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仙君

香妤儿 | 发布时间:2022-09-22 20:45:52 | 阅读次数:5276

“我有一远方侄子,是云梦仙山的外门杂役。他说云君前两日带回一个女弟子,正是那死了的陈婧姑!”众人哗然!“陈娘娘复活了?”“若是云君也不稀奇,仙人有的是起死回生的仙法。”“可...

“我有一远方侄子,是云梦仙山的外门杂役。他说云君前两日带回一个女弟子,正是那死了的陈婧姑!”

众人哗然!

“陈娘娘复活了?”

“若是云君也不稀奇,仙人有的是起死回生的仙法。”

“可是,为何要单单复活她?”

大家纷纷议论猜测,有的说仙家看中了她天赋异禀的根骨,有的说是为了几年后即将苏醒的魔兽迦彧,需要陈婧姑如法炮制镇压它!

众说纷纭,一时大堂中热闹不已。

香缨吃了八分饱后速度就慢了下来,这桃花露甜甜的,她斟了一杯又一杯,现下整个人热乎乎的,连脑子都有些混沌了。

那些人就这样谈论着她,她也毫不在意,可见真的已经接受了自己是香缨的事实。

就在她放下空空的酒壶要起身离开时,门口发出了惊呼声。香缨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白衣公子面无表情的踏入堂中,他面容清俊,乌发玉冠,眉目间的矜贵和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可不就是修仙者惯有的姿态嘛!

这仙君长得可真是难得一见的俊俏,香缨傻乎乎的笑了起来,见他正向自己走来,她也连忙上前去,不管不顾的拉着他的手道:“冤家,你可是等我久了?”

这一句话如同掉进油锅的水珠,炸的众人安静如鸡,大堂中只剩下了香缨的傻笑声。

香缨见他不说话,而是冷冷的看着她,于是又撒娇的左右晃着他的手:“死鬼,爱极了我这浪荡样吧?”

众人:……

这是哪里来的宝,长着清丽可人的,说出来的话却荤的不行!

香缨见对方依旧无动于衷,笑容渐渐收起,嘀咕道:明明就是照着村里巧翠的动作和话语,为什么他没有像二贵一样开心呢?

雲冽抬手隔着衣袖抚开香缨的双手,薄唇轻启,终于回答了她:“无知。”

这……说了还不如不说吧!

话毕,雲冽不再多施舍她一眼,环顾了四周,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便毫不留恋的转身而去,好像任何事都无法在他心里漾起一丝涟漪一般。

见好戏戛然而止,再没下文,食客的兴趣也就淡了下去。

“刚才那是云梦大弟子吧?”

“你如何得知?”

“他一身白衣装束,衣袖隐纹是祥云,可不就是云梦山的弟子服,再说大弟子雲冽可是出了名的仙界第一颜,对号入座了嘛!”

大家啧啧有声,皆惋惜没有多看几眼,再一想到刚才另一主角还在,立刻向她看去。

香缨垂眸轻掩泪珠,眉眼深凄,自爱自怜道:“我真是命苦,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这让我漫漫长夜如何是好!”

众人:……

这姑娘莫不是话本看多了,成痴儿了吧?人家雲冽何时成你郎君了?不过也不一定……你看她仙姿玉貌,身形姣美,确实是少有的佳人,作为男人难免会有意动的时候。

于是,几天后仙界都有着这样一则艳闻:云梦大弟子雲冽在凡间有了一美貌娇妻,睡了人家就翻脸不认了,很是绝情!

当然,这是后话了,暂且不说。

香缨哭哭啼啼的想,她还真是没有谈情说爱的命,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合眼缘的,人家嫌她笨!哎不就是无知,她可以学呀!名字也不留,人也无情的走,学成后怎么找到他?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她从小就去了闾山学道法,一门心思都扑在了上面,哪能接触旁的?这唯一的也就是小岭村中那些见不得人的情事,好好一张白纸就给写上了乱七八糟的点子,罪过,罪过啊!

香缨瘪着嘴走出了悦来客栈,老板和小二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没给银子,刚追出几步又停下了,她夫君不是雲冽吗?这账还是管云梦山要吧!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县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各种声音都夹杂在一起,感受着没有经历过的一切,香缨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现在她是一个纯粹的可以为自己而活的人,感慨完毕,她在一处桥上站定……现下,她要去哪里?

以前可以席地而睡,如今她好歹也是个美貌娇羞的女子,怎能如此落魄!好歹也要找个桥洞之类的地方吧……

香缨左右环顾,不料却发现了桥下一行人。

“这不是冤家吗?”

双眼一亮,这么快就又遇见了?还说不是缘分,这简直就是三生石上锤锤子!

雲冽神色凝重的听着手下弟子禀报探查的情况。

“大师兄,这附近都看过了,没有发现。”

雲冽回想起刚刚路过悦来客栈,那股莫名的熟悉感,不知是否和此行之事有关,他下意识的就走了进去,没想到一无所获不说,还……念及此处,他颇为嫌弃的掸了掸衣袖,好像是什么避不可及的东西一般。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突然看到不远处桥上的女子边挥手边呼喊道:“心肝!我在这里!”

雲冽:……

其余弟子自然也是听到了,他们看看桥上的香缨又看看雲冽乌云密布的俊脸,一副了然的样子,大家作了乌龟状,缩在了一起不出声。

他们都挺怕这个大师兄,虽然他长相可以盖过一切,但他冷酷无情的性格真的让人受不了。曾经也有很多女子向他吐露爱意,但都被打退了,如今又出现一个,大家不由有些期待她的下场了呢!

香缨“噔噔噔”跑下台阶,三步两步到了他面前,脸上因为奔跑染上了一丝粉色,配上她笑意弯弯的眼角,怎么看怎么可爱。

雲冽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请你不要跟着我。”

香缨瞪大眼睛:“我没有跟着你呀,我就是在桥上一眼就看到了你,这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对吗?”

雲冽手无意识得握紧了佩剑,面前的女子不知是不是故意装不懂,这纠缠的模样让他心浮气躁,烦人的很。

“你想做甚?”

他压低了声线,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在这紧要关头,他不想节外生枝。

香缨见他多说了几句话,开心的笑了:“我们这就去拜天地怎么样?”

众弟子:……这姑娘还真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