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输人不输兽

啦K萌檬 | 发布时间:2022-09-21 21:55:21 | 阅读次数:22131

德妃死里逃生再说,还借助这个机会再次受宠。宫内的人,有人唏嘘不已,有人忌恨。望着德妃正捧着一碗红枣羹在吃,玉玦悄悄地退回去。这里是德妃之后居住生活的寝宫,名为:月晨宫。宫内上下的东西,都在再次重新布置。而高侍宫忙前忙后的,玉玦都看在眼里。望着东西拾掇的差看着良妃正捧着一碗红枣羹在吃,玉玦悄悄退出去。。...

良妃死里逃生不说,还利用这个机会重新得宠。宫内的人,有人唏嘘,有人嫉恨。

看着良妃正捧着一碗红枣羹在吃,玉玦悄悄退出去。

这里是良妃之前居住的寝宫,名为:月晨宫。

宫内上下的东西,都在重新布置。而高侍宫忙前忙后的,玉玦都看在眼里。

看着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也该把消息告诉高侍宫了。

“高侍宫,我们到外面去说。”

玉玦招招手,高侍宫立刻跟上。

两人走到凉亭处,相对而坐。

玉玦也不绕弯子,开口就将可以说的一些信息告诉了他。

“高侍宫,我也是偶然听到的消息。阿离姑姑当年没有遇害,而是机缘巧合之下,被一位道士所救。你若要寻她,可以去西霖国地界。那里群山较多,阿离姑姑应该在那里。”

“西霖,群山?”高侍宫很疑惑,这个线索虽然是有了。可要从西霖众多群山中找一个十几年前失踪的人,也太难了一些。

“没有更多的线索了吗?为何你会知道这些?你莫非见过她。”

高侍宫在宫内探查了几年,突然间有了线索,让他心中起疑。可又期盼着,玉玦能告诉他更多的消息。

“我没有见过,只是听说过她的消息。阿离姑姑才华横溢,肯定会引人注目的。你若是觉得信息不够,可以再加上一条,方便你寻找。”

“什么?”

“你娘有一只坐骑,是那道长留给她的。你去西霖后,只管问询飞白鹤的消息,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玉玦刚刚说完,脖颈就被高侍宫掐住。

“你刚刚说什么?!我娘~?”高侍宫的眼里,有着戾气。

没有人知道,他是阿离的儿子。

玉玦瞬间就体会到了窒息的滋味,脸色胀红的张着嘴想要说什么。

她一时口快,就说秃噜了。没想到这个高侍宫如此警觉,竟然动了杀心。

可是她知道的这些隐秘的事情,没办法解释啊。剧情是她写的,她什么不知道啊!

意识到玉玦快要窒息了,高侍宫松了些力气。

“咳咳~!我从哪知道的消息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我没有什么歹心就行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女,只为了良妃娘娘争取一些地位。其他的,我也不敢想。高侍宫,咳咳咳,你先松手啊~”

玉玦两只手掰着高侍宫的手掌,感觉他的手像铁钳一般,撼动不了半分。

高侍宫自然也看出来了,玉玦一点武术都不会,就是一个普通人。缓缓松开手,眼神却还紧紧盯着。

玉玦缓了一口气,继续说:“你要是不确定我说的真假,你先去西霖国看看啊。反正我一直被困在宫里,哪也去不了。我没必要骗你啊。”

从东滨到西霖,若是有坐骑的话,最慢七日也到了。

高侍宫一时间想通了,略带歉意的说道:“是我一时间心急了,你说的真假我自会去核实。在我离开宫里这段时间,你若是有需要的话,可以去找巾弥。巾弥虽然是个小内侍,但是他人脉还算广,可以帮上你们几分。”

“多谢。”玉玦道谢后,一手揉着脖子转身进了殿内。

她这条小命啊,太脆弱了些。还是早一些拿到金手指,保命要紧。

想到这个,眼神一亮。迅速跑出去找高侍宫,好在他还没有出院门。急忙叫住他:“高侍宫,留步。”

......

玉玦躲在假山后,偷摸的伸出头去寻找。

若是高侍宫说的没错,今日弈翎会经过这里。

玉玦手指抠着假山石,心中既期待又忐忑。

只因为要夺走他人的金手指,程序有些复杂。

她总不能上去就对弈翎那个笑面阎罗说:你好,请伸出你的右手,让我划一刀。

弈翎恐怕会一掌把她脑浆打出来糊在假山上!

正想着,就见一人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修长的身形,湛蓝色的长袍。怀中抱着一只圆球,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再看那棱角分明的俊脸,幽深的黑眸~

玉玦在写剧情的时候,弈翎的模样只是一笔带过。现在真真正正的见到了,看进了眼睛里。完全拔不出来了怎么办?

弈翎怀中的圆球突然伸展开来,像是一只穿山甲。鼻子耸动,眼神犀利的看向假山的方向。

玉玦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额,我不是躲在这里偷看你。我是正好路过~”玉玦对上他那双黑眸,莫名的心慌。随即躲闪开来,又和穿甲兽的目光相撞。

她怎么忘记了,这个穿甲兽整日窝在弈翎怀里,鼻子最是灵敏。

弈翎眸光中带着些许探究,将玉玦上下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奇特之处,也就没有兴趣在这里浪费时间。

“小甲,我们走了。”

清冷的声音,带着纯纯的磁性。

听在玉玦的耳朵里,直电的她有些许的酥麻。心里腹诽:不愧是男主,魅力太难抵御了。

同时又后悔,早知道自己会穿越到剧本里,她就应该把弈翎写的好相处一些。

有钱难买早知道啊!

穿甲兽在临离开的时候,还对着玉玦龇了龇牙。

玉玦也没惯着它,同样龇牙给穿甲兽看。

她害怕弈翎这个笑面阎罗也就算了,还能被一只穿甲兽给看扁了不成?!

穿甲兽被挑衅,直接跳上了弈翎的肩膀。

此时的弈翎,已经转身迈步准备离开了。被这家伙的举动带起了好奇心,停住了脚步。

他倒是要看看,一向懒得多动一下的穿甲兽,到底要跳上去干什么。

穿甲兽伸出舌头,一下就卷住了玉玦头顶的丫鬟髻。

玉玦想起穿甲兽那如皮筋一般弹性的舌头,加上粘腻的口水,立刻恶心到不行。

来不及多想,双手拽住舌头,将穿甲兽抡起来摔在地上。

空气中,都是凝滞的气氛。

玉玦后知后觉的抬起头看向弈翎。“那个,我不是有意的。再说了,它不是很扛摔吗。我也没,没伤着它啊,你不会要打我吧?”

脚步一点点,一点点的向后挪,随时准备逃跑。

穿甲兽像个绿茶一般,重新爬到弈翎怀里。

小眼睛眨巴眨巴的,眼看着就要卖惨成功了。

它要是这么装可怜的话,那玉玦可就完蛋了。

电光火石之间,玉玦眼睛一闭,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手脚抽搐,口吐白沫。

“小甲,你用毒了?”

穿甲兽眨眨眼,它没有啊。它无辜,它可怜~它才是吃亏那一个好不好~!

像是看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弈翎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随后抱着穿甲兽,悄悄离开。

玉玦抽搐到腿抽筋,才大着胆子睁开一条缝去看,周围早就没了人影。

松口气的同时,挺尸一般的躺平休息。

“我也太难了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