节的肢节碰撞,壳子发出的摩擦声让她误以为是骨头的声音。

一只巨大的蜈蚣精!

香缨瞪大了眼睛,看着它在坑边用触须探测,一会功夫就要下来了!

她游荡百年,各种精怪虽也见过不少,但在小岭村里出现的都是不值一提的小妖,本就妖法微弱,不招惹人类,所以她渐渐忘记了这世上还有凶残奸诈的其他妖魔,今天的她因为疏于观察才被掠走,下次她定然不会掉以轻心了!

不过,眼前的难关怎么度过?一不小心,好不容易得来的命就要拱手送人了呀!

香缨卷翘的睫毛颤动着,脑海里飞速闪过各种道法符咒,没有一个是可以用的上的,空有脑子没有施展的容器,情况变得棘手起来!

蜈蚣的视力微弱,只靠头部的触角来辩解,这只虽然没有开化,但是显然已经到了最后化形的阶段,看来她就是这最后的助力!

蜈蚣精从坑口爬了下来,密密麻麻的节肢快速的移动着,瞬间就到了坑底。

眼看它发现了自己,香缨如临大敌,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怎么办……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当场丧命时,天空划过一道白光,坑边突然出现了几个身着白衣的年轻人。

香缨见状立刻挥手:“救命啊!”

雲冽朝坑底看去,修仙者皆可夜视,女子惊惶又欣喜的小脸他冷眼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不打算出手救人。

香缨见他们没有反应,以为没有听到,还想再挥手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那蜈蚣精被她的声音惹怒,已经直冲而来。

“呀!”

香缨连忙朝反方向跑去,并腹诽那群见死不救的聋子,要是又死了,她做鬼也要天天吃他们家的供品!

雲冽身后的弟子见坑下女子陷入危急,几次蜈蚣精的口器就要刺破她的身体,都被她灵活的躲过,但对方毕竟是个弱女子,几次下来体力渐衰,他们师兄还冷漠的看着,实在不像云梦的作风!

“大师兄,这……我们不救她吗?”

雲冽看着那个身影摔倒,就在要被蜈蚣精抓住时又翻身躲开,根本就不像她长相那般的娇柔,难道不可疑吗?

“再等等。”

他倒想看看,她能装到几时。

“呼哧……呼哧”

香缨觉得喉咙好像火烧一样,腿也酸的有千斤重,还是太弱了,几个回合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没有人可以救她了。

那帮人就这么看着,不打算出手,不知是不是他们掠她来的,不然寻常人哪会如此心狠?

一个不留神,锋利的触须划破她的手臂,顿时鲜血直流,尝到了甜头的蜈蚣精好似吃了什么大补丸,动作又迅速了几分,香缨捂着伤口连连退到角落,眼神不再活力,如同一个被丢弃的破布娃娃。

“师兄,再不出手她就没命了!”

也就是一句话的功夫,蜈蚣精的口器刺破了她的腹部,并用力绞紧,痛苦的呻吟声立刻让在场所有的人觉得肉疼万分。

雲冽眉头微皱,这才觉得不对,她装的太过深入了。

手中利剑冲鞘而出,蕴藏着深厚法力的剑气没入蜈蚣精的身体,让它蚕食的动作一顿,而后身体里开始有了裂缝,金光从裂缝里倾泄而出,一寸寸,蜈蚣精的身体爆裂开来,化作了碎片。

香缨的肚子陡然一空,她跌落在地,茫然的感觉着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就在这时,碎裂的金光中有一颗莹白的珠子,竟然就顺着飘散的金光落入了她被掏空的腹部中,很快就不见了。

雲冽踏空而来,落在了她身旁。

香缨吃力的睁开眼,视线顺着他洁白的皂靴而上,从一尘不染的白色仙袍,再到那玉寒如霜的脸,嘴角勾起一个讨喜的弧度:“夫……夫君,你来救我了吗?”

雲冽薄唇紧抿,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