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一章 缘起

香妤儿 | 发布时间:2022-09-22 20:45:49 | 阅读次数:9248

暮色老鸦,夕阳西下。袅袅炊烟自山中村落升起来,偶而鸡鸣犬吠声,恰恰平祥安乐的小村图景。村口老树下。“婧姑悲恸万分,她下定下定决心要去学习道法,为报弑兄之仇!”“哇!”此时一个身穿绛红色布衣的娃娃正睁大眼睛认真地的听着,连手中的鸡腿都忘了啃,油汁顺着手袅袅炊烟自山中村落升起,偶有鸡鸣犬吠声,正是平祥安乐的小村图景。。...

黄昏老鸦,夕阳西下。

袅袅炊烟自山中村落升起,偶有鸡鸣犬吠声,正是平祥安乐的小村图景。

村口老树下。

“婧姑悲痛万分,她下定决心要学习道法,为报弑兄之仇!”

“哇!”

此时一个身着绛红色布衣的娃娃正睁大眼睛认真的听着,连手中的鸡腿都忘记啃,油汁顺着手背慢慢滑落。

婧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站在娃娃的背后,眼睁睁的看着油汁滴落在地上,恨不得自己变成那娃娃。

村长摇了摇蒲扇,见娃娃崇拜的眼神忍不住自得起来,清了清嗓子道:“她上闾山得到了山主的真传,沿途斩妖除魔,最后在岭水洞将蛇妖斩杀并镇压,自己也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在了洞口。”

尽管听过了很多次,娃娃豆大的泪珠还是直往外冒,他一下把鸡腿扔在了地上大哭起来:“呜呜呜……婧姑不要死!”

婧姑在他身后万分尴尬,其实都怪她学艺不精,只能自爆元神与蛇妖同归于尽,如今被大家传的神化了,她每每听到都觉得老脸颇红。

她想拍拍娃娃的肩以示安慰,但是手穿过他的身体并未到实处,婧姑嘴角咧了咧,收了回来。

“爷爷,婧姑还能活过来吗?”

娃娃的抽泣声渐渐缓了过来,大眼睛里充满了希翼,婧姑也将炙热的眼神转向他。

村长闻言一怔,视线投到远处将被夜幕笼罩的山脉,似乎是感叹,也是惋惜:“婧姑镇守在小岭村已有百年,咱们一直风调雨顺,想来这就是她的使命,她怎么还会活过来呢……”

破旧的衣袖慢慢垂下,婧姑眼眸低垂,她又等了一会,见这一老一小向村里走去,才慢慢的飘向远处的山中去。

洞口杂草丛生,蛛网缠绕,一块石碑被野草遮盖,隐隐约约能看到碑上刻着的岭水洞三个字。

婧姑飘进洞中,在一处铁锁链下站定,她情绪低落,今日也没有心情去看祭台上有没有新的供品。

月亮慢慢爬上洞顶,白色的月光穿过层层枝蔓把漆黑的洞照亮。婧姑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旧的看不出颜色,黑黝黝的挂在身上,她蜷缩在角落闭上了眼睛。

四个角落的黑得发亮的锁链紧紧缠绕在中间一处黑红色铁块上,月光聚集在铁块的顶部,似乎有一股无名的力量传向锁链,形成了一道阵法,正是闾山绝学——隐月锁妖阵。

这阵中就是百年前的蛇君泽州,当年他只差一步就能化龙飞升,谁知婧姑竟然不惜耗尽全身鲜血铸成锁妖盒并自爆元神与他同归于尽。

一个堪堪十五岁的少女,能做到如此,闾山弟子都视她为榜样,她的画像至今还挂在观中。

此刻,小岭村外的溪边停着一辆红木金漆马车,车旁站着一个灰色锦衣的中年男子。

路向玄看着车帘被掀开,里面一个妙龄女子弯腰而出,月光给她白皙的脸上轻柔的洒上了一层银霜,更加衬的莹白动人。

路香缨下了马车,在车旁站定,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人,轻声道:“父亲。”

路向玄点点头,身后走出一个身着黑衣脸戴白色鬼魅面具的人,他恭身说道:“家主,前方就到岭水洞了。”

路香缨不由的攥紧了衣袖,青葱的手指在月光下显得苍白异常,她死死的咬着下嘴唇,不敢露出丝毫害怕的神色。

“好,缨缨待会你要仔细听好法师的话,不能有一步错!”

路向玄的声音冷漠又严厉,没有一点温情,从小到大他都是这样,担着父亲的名号却从来没有履行他的职责。

香缨想抬头再看一眼他,但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嘴角苦意横生,看又有什么用,今天过后,她不再是路香缨,而是那个为民除害,舍己献魂的陈婧姑!

山路曲曲虬虬,这里本没有路,都是这些年跑来洞中跪拜陈婧姑的那些子民走出来的。

三人来到洞中,只见四方锁链,隐光而动,这是蛇君泽州的囚笼,却是他们路氏未来踏上仙途的跳板。

婧姑悠悠转醒,看到洞中来了三个陌生人,不由得新奇,这大晚上还有人来给她送吃的?

于是缓缓飘到他们前面细细打量,一个面具人,一个苦大仇深的中年人,还有一个美貌异常的妙龄女子。

这是……什么奇怪的阵仗?

就在她纳闷时,只见那面具人走到祭台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铜器。

婧姑飘到他身旁,认真的看着他手中动作。

这些年,她不是在村中听村长吹嘘她的丰功伟绩,就是看村里那些年轻人打情骂俏,过得颇为无趣,如今出现了三个毫不搭调的人倒让她觉得很是新鲜。

她的尸身据说就埋在这个祭台下,她早不太记得当年发生的事了,所以当祭台被一阵法力破开时,她吓得飞出老远,就怕看到自己的白骨。

婧姑遮遮掩掩的藏在锁妖阵中的阵心后头,只听到那面具人口中念念有词,倒塌的祭台中突然冒出刺眼的强光,婧姑只觉得一股刺痛和吸力向她袭来,紧接着天旋地转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再次醒来时,婧姑躺在了洞外。

她欲起身,但是周身蓦的如锥刺,痛的龇牙咧嘴直呼气,好像被强行压进了什么容器当中。

婧姑瞬间被冷汗浸湿了衣背,洞外夜晚的山风带着寒气席卷而来,她连连打了两个喷嚏才觉得不对劲。

元神消散多年后她才有了意识,知道自己变成了洞中孤魂,被禁锢着无法离去的日子,虚虚幻幻,仿佛在做一个很久的梦。

而她现在的感觉,就是梦醒了!

一切都鲜活了起来,能感受到风中的草木气息,能体会到毛孔被冷汗激起的疙瘩,手下泥土的触感是多么真实……

这是……活了吗?

婧姑后知后觉的爬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向洞中走去。

锁妖阵依旧完好的竖立在那,唯一不同的就是她的祭台被破坏了。

婧姑茫然的走近,这一看吓得她惊叫出声!

“这不是我吗!”

祭台下有一具玉棺,棺盖此刻被掀开,只见里面躺着一个身着靛蓝色衣裙的少女,她脸色红润,婴儿肥似乎还没有褪去,闭着双眼如同睡着了一般。

婧姑张大嘴巴,被眼前诡异的景象惊的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她记得自己是死了的,可今天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活了,但是面前棺材里躺着的明明还是死了的她啊!

那现在的她又是谁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