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6章 关阳城

就叫呆瓜吧 | 发布时间:2022-09-21 | 阅读次数:3819

“皇上,该上朝了。”平时里陪在秦魈左右的公公在屋外再次提醒着他。屋内并也没反应时,他有试着喊了几声:“皇上,皇上,你在吗?奴才进去了。”轻轻地房门门,几眼看去他看见秦魈此时趴在桌上睡着了。“皇上!”他一口吃惊的口气地说。他竟然在桌上睡着了了,还抽烟酗酒!“屋内并没有反应,他有试着喊了几声:“皇上,皇上,你在吗?奴才进来了。”。...

“皇上,该早朝了。”平日里陪在秦魈左右的公公在屋外提醒着他。

屋内并没有反应,他有试着喊了几声:“皇上,皇上,你在吗?奴才进来了。”

轻轻推开门,一眼看去他看到秦魈此时趴在桌上睡觉。

“皇上!”他一口惊讶的口气说道。他居然在桌上睡着了,还酗酒!

“哈。”秦魈深深地打了个哈欠,看样子还没睡够。

“皇上,您的龙体无恙吧。”

“是你啊,徐公公。”

“皇上,早朝快到了,我见皇上还未到大殿上,奴才就来寝宫中来找皇上。”

被这么一说,秦魈才想起还有早朝这件事,看来昨日的酗酒让他睡糊涂了,早朝都往忘了。

秦魈脸上明早有些着急了,容态还没整理,经过昨日的酗酒再加上一夜不当的睡姿,可想而知有多差了。

“来人,快,给皇上早簌。”徐公公也是见状连忙吩咐侍女。

“走吧。”在侍女巧手下,秦涟有恢复了往常的威严,徐公公跟在秦魈后头,随他进入了大殿。

果然,皇上的威严不可小觑,当秦涟进入大殿后,大殿上的臣子们的议论声随及而停。

“这次早朝有什么需要汇报的。”大殿最高位之上,秦魈开口说话了。

前面臣子们都滔滔不绝,现在能讲的时候却没有说,是没有还是不敢呢?

沉默许久,还是没人上前禀告。

“怎么,之前你们还挺能说的,现在怎么一句话都没有!”看到还是没人禀告朝事,秦魈再也忍不住怒拍了下龙椅。

底下,他们身子一惊,明显是被秦魈的震怒给厦大那里。

还是没人敢上前禀告。

龙椅上秦魈嘴角动了动,想必是要出口秽语骂他们。

“皇上,关阳城失手了。”还未等秦魈开口动骂,一位老臣上前禀告。

他可是真及时,要是再晚一点,我想他们一定会被秦魈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这消息也不能平熄秦魈的之前的怒火,也只会徒加他的负担。

“什么,关阳城失守了?”听到消息后的秦魈差点没被气死,那可是边疆的大城啊,失去它周遭可都要遭殃了。

过了良久之后,秦魈波澜的心才又恢复平静。

“皇上,苏将军出发已有数日了,再过半月他们就能抵达关阳城,到时候苏将军定会收复城池。”此时另一位老臣也开口了。

这么一说,秦魈才想起还有苏将军。想到这,秦魈的心再次波澜起来,有他在,关阳城必定会收复的。

这接下来的半月里,周围的百姓就玩受苦了。

战火一起,受伤最重的永远都是老百姓,什么烧杀抢夺在老百姓那里都是平常。

战争的残酷也只有他们能深处的感受到,他们是战争的第一受害者。

秦魈也不想让他们遭受欺压,他也只能心中祈祷这苏承能快点到达关阳城,早日收复城池。

距皇城百里处。

“将军,前方来报,关阳城失守了。”此处,苏老将军也刚从前线的探子得知消息,他们才上路三天,关阳城就失守了。

老爷子颇为大怒:“什么,你们连一座城都守不住!你们让百姓怎么办!”这消息无疑重重地捶在老爷子心头!

赶了三天路程的他们,还有一大半的路程才能到关阳城,按照目前的速度至少还要半月才能到。

恐怕到那时周遭早已被敌军抢夺不成样子,百姓也怕是流落街头。

接下,想到早日到达关阳城,老爷子只有让将士们少休息,多赶路了。

“传今下去,从今日起,减少休息,全力加急赶往关阳城!”老爷子气势不逊于当年,还是一如既往,直入将士们心头。

一柱香的时间,老爷子的命令已传到每一个将士们的耳中,稍作整理,将士们又再次上路了。

关阳城,等着我,我苏承一定会夺回你!我苏承势在必得!老爷子心中呐喊着。

老爷子最后望了下皇城的位置,便带着将士们踏上了路程。

最后看了下皇城的位置,他应该是想苏承了。

皇城中,这边早朝也以告落一段时间。没多久便是正午时,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有的人还在赶路,而有的人却在享受野泳。

皇城外,护城河中,正有一人在河中野游。

“啊,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来来游个泳真是爽啊。”

听这声音,怎么是苏承?

