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香缨

香妤儿 | 发布时间:2022-09-22 | 阅读次数:9915

就在婧姑呆愣之际,洞口突然间飘来一阵花香,紧然后金光闪烁,下一秒钟一人就会出现在了洞口。她眯着眼看去,抬头一看一个白袍鹤发的老人,他捋了一把银须一起漫步走来,也没看见他迈腿,顷刻之间间已到面前,婧姑时下若有所悟,这是道法精深的修仙者。老人上下上下打量了婧姑,“咦”了她眯着眼看去,只见一个白袍鹤发的老人,他捋了一把银须漫步走来,没有看到他迈腿,顷刻间已到面前,婧姑当下了然,这是道法高深的修仙者。。...

就在婧姑呆怔之际,洞口忽然飘来一阵花香,紧接着金光闪动,下一秒一人就出现在了洞口。

她眯着眼看去,只见一个白袍鹤发的老人,他捋了一把银须漫步走来,没有看到他迈腿,顷刻间已到面前,婧姑当下了然,这是道法高深的修仙者。

老人上下打量了婧姑,“咦”了一声,随即又看向玉棺。

“此中可是陈氏婧姑?”

婧姑心中一紧,因着自己重生,不知个中原由,也不敢擅自告知他人,遂点点头。

“对,她就是陈婧姑。”

老人又捋了捋胡须,声音里多了些许疑惑:“你又是何人?”

婧姑的后背还未干,被他这样一问,只觉凉嗖嗖的,忍不住打了个颤。她紧张的上下扫视了自己,衣着华贵,身量纤细,可不是一幅娇小姐的姿态,又见胸口挂着一个红绳菩提子,上面正是刻着香缨二字。

“我……我是香缨,来祭拜陈娘娘的。”

老人颔首,他唤作云君,是云梦仙山的山主,此番奉上届央泽仙君的命令,修复陈婧姑的元神,令她重活于世,去往云梦修行。

云君见面前女子根骨普通,毫无资质,妥妥的凡人一个,那丝疑虑也烟消云散了,况且修仙者本就纯质,不像凡人有那些弯弯肠子。

“香缨后退,本君这就要复活陈婧姑了。”

婧姑闻言不由有些期待,她现在活了,但是躺着的那个却没有,所以很想知道再次被复活的壳子里究竟是谁!

她瞪大眼睛兴奋的后退了几步,这幅身体本是温柔娇媚的,此刻被婧姑附体,她的古灵精怪倒让柔弱的面容变得灵动起来。

云君在祭台前站定,双手掐诀,两眼一凛,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六边法阵,蓝光隐动,四周也神奇的出现了一阵仙风。

玉棺中的少女被法阵的力量托起,那乌黑的长发四散,升入半空中。

“聚!”

云君双手猛然合并轻喝道。

但是随即他的眉头又紧皱起来:“奇怪,元神已经修复了?”

仙风旋转,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风口,四周的枯叶石子都被吸了进去。

这聚灵阵就是修复元神的法阵,只是云君费了好大的灵力也探寻不到散落的元神,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陈婧姑的元神已经聚合!

云君蓦地睁开双眼,手指灵活的在胸前重新起阵,那蓝光渐渐缩小成一个水蓝色的珠子没入悬浮着的陈婧姑胸口。至此,仙风骤停,她的身体渐渐下落,重回玉棺内。

婧姑快步上前,只见棺内的少女慢慢睁开了眼睛!活了!那个陈婧姑活了!

棺内少女秀眉轻皱,嘴里发出一丝呻吟,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和她刚醒来时的状态有些相似。

那少女吃力的抬起手想起身,但是待看清棺旁站着的女子时忍不住惊叫出声:“啊!”

婧姑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见她惊惶失措的样子,心下也有了主意,她应该是知道自己这具身体是谁,说不定,她就是这叫香缨的女子!

云君见棺中人惊恐万分的样子不疑有他,手中白光抚过少女头顶,令她四肢百骸都出现了暖意,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这就是仙法的奇妙所在。

难怪凡人挤破头都要踏上修仙路,不惜一切代价,就像她……想到这,少女眼神渐渐坚定,如今她就是陈婧姑,谁也不能阻止,眼前这个顶着她身体的人不知是谁,如果她要阻止她,那她也会……

“陈娘娘!你真的醒了!”

婧姑惊喜的扑到她面前,握着她的手,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见到了期待已久的光。

少女一愣,立刻反应过来,点头微笑。

云君见她恢复正常神色,抚须笑道:“陈婧姑,以后你便随我回云梦修行吧。”

少女已然把自己当成了真的陈婧姑,她眼里闪动着不明的光:“弟子听命!”

婧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她其实不愿再做回陈婧姑,当年阿兄被蛇君所杀,她从小便在闾山学习道法,最终与蛇君同归于尽,那些年没日没夜的苦练,一刻也不能停,她的背上是陈氏一族的恨,是阿兄绝望的眼,是她无法逃脱的责任。婧姑从来不为自己而活,如今能重生一回,自然不想再被束缚,这回,她可以好好看看这万千世界了!

婧姑……哦,不!以后就是香缨了,她露出了有史以来最轻松的笑容。

陈婧姑心里疑惑,但面上未露,眼前的女子顶着她的皮囊,似乎并没有察觉哪里不妥,既然她不揭露,她也就装作不知罢。

云君带着陈婧姑一下就从洞中消失了,只留下了香缨,还有纹丝不动的锁妖阵。

香缨走到阵心,双手轻触锁链,晃动的链条发出轻微的碰撞声:“泽州,我终于可以离开了,而你,只能永远在这了吧。”

历经百年,那些恨也早已经被磨的差不多了,她的脑海里也想不起泽州的模样,隐约记得最后那幕他的眼深邃又夹杂着自已看不懂的情绪。

香缨晃晃脑袋从回忆中撤出,她伸了一个懒腰,哼着村里听来的小调,悠悠走出了岭水洞。

身后锁链依旧在晃动,孤寂的锁妖阵至此再也没人陪伴了。

两日后的宁海县城。

悦来茶馆里永远人声鼎沸。

小二一趟又一趟的往靠窗的桌上端着菜肴,不时的偷偷瞥向坐着的女子,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漂亮至此的,也不知道是哪户人家的小姐,点了这么多菜,当真不知悦来贵!

香缨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鲜嫩的鱼肉塞进嘴巴,下一秒就被烫的吐了出来。

“嘶……”

她忘记了,现在是活生生的人了,以前吃冷硬的祭品,现在咋一尝这热烫的鲜食,还真有些受不了。

香缨喝了口这悦来特有的桃花露,重新夹了鱼肉,这回她吹了吹才放进嘴巴,绵软又鲜香,真是享受。

“你们可曾听说,那陈娘娘活了!”

“什么?快快细说!”

香缨鼓鼓的嘴巴一顿,随即又好像没听见的样子,继续嘴里的动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