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幻境

香妤儿 | 发布时间:2022-09-22 20:45:52 | 阅读次数:15212

浓郁的黑雾从各个角落翻腾而来,周围除了他自己再也也没也没任何活物,雲冽深遂的眼眸犹如冰冷的玉石,理智的仔细观察着周围,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依旧不动如风,也不是心智强悍是仙法强悍,不亏是云梦第一人,神界近百年间会出现的修仙天才。这是一个黑魔幻境,宁海这是一个黑魔幻境,宁海出现魔物,有幻境也不奇怪,只是为何他也中招?。...

浓厚的黑雾从各个角落翻滚而来,四周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任何活物,雲冽深邃的眼眸如同冰冷的玉石,冷静的观察着四周,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依旧不动如风,不是心智强大就是仙法强大,不亏是云梦第一人,仙界百年间出现的修仙天才。

这是一个黑魔幻境,宁海出现魔物,有幻境也不奇怪,只是为何他也中招?

香缨猛的对着灶口吹了一口气,浓烟扑面而来,呛的她连连咳嗽,泪珠被刺激的直往外冒,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但是没办法,她得生火做饭,家里那位生病了,还要她照顾,尽管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贤内助,她还是迎难而上了。

捣鼓了半天,香缨端着一碗黑黢黢的东西从灶房出来了。

她穿着一件麻灰色的粗布衣,头上用同色布巾包裹着,即使脸上粘着黑灰,还是能看出秀美可人的容貌来。

这是一间简陋的竹院,两间小竹屋并排而建,翠绿的竹林将小院包裹在里面,看起来静谧又安宁。

掀开布帘,进入卧房内,只见一张窄小的竹床临窗而放,满是补丁的棉被里躺着一个人。

啧啧,香缨这日子过得真是清苦。

“夫君,起来用饭吧。”

她把碗放在一旁的桌上,上前想扶他起身。

那人睁开眼睛,高挺的眉骨和鼻梁被窗外的光映照的格外清俊,冷若冰霜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又闭目不语了。

香缨一怔,没想到自己夫君如此的俊俏,让她刚才被灶堂烟灰呛气的郁闷一扫而空,整个人都充满了干劲。

“夫君?”

她又靠近了一些,颊边垂落的发丝轻柔的落在了他的眉心,雲冽的睫毛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没有任何回应,仿佛她就是个屁!

哎!又没想到我的夫君这般高冷……

“这粥我可是熬了半天呢,你大病初愈,最是要好好补补的。”

说完也不顾他听不听,掀开被子就想扶他起来。

雲冽忍了忍,终是没有忍住:“松开。”

“嗯?”

香缨疑惑的看向他,只见他寒星似的眸子里有了些许怒气,好像他是个被轻薄的黄花大闺女一般。

“你害羞个什么劲,咱们都成亲这些年了。”

说完,直接就扶住他的手臂,然后环过他的肩,把他揽在了怀里。

雲冽:……

如果此刻不是莫名其妙的法力尽失,无法动弹他绝对已经一剑送她归了西。

他自小因为天赋根骨奇佳被云君收为真传弟子,师尊说修仙之人需心无旁骛,本来他对其他也不甚感兴趣,所以更让他修行的速度风驰电掣的一路直上,很快众人都知道了云梦有一个修仙天才。

这天才冷面冷心,绝情绝爱,可恶的就像一块石头,不对,石头好歹也有被裂的一天,雲冽此人只能仰望,谁也无法让他低下高贵的头颅!

除了香缨……

“来,张嘴啊……”

香缨一手捏着他的脸颊,逼迫他张开嘴,另一只手上拿着勺子就要往他嘴里送……

勺子里焦黑的米汤让雲冽眼里的怒火就要喷涌而出,但是他依旧无能为力,只能动嘴。

“放肆!”

香缨闻言更加奇怪了。

“夫君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从刚刚开始就不对劲,莫不是又犯疾了?”

“不许叫我夫君!”

“那叫冤家怎么样?”

不说还好,一说这个冤家,雲冽整个人都气的有些颤抖:“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香缨放下碗,把他的脸掰过来面对着自己:“咱们成亲这些年,我傻不傻你不知道?”

雲冽蓦的与她对视,只见她杏眼无辜的睁大着,脸上的黑灰惨不忍睹,还不自知的装着可爱,不由得心生厌恶,更加断定她之前都是装的,也许就是魔族的化身也说不定。

“你把我困在这里,意欲为何?”

他闭上了眼,不想再看到她,只闻冷漠的声音和伤人的话语。

“难道我们不是相爱才成亲的吗?”

“哪有夫君这样说娘子的?”

香缨抱怨了两句,对方就像尸体一样雷打不动,也不理会她。

终于,火气上来了,香缨从来都是好脾气,也难得有人能让她觉得是在对牛弹琴!

不过,也许是怪我冷落了他,毕竟我做饭这么久,让他一个人躺在这里,是不应该……

她自己竟然就消化了怒气,仔细打量着近在眼前的男子,觉得哪哪看着都喜欢,于是想起了话本里的内容。

小脸一红,羞涩的抿了抿嘴巴,捧着他的脸靠近自己,对着那薄唇就是一吻。

“轰!”

似乎有什么在脑中炸开!雲冽猛的睁开双眼,大堂里已经恢复了明亮,客人陆陆续续往外走着,只留打扫的婢女在中间穿梭。

身后的弟子犹豫了会,还是大着胆子问道:“大师兄?”

雲冽快速平复着内心的怒气和涌动,差点灵台不稳,半晌才恢复平静。

“何事?”

冷冷出声,一如既往的不近人情。

弟子冷汗三滴,觉得师兄有些不正常:“方才不是说要进去探察,师兄却在这站了好些时候……”

后面的话也不必说了,因为他看到师兄的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残酷的弧度,这是他怒极的征兆啊!

“这就随我进去,料她也跑不了!”

“嗯?”

一众弟子尽管疑惑又好奇,但是谁也不敢在阎王头上跳舞,只能安静如鸡的跟在他后头……

哎,每次只要和大师兄出门,就变得毫无气质可言,这缩头缩脑的模样,真是太丢人了,幸亏这里没有女修……

香缨悠悠转醒,舔了舔嘴巴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没想到还能做个如此香艳的美梦,她忍不住偷笑起来。

傻傻的回味了一会,才想起自己的处境来,随即意识到身上的束缚居然被解开了。

她欣喜的站起身,刚想打开门,身后一阵黑雾猛的席卷而来,顷刻间人就不翼而飞了!

也就是这一秒,门被破开,四分五裂的木块随处飞溅,若是香缨站在此处,恐怕都要被刺穿身体了,可见开门那人的怒气有多大。

雲冽俊脸漠然的看着空荡的柴房,里面还残留着一丝魔气。

“果然是魔修。”

他握紧了手中的剑,剑身在月光下泛着寒光,就像他主人一样,无人能挡。

“追!”

他冷冷的吐出一个字,下一刻,众人就消失在了这里。

四周归于寂静,只剩柴剁下那红绳菩提子上的香缨二字幽幽发着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