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开始表演

真的想不出笔名了 | 发布时间:2022-09-22 | 阅读次数:13069

这搬弄是非的手段,对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林声笙来说真是低劣不堪入目。大司寇显跟韩凌雪那点事是有些传闻。有说两人是至交好友,有说大司寇显对韩凌雪求而严禁便以朋友的身份陪在身边。当然大司寇显送韩凌雪的好东西不少,让韩凌雪成了八品丹师的补天丹但是大司寇显花费修司寇显跟韩凌雪那点事是有些传闻。。...

这搬弄是非的手段,对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林声笙来说简直粗劣不堪。

司寇显跟韩凌雪那点事是有些传闻。

有说两人是至交好友,有说司寇显对韩凌雪求而不得便以朋友的身份陪在身边。

毕竟司寇显送韩凌雪的好东西不少,让韩凌雪成为九品丹师的补天丹还是司寇显耗费修为帮助她炼制成功的。

因此司寇显还闭关了两年。

这样的付出怎么看都像是爱情,但韩凌雪一直说两人是朋友。

就跟娱乐圈八卦似的,真实情况只有当事人知道。

原身知道的也只是听说的,若今日站在这里听说女子这些话的是原身,必定是低着头紧张的不敢说话了。

但林声笙会在意这些吗?

她今天就让这姑娘感受下傻白甜的杀伤力!

“剑君与韩丹师都是品行高洁之人,天下皆知韩丹师已为人妻,岂会与旁的男子牵扯不清?是谁这般抹黑他们的名声,简直太过分了!”

林声笙神情愠怒,一副气不过的样子。

对,韩凌雪已经嫁人了。她嫁的就是她师兄,碧霄宗的掌派大弟子。

两人在五十多年前就成婚了。

林声笙这话像是嘲讽韩凌雪的品行,可是偏偏她表情正直诚恳又单纯,好像真的不知道韩凌雪跟司寇显关系暧昧似的。

女子哑了。

一口气堵在心口愣是不知道怎么接。

宝琴看见女子的表情,心情莫名的爽了。

这种看见别人受自己曾经受过的苦的感觉,真是好治愈。

林声笙继续礼貌微笑的问道:“我是来问侧峰饭食的,姑娘可知侧峰那边的用餐如何安排?”

你他妈才是司寇氏的剑君夫人,你来问我侧峰的饭食怎么安排?

女子心里憋着一种说不上来的火气,这种感觉就好像,你要是发泄你的不满,反而成了你的不是。

真是太憋屈了!

“我又不是司寇氏的人,我哪里知晓!”

林声笙保持着她的高水准涵养,微笑点头:“打扰了。”

说完她直接朝着主殿走去。

宝琴迟疑了下,跟在林声笙后面。

女子在原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正常应该把林笙拦在外面,这怎么就进去了?

“林姑娘!”

林声笙驻足回身:“姑娘还有何事?”

女子挡在林声笙面前:“你不能进去。”

林声笙也没硬闯,也没委屈,她疑惑的歪头:“为何?”

跟傻白甜说话真是烦死人了!

脑子正常点的都能看出这是故意打压你吧!

女子内心简直被气的爆炸,但是她自己都觉得这暴躁的情绪来的没有道理。

“剑君的住处不可以随意进出,这是剑君的吩咐。”女子双颊鼓鼓的,一副憋着火的样子。

林声笙不可思议的瞪大那双好似会说话的卡姿兰大眼睛:“可是你不是碧霄宗韩丹师的弟子吗?”

你们碧霄宗的人居然来司寇氏作威作福,天啊,碧霄宗的人居然是这样!

“你!”女子要炸了!

她分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好像她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恰在此时,殿中有一窈窕的白衣女子飞身出来呵斥女子:“玲珑,不得对夫人无力。”

林声笙看过去,来人白衣胜雪,容貌清丽柔美,束带裹着纤纤细腰,自带圣洁高华的气质。

这便是碧霄宗的韩凌雪韩丹师。

叫玲珑的女子见到韩凌雪立即平静下来了,恭恭敬敬的作揖:“师父。”

韩凌雪微微颔首,转而看向林声笙时笑意带着种向下兼容的清高优雅:“徒儿不懂事,夫人莫怪。剑君在里面等你,夫人请。”

林声笙颔首:“韩丹师客气。”

简直不要太客套。

韩凌雪让开了路,有那么一瞬间她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似嘲讽,似看跳梁小丑。

痕迹很轻微,并未叫人察觉。

但是林声笙却能感觉到,她从小就对别人的情绪很敏感,善意的,恶意的,对方是失落还是欢喜等。

别人哪怕面带笑意,伪装的再好也没用,她总是能感受到那股子恶意。

因此前世她在娱乐圈基本都没有给人算计她的机会。

林声笙朝大殿走去,韩凌雪没有要跟过来的意思。

宝琴跟在林声笙身后,走出很远后才敢匆匆回头去看韩凌雪,见韩凌雪好似看着这边,她又匆忙的低下头去。

“咳,林笙,我在外面等你?”到了殿外,宝琴轻轻拉了拉林笙的衣袖。

这姑娘十足十的纸老虎,方才在韩凌雪面前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这会儿根本不敢跟着林声笙进去。

林声笙嗯了一声,没勉强她。

殿中还摆放着棋盘,方才韩凌雪坐过的位置上还放着一杯冒着白烟的茶水。

司寇显端坐在棋盘前,一身紫衣华贵中还透着些邪魅。

男人坐姿挺拔端正,剑眉星目姿容不凡。

林声笙以为对方是高傲冷漠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的那种,没想到她刚踏入大殿,司寇显的目光就落在她身上。

嘴角噙着抹玩味的笑,等她走进了缓缓开口:“昨夜委屈夫人了。”

他嗓音清冽,如山间初化的新雪。墨瞳幽深,似含着两分笑意,仔细去看又看不出情绪来。

林声笙脚下顿住,这开场是她始料未及的。

“不委屈,剑君天人之姿,能成为你的妻子是我的荣幸,岂会委屈。”

林声笙是名优秀的演员,演绎一名卑微怯懦且的女子手到擒来,她那眼神,仿佛对眼前的男子含着无限的崇拜和包容。

“呵。”司寇显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既然不觉得委屈,那我应该不用给你补偿了。”

林声笙:“……”

这……还能要补偿的吗?

司寇剑君的画风跟她想象中很不一样啊!

林声笙都做好了要被虐待的死去活来的心里准备,痛苦就痛苦吧,扛过去就好了。

没想到,司寇显貌似,似乎,好像,还挺讲道理?

能拿补偿岂有不要的道理。

当初司寇显下聘的时候,许是他身份摆在这里,出手很是阔绰,给了林家许多好东西。

但林笙嫁过来她父母基本没给她准备嫁妆,现在的林声笙可以说身无分文。

原身这修为也很低,去年才完成引气入体,捡着弟弟手指缝里头漏的一点资源修炼,前阵子才到练气一阶的修为。

这个世界不太平,有地魔为祸。但只要修为到了练气五阶,去参军杀魔也是一条出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