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不想吃素啊

真的想不出笔名了 | 发布时间:2022-09-22 11:58:07 | 阅读次数:3178

总的而言,从司寇显下聘的手笔便看得出这也不是个抠门吧啦的男人。他说要给补偿,一次出手也会抠抠搜下的。林声笙一秒钟换脸,期期艾艾的瞧着司寇显:“剑君若要赠我些礼物,我自然心生欢欣。往前剑君不在跟前时,我瞧着剑君赠予的物品,也好一解相思意之苦。”她哀他说要给补偿,出手也不会抠抠搜搜的。。...

总的来说,从司寇显下聘的手笔便看得出来这不是个小气吧啦的男人。

他说要给补偿,出手也不会抠抠搜搜的。

林声笙一秒换脸,期期艾艾的瞧着司寇显:“剑君若要赠我些礼物,我自然心生欢喜。往后剑君不在跟前时,我瞧着剑君赠与的物品,也好一解相思之苦。”

她哀怨的看了司寇显一眼,默默的垂下头去。

这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吧,你大婚之日去陪你的女性好友,我嘴上说不委屈,但心里可委屈了。

司寇显眼角微微抽搐,这恰到好处的演绎。

若不是因为他提了补偿林笙才说出这番话,司寇显真是要以为她有多爱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司寇显与林笙可以说完全不熟,今日是他第三次见林笙。

第一次是司寇显被林笙送回来的时候。

那时候林笙将昏迷的司寇显送回司寇氏,郁澈自然不会随便将师傅的恩人打发了,就留林笙住了几日。

司寇显苏醒后就传召了林笙,那会儿林笙给他的感觉就是,胆小,怯弱,但是个很懂得知足的女孩子。

林笙就是那时候修为达到练气一阶的,郁澈给她安排的屋子有聚灵阵,在灵气充裕的环境下修炼了几日,修为这才提升。

因此她当时很坚定的拒绝了司寇氏给的谢礼,天材地宝武器法衣她一样都不要,她觉得自己修为提升就足够答谢了。

第二次见面就是林父林母带着林笙逼婚的时候。

她全程一句话都没说,她知道这样不好,可又反抗不了父母,眼底写满愧疚,甚至都没脸面对司寇显。

第三次就是如今。

司寇显现在都怀疑,当初她那些表现,别是演的吧?

林声笙只觉得被眼前的男人打量的心底发慌,浑身都不自然起来了。

她倒是不担心自己心思被看穿,她就担心心思被看穿后,补偿这事儿要黄。

好在司寇显也没有多看,很快就移开视线,拿出一块玉简:“郁澈,来主峰。”

林声笙听见玉简里传出一声:“是。”

林声笙不知道他准备做什么,这是要给她补偿还是不给了嘛?

给个态度嘛,不给的话她就问饭食的事儿了,她好饿的。

就在此时,她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抗议。

林声笙:“……”

她朝司寇显看去,司寇显也朝她看了过来。

“咳,剑君勿怪。我修为低,需得按时进食。但我从前天晚上开始为了在婚礼上不出现差错便没再进食。”

司寇显忽而笑了,削薄的唇瓣,唇角勾起的弧度温柔极了:“怨我想的不够周到。”

林声笙:“……”

擦,这位司寇剑君是个海王吧?!

昨晚不管新婚妻子陪着红颜知己下了一晚上棋的是谁?

你红颜知己刚从这里离开没多久,又对着另一个女子露出这般温柔的神情!

虽然这狗男人这样笑看着好帅好迷人……但咱也不是那种色·欲熏心的女人。

鄙视,林声笙心中对司寇显充满了鄙视。

司寇显倒是没多看林声笙,他衣袖一拂,棋盘上的棋子消失,多了一盘灵果。

“吃吧。”

林声笙:“谢剑君。”

林声笙内心波澜不惊,讲道理她对这些灵力流淌散发着诱人果香的果子食欲平平。

她想吃饭,想吃干锅火锅麻辣烫,想吃红烧肉水煮鱼酱肘子。

前世作为女明星她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她做梦都馋那些高热量的食物。

现在没了那些包袱,她想敞开肚子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林声笙捧着一颗果子小口小口的啃,汁水流入口腔时她便感觉有灵力顺着食道流入身体,滋养着她体内的灵脉。

就算林声笙是个外来户也知道这果子是好东西。

海王就海王吧,虽说海王令人不齿,但出手阔绰的海王还是能让人心生欢喜的。

“站着作甚,坐下吃。”

声音好听的阔绰海王,也是能让人不忍拒绝的。

林声笙看了眼司寇显对面的位置,之前韩凌雪便是坐在这里与他对弈了一夜。

林声笙坐下时下意识的拿衣袖擦了擦凳子。

司寇显将她这举动看在眼里,眼底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绪,并未多说什么。

郁澈很快就到了。

司寇显坐下有三名弟子,郁澈是老大,一百岁的高龄依旧是偏偏少年的模样。

他也是天赋最好的,剑道已达到剑仙级。

老二受了重伤,在居处修养,已经闭关二十多年。

小师妹已经战死了,就是半年前的事情。

在林声笙来这之前,整个世界遭受了一次十分汹涌的魔潮,地魔大面积涌现,听闻帝国接连有几座城池被攻陷。

各大势力名下的附属势力也丢了些城池。

原身能救下司寇显,就是因为林家原本居住的地方遭受了魔物袭击,林父林母撤离的时候把原身给丢下了。

林家虽然是小门户,但在安全的城池置办一处宅院的家底还是有的。

原身知道新房子在何处,她就是在躲过危险后前往新家的路上遇见昏迷的司寇显。

司寇显的小徒弟就是在这次魔潮的时候战死,尸骨无存。

林父林母来逼婚的时候,人家小徒弟的丧礼才刚结束。

郁澈上前来,恭敬的喊了声师父,看向林声笙的时候,迟疑了一下还是喊了声:“师娘。”

林声笙:“……”

真是受之有愧,不敢当不敢当。

林声笙冲着郁澈颔首,表现的颇为拘谨。

司寇显忽然拉起她一只手。

林声笙手里还捧着果子,心底对这位海王大帅比的碰触也本能的排斥,下意识的要将手抽回来。

奈何司寇显没给她挣扎的机会,用一根针刺破她手指,取了一滴血朝郁澈弹去:“给她制一枚命牌。”

“是。”郁澈用灵力包裹住这滴血,问道:“师傅可还有其他吩咐?”

司寇显挥挥手。

意思就是没其他吩咐,让他退下。

郁澈也没有含糊,利落的退下了。

林声笙:“……”

那什么,我的饭……

她的伙食就是啃果子么?

嗐,真的不想吃素。

在她思念着干锅火锅麻辣烫的时候,司寇显忽然起身道:“走吧。”

“嗯?去哪儿?”

“给你的补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