难怪一上午不见人影,原来是偷偷溜出来跑到这护城河中野游来了。

“也该回去了。”此时也到了午响时。

苏承别着湿漉漉的身子上了岸。

难道他就这样回去?

不可能的。

他一把抓起衣服直接穿在身上,若是那般回去,必是免不了张伯的一顿希数。

穿好衣服,他甩了甩湿漉的头发,显然是想把多余的水给甩出去,回到家想必就能干了,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少爷,少爷。”在苏承还在不紧不慢的走着,张伯那一行人可着急坏了,在府内不停地喊着。

刚开始他能都还以为苏承只是在自己的屋内睡觉,也就叫了几句。

可见他迟迟未见,张伯才吩咐一位下人去叫醒苏承。

后面的结果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一群人在府内寻找着他。

府内没找着,就到他平日里常去的花园里,可那里也没有。

“张叔,小少爷会不会偷偷地溜出皇城了吧。”还未找到苏承,有人提出了想法。

“有可能。”得到这种答案的张伯也是深信不疑。

“好,你们快出宫,去找到苏少爷。”张伯又说道。

“找我?我不就在这吗。”苏承也不知从哪溜进府内,竟没无人察觉。

“少爷,你跑哪了?”张伯见状,脸上坦然不少。

“张伯,没必要叫我少爷,叫我苏承就好了。”苏承不适应少爷这个称呼,他认为自己也不是什么少爷,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自己。

“是不是饭好了?”闻到了香气的苏承早就迫不及待地开饭。

“是的。”

“那可以吃饭了。”

......

“涟儿,为父来陪你吃饭了。”早朝完处理好事物,秦魈这个女儿控一有时间就来找女儿。

可秦涟压根就不想理他。天天如此,是个人都受不了。

没救了。

没想到,秦魈亲自端菜到秦涟屋内。

“这次为父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哦。”

啥,最爱吃的。秦涟立马来个大转变,嘘寒问暖地说道:“父皇,你怎来了。”她呀,用意不在秦魈身上,只是想早点吃到她最爱的菜。

唉。

秦涟那么明显,秦魈居然还没看出。果然,眼里只有秦涟的女儿控。

其实秦魈此次前来不单单是陪女儿吃饭还有着另一件事。

半刻钟,桌上的菜都入了他俩父女的腹中,秦涟似乎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吃饱喝足后,自然就是睡喽。

“父皇,我要睡了,你不走吗?”准备睡一觉的秦涟察觉到父皇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鸥,父皇跟你说件事就走。”秦涟一脸犹豫着。

“什么事,父皇快说,女儿要去睡了。”得知父皇有事要告予自己,秦涟勉强地说着。

“你觉得苏承怎么样。”秦魈问道。

“嗯”思绪了一小会,秦涟开口说道:“说不上讨厌,但又说不上喜欢,毕竟我们还打在一起过,不过他帮我找回了簪子,还算不错,当然,除了打架那次。”

说道打架,秦涟的小脸气呼呼的,毕竟那次吃了不小的亏,这都拜苏承所赐。

“那为父让苏承来陪你,你看怎样?”秦魈试探的问了下。

宫内,秦涟的脾气无人不知,也就没人跟她玩,就连教书的太师都被她赶走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人能和秦涟的关系好一点,秦魈自然想抓住机会,想让苏承趁机陪秦涟好好玩玩。

毕竟秦涟的童年并不像我们那样充满乐趣。

“行啊。”秦涟她也是好不容易有个让自己不讨厌的人。

额,是现在,之前可就不好说了。

现在自然要抓住机会。

秦涟的答案正好应了秦魈的想法,他心里肯定在偷着乐。

“行,那为父可就请苏承来喽,到时你可别欺负他。”秦魈老脸一说。

“什么,我欺负他!父皇你难道忘了他扯我的头发可是猛足了劲。”听到秦魈这样说道,她差点没被气死。

“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没必要在提起了。”

“哼。”

......

一番话过后,秦魈离开了寝宫,秦涟却没了之前的困意。

她心里似乎在盘算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好好的“报答”他。

没想到,她居然还在记仇。不过也是,她公主何时受过这种委屈,报复一下好像也挺正常的。

跟女儿说完,秦涟正往苏承的住处走去。

他想干什么,应该都知道了。

“皇上,您怎么来了。”苏承住的府内,张伯说道。

“苏承还在?”秦魈问道。

“在的,皇上。”皇上居然来找苏承,张伯有点不明白了。

“好,那带我去找他。”

“苏小少爷在后院,我这就领皇上前去。”

后院里,苏承此时正练着身子,这几日里,他自然也没敢偷懒每日都在勤加练习,忘不了老爷子的教诲。

年龄尚小,身子还挺硬朗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