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一章是谁打开了录音机

最怕唱情歌 | 发布时间:2022-09-22 18:53:10 | 阅读次数:11855

“杜飞这还真向田小雨告白?但是高难度的自弹自唱?”“就他那为了上金陵艺术学院,花大价钱突击出的吉他水平,能是人听的吗?”“要也不是他有一位有钱的人的爹,他能上大学?还也不是舍得花钱买的?田校花……塔吊嘛?”“我爹要不然杜百万,田小雨这样的校花大学霸我也敢杜飞站在酒店包间的舞台上,脑袋中像是有电影在快速剪辑和回放一样。。...

“杜飞这还真向田小雨表白?还是高难度的自弹自唱?”

“就他那为了上金陵艺术学院,花大价钱突击出来的吉他水平,能是人听的吗?”

“要不是他有一位有钱的爹,他能上大学?还不是花钱买的?田校花……吊塔嘛?”

“我爹要是杜百万,田小雨这样的校花学霸我也敢追。”

杜飞站在酒店包间的舞台上,脑袋中像是有电影在快速剪辑和回放一样。

自己居然回到了那个在心中一直不想提的2001年高三毕业的夏天了。

居然重生了。

这不应该是属于自己这样人的逆袭啊?

自己在2020年起码还开着那辆十年前老爸开始要没落时期买的奔驰S400逍遥自在。

虽然那车已经年老色衰,早就不是在港城,开着这车能拉一车小姑娘的时候了。可也算是活得滋润啊。

虽然老是有人在背后嘀咕,你看看,他老子杜百万当年可是首富的人啊。

你看看,真没有富裕过三代的。这孙子要是有他老子一半的本事,不天天没事就抱着吉他、钢琴,无所事事瞎玩,也不会玩物丧志沦落到除了有钱啥也不是的地步。

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谁能知道,当初老爸拒绝拿出两百万投资的煤矿,第二年就能赚两个亿?更是又狂赚了好几年。

谁能知道,当初老爸要是不把在市区的厂房卖了,想扩大规模,就是那一块地,就能再赚十个亿。

要是加入开发商的队伍,谁能保证十几年后,就算不是首富了,就不能是本土数一数二的富豪?

可说这些有嘛用啊?时代要抛弃你,连一声招呼都不会打的。哪怕像是老爸这样的实干家。

毕竟谁知道尿床了不爬起来坐着?

可现在偏偏让这样的自己重生了。

要是让自己的老爸重生了不是更好?咳咳。

杜飞晃了晃脑袋,很快适应了重生的身体。看着一群只会在后面诋毁自己,在自己面前只能是一群舔狗的男同学。

杜飞抱着吉他抬头瞪了一眼坐在酒桌中间位置上的相小龙。

这孙子算是个官二代,但在这个时期的相小龙在杜飞面前做什么都得矮三分。

但也就是他,把今天这场同学聚会发生的闹剧余波进带进了金陵,让金陵艺术学院的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自己的丑态。

以致他在金陵艺术学院总是觉得抬不起头。本来高傲的心气,也变得看淡了很多。

而随着杜飞老爸生意越做越小,而相小龙的老爸虽然也不管是官运亨通,但却是后来升了两级,做了县区的一把手。

以后同学聚会,杜飞和相小龙喝酒的时候,酒杯不自觉的就比他矮了三分。

相小龙被杜飞瞪了一眼,着实是吓了一跳。

拍了一下低头在自己耳边说杜飞坏话的男同学。

桌子上的男生觉得气氛不对,这才都闭上了嘴。

而坐在那就是C位的田小雨,叹口气看向了杜飞。

杜飞的心思自己比谁都明白,但自己根本就看不上这个学习成绩巨差,长相不错家庭不错的男生。

除了会花钱,他什么也不会。

就像现在,你抱着个吉他来干嘛?唱歌吗?你会弹什么?

再次见到田小雨,杜飞早没有当年高中时候被她迷惑的那股劲了。

虽然田小雨在杜飞的眼中,依然是那种数一数二,一个眼神,一个浅笑,甚至是一个生气的表情,都能让男生看得如痴如醉的存在。

可现在他根本不来电。

上辈子这个表白聚会后,虽然都在金陵上大学,但他们从来没在金陵见过,因为杜飞很清楚,自己在他们眼中就是个笑话。

是有钱的冤大头。是被他们笑话,还得把今天的帐给结了,看似义气,其实是傻缺的存在。

今天明明谁都知道自己要向田小雨表白,就连田小雨都门清,可还就自己以为高明。

还要给个意外的惊喜,还很自恋的以为,大学之前,自己这个女朋友是拿下了。

但现在的杜飞看田小雨的表情就很清楚,人家根本就没那意思。

哎!初恋都是单恋啊。

“大家给咱飞哥鼓鼓掌,飞哥我们看好你!”

相小龙这孙子怕杜飞临阵脱逃,又给他加了把火。

看事不怕事大的高中同学那还不鼓掌?心中的女神也是你这厮能得到的?

田小雨脸色更难看。

相小龙瞅了一眼田小雨好看的侧脸,露出藏不住的坏笑。

2000年到2001年起,大火了迪克牛仔的《我这个你不爱的人》。今天杜飞准备唱这首歌表白田小雨。走苦情路线。

这首歌,每个男生其实都会嘶吼几句。

但私下嘶吼几句,和抱着吉他完整的唱出,还能唱出那种意境就不是一个概念。

可那时的杜飞就这么自信,这么作死。

他设想唱完这首歌,被自己的歌声感动的田小雨,再看到门外酒店服务员送上来的大捧鲜花,加上自己深情的那句“田小雨,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完全就被自己拿下。

可往往就是想得很美。

重生前的这次,歌被唱得那叫一个特大型车祸现场。

门外捧花的女服务员愣是笑得没直起腰。

在全桌男女生哄堂大笑中,田小雨更是直接跺脚离开。杜飞那叫一个期望越高,摔得越狠啊。还是脸直接着地了。

但现在恐怕要变一变了。

这么多年,杜飞别的事情没做好,可是一心沉浸在流行音乐之中。反正家里有钱,反正自己再怎么折腾也比不上老爸,何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所以别的不行,玩音乐还是一把好手的。

相小龙对几位男同学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等着看笑话吧。

本来杜飞也没心思和这些高中生玩,自己回家让老爸包矿山,买地皮,不香?

但抱着吉他愣是没忍住。

这吉他是杜百万专门找人从首都买回来的,是名家的吉他,花了三万多。2001年,够港城一套三居室的首付了。

吉他响了,沉浸在恶作剧中的高三毕业生本能的乐了。

杜大公子就是个笑话。别看他有钱。

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相小龙觉得那个啥也不会的杜飞变了。

吉他的旋律悠扬的一下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他们现实世界就没听过这么好的吉他演奏。

哪怕只是个开头。

杜飞更是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深情唱道:

“很黑的深夜,电话响起,没有睡的我,猜想是你。”

“也许他伤了你的心,也许你怀疑他的情,这曾导致我们分离……”

田小雨咬住粉嫩的嘴唇,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杜飞弹的吉他。更不敢相信这是他唱的歌。

他连考金陵艺术学院,都是花钱的啊。

相小龙也是一脸的蒙,杜飞可是先和自己彩排的,他哪里能唱这样?

是谁把录音机打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