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弱小的东西

真的想不出笔名了 | 发布时间:2022-09-22 11:58:08 | 阅读次数:18385

圣泉池原本有百平米的样子,边缘地方很浅,盘腿而坐坐定,池水也只到胸口位置。虽然现在的池子里的水都消失了了,才意外发现中间除了个深坑。要说这水怎么没了?林声笙一脸未明因为的望向司寇显。狗男人还在用怪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他,一点儿要提她分析解答的意思都也没。林声笙只得但是现在池子里的水都消失了,才发现中间还有个深坑。。...

天泉池本来有百平米的样子,边缘地方比较浅,盘腿坐下,池水也只到胸口位置。

但是现在池子里的水都消失了,才发现中间还有个深坑。

话说这水怎么没了?

林声笙一脸不明所以的望向司寇显。

狗男人还在用古怪的目光打量他,一点要提她解答的意思都没有。

林声笙只好问:“池水哪里去了?”

“能将天泉池的灵液吸干,却又半点修为都不长。你到底是天才还是废物?”

这天泉池的池水可不是水,是天地精华汇聚而成的灵液。作用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能增长修为。

再没用的废物在这灵液中泡一泡,随随便便吸收一点都会大大提升修为。

司寇显原以为这一遭至少能让她筑基的。

但林声笙,她进去的时候练气一阶,出来后还是练气一阶,修为愣是半点变化也没有。

然而,就算是司寇显,想直接将所有的灵液吸收完也绝对做不到。

更何况她只花了半个时辰不到。

林声笙被他噎住。

她都顾不上男人那看稀罕玩意儿的目光了。

所以天泉池的水,全被她给霍霍了?

我的天,碧霄宗天泉池可以说是碧霄宗立宗之宝的东西啊!

听说韩凌雪曾经跟帝国的梦凰帝姬有龃龉,没收住手将帝国天骄的梦凰帝姬打成了残废,经脉尽毁,灵脉破碎的那种。

碧霄宗就是靠着允许梦凰帝姬和另一个皇室之人来天泉池泡一泡便将两方的争端制止了。

碧霄宗要是知道天泉池被她霍霍了个干净,不得将她扒皮抽筋拆骨,弄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林声笙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表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想象一下你一不留神打碎了故宫所有古董会是什么心情,林声笙现在就那心情。

司寇显没半点责怪她的意思,嚯嚯完天泉池便带着她离开。

林声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碧霄宗的,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返程的路上了。

“碧霄宗发现天泉池的池水没了会怎么样?”林声笙是被司寇显公主抱着赶路的,她死死抓住他胸膛前的衣服,生怕被丢开似的。

“勃然大怒,满世界找罪魁祸首。”

他神情从容平静,但林声笙却听出了笑意。

碧霄宗被嚯嚯,他好像很高兴?

表面上司寇氏跟碧霄宗关系很好,实际上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啊。

林声笙不知道两方大佬有啥隐秘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也不关心。

“是你带我去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会造成那样的后果。反……反正,碧霄宗要是找上我,你不能把我推出去顶锅!”

司寇显垂眸瞧她一眼,便望进一双水灵灵的眼里,眼里写满了惊慌了不安。

真是个弱小的东西。

“傻了吗?我们又没去过碧霄宗,他们找你做什么?”

林声笙:“……”

啊这……

对对对,他们没有去过碧霄宗。

碧霄宗发生的事情跟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冷静下来一想,他敢在碧霄宗杀了那名女弟子,想必是有不被发现的准备。

还有他杀那女弟子时说的话,也是奇奇怪怪的。

五蕴石是一种蕴含强大灵力的宝石,价格贵的林声笙这种身份的人见都没见过。

五蕴石怎么会是催命符呢?

林声笙重重点头:“对,我们没去过碧霄宗!”

司寇显很好奇她在天泉池经历了什么,面上倒是半点好奇的样子都没有表现出来:“你在天泉池中是什么感受?”

林声笙将意识中出现的白莲花隐去了,其他的如实说道:“就感觉好舒服,被温和的力量包裹着,我的灵脉也变粗了。”

“哦?有多粗?”他颇有兴致的样子。

林声笙牵起自己一根发丝,兴奋的道:“这么粗!”

司寇显看了一眼,欣慰的点头;“能有手指这么粗,也算没有白白浪费那些灵液。你百年内结丹定不在话下。”

这世界修为分为练气、筑基、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化虚、大乘、渡劫十个阶段。

但世间修士没落,分神境界已经是如今最高修为了,有这个修为的世上只有两位。

一位是十大宗门之首封魔宗的尊上,一位是帝国的老祖宗,两位大大大大佬上次出来冒泡还是一百多年的事情。

像司寇显这种不到两百岁就出窍期的变态毕竟是万中无一,能在百年内结丹也算是绝世天才了。

然而,林声笙看着自己扯出来的这根头发,沉默了。

沉默了好久好久。

“咳,剑君,是这个,这个,这么粗。”

“嗯?”司寇显垂头,好半响才在她扯出的头发丝上聚焦。

司寇显:“……”

他也沉默了。

也沉默了好久好久。

最后轻叹一声:“也罢,我本也没指望你什么。”

林声笙突然就愧疚了。

半晌她才抬头:“剑君,你的有多粗?”

男人垂眸扫她一眼:“不要问男人的尺寸,很不得体。”

林声笙:“……”

个老东西,你丫的开车是吧!

一百多岁的人你调戏小姑娘,为老不尊!

林声笙气的牙根痒痒,一个字都不想说了。

回到凌烟峰时已经是下午,一大早出门的问题这会儿她才有时间问:“我的饭食在哪里吃?”

“食堂,记得自带碗筷。”

司寇显丢给她一句话就径直走了。

吸收掉一池子灵液,林声笙此刻一点也不饿。不过她需要去找找食堂在哪里,不然晚饭又没得吃。

回到侧峰时宝琴就在门口焦急的等着,见到林声笙立刻小跑过来:“你一直在剑君殿中?”

眼里满是兴奋,一副你终于有出息了的表情。

林声笙没回答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郁澈剑仙离开的时候我就回来了啊。”宝琴说着摸出一块玉牌:“这是剑仙给我做的命牌,有了它我才可以在司寇氏随意走动。”

“你知道吗,司寇氏到处都是阵法陷阱,外人若是不小心闯进来,是会送命的。”

“哼,我还以为你没用,没想到剑君还是把你当回事的。你知不知道,若不是剑君给你开了禁制,今日我们那样乱走早就不知道死多少会了。”

“呵,我还当韩凌雪有多得剑君心意呢,你看到她那个徒弟看我们的眼神有多瞧不起人吗?结果,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在主峰外站着吗?”

宝琴明显心情好,情绪高昂,谈意很浓。

林声笙也是才知道凌烟峰满是阵法,配合的问了句:“为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