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一章 小丫头来历不简单

荞默 | 发布时间:2022-09-21 09:22:58 | 阅读次数:21387

微带几分萧瑟的篱笆小院内,安诺单手撑着脑袋静静地的望着正费劲劈柴的绝世少年,思绪有些放空自己。美少年叫秦池,据传是她相公。为什么是据传,所以她睁眼后什么都不记得我了,目前仍然所明白的一切消息,都是少年与少年的母亲说她的。望着这个弱不禁风放佛风一吹美少年叫秦池,据说是她相公。。...

略带几分萧瑟的篱笆小院内,安诺单手撑着脑袋静静的看着正在费力劈柴的绝世少年,思绪有些放空。

美少年叫秦池,据说是她相公。

为什么是据说,因为她睁眼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目前所知道的一切消息,都是少年与少年的母亲告诉她的。

看着这个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就倒的美少年,安诺有点怀疑自己的眼光!

她会给自己找个提把斧头都吃力的相公?

并且这个相公看起来还相当阴郁?怎么看也不像是她喜欢的类型啊!

或许是她的视线太过直白,美少年被她盯的皱了皱眉,放下了手中的斧子看向她:“你看够了没有?”

安诺耸了耸肩,颇为无辜的开口:“你娘说我是你媳妇,我看自己相公有错?”

她的话让少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冷生开口:“你身上的伤到底怎么来的,自己心里没点数?”

安诺顿了下,随即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你娘不是说回来的路上遇到暴雨从山上摔下来了吗!”

是的,秦池的母亲许氏给出的说法就是她为父亲守孝结束,秦池接她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暴雨,她不小心滑下山坡摔成这个样子的。

据说是摔到了脑袋,才会忘记了所有事情。

秦池扯了扯唇角,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结果余光突然瞥见了从外面走进来的许氏,当下闭了嘴,同时不着痕迹的将手边的斧头往不起眼的地方藏了藏。

“娘!”

主动上前接下了妇人胳膊上挎着的小篮子。

随着他的一声娘,安诺也将视线放在了妇人身上。

这是个三十多岁的乡下妇人,有着乡下人最明显的特征。

微微黑的皮肤,一双长期劳作满是茧子的手,以及过早出现的皱纹。

唯一值得称赞的是,妇人的容貌很好,哪怕这幅容貌并没有被精心呵护过,也依稀能够看得出来年轻时定是个大美人。

也难怪秦池长的如此绝色了。

安诺只愣怔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随着秦池乖巧的叫了声娘。

完全看不出来她前一刻还在与人家儿子针锋相对。

虚伪!

看着她的模样,秦池在心底嗤笑一声。

彼此彼此!

安诺挑衅的看了他一眼。

这小子在他娘面前扮演着乖儿子的角色,背地里却也不见得有多老实。

两人暗地里较量着,许氏却被安诺那一声娘叫的心花怒放。

小丫头看起来乖巧的要命,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心软上几分。

“诺丫头怎么出来了,赶紧进去躺着别吹了风。”

说着就要拉着刚起身的小姑娘进屋。

安诺也没抗拒,顺着妇人的力道让她给拉进了屋内。

将安诺送回房间躺着,许氏重新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门外,秦池垂眸看着手中提着的小竹篮。

红布只随意的盖了一下,从角落里能够看得到里面放着的是一个个白白净净的土鸡蛋。

看着手中的东西,秦池眸光冷了下来。

等到许氏出来,敏锐的察觉到了儿子在不高兴。

转头看了关住的房门一眼,许氏瞪了一眼儿子,拉着他走远了一点,才压低声音训斥到:“干啥呢,诺丫头才刚醒,你就摆着脸色给人家看,吓到人家怎么办!”

秦池沉默半响,突然抬头问:“家里还有多少钱?”

“啊!……你这孩子问这做什么?”

突然被儿子问到,许氏支支吾吾半响没说话!

虽然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但许氏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些。

秦池看了眼自己手中提着的鸡蛋,深吸了口气:“这些鸡蛋,是您拿自己买药的钱买的吧?”

这次,许氏彻底不说话了。

有个太聪明的儿子,有时候不见得是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秦池气的有些想打人,然而他却不能对自己娘发火。

他娘身体不好,平日里全靠药物吊着,结果现在却把家里的钱全拿出去花在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女子身上,如何能不让他气。

许氏知道儿子在担心什么,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无声安抚,过了一会才轻声开口:“小池,娘知道你在担心娘,只是娘更希望你能好好的,咱们村像你这么大的哪怕没成亲也都定亲了,娘虽没催过你,可娘也着急啊!”

“这丫头娘第一眼看着就喜欢,她能失忆倒在咱家门口也算是和咱有缘,娘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娘知道自己如果不留下她,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她的视线落到了秦池身上,半响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有句话她没说,她这儿子自从三年前回来之后感觉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没学问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觉得儿子比县城里见到的公子哥还要气派。

若不是脸还是那张脸,她真以为自己儿子被人掉包了呢!

这也导致,村里喜欢她的小姑娘不少,然而真正敢嫁给他的压根没有。

许氏能不急吗?

她一心想留下安诺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她在安诺身上感受到了儿子给她的感觉,看到这丫头的第一眼她就觉得这丫头和自己儿子很般配。

秦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许氏打断。

将被秦池放在地上的篮子提了起来,许氏摆了摆手。

“你去读书吧,娘做饭去,那丫头伤的那么重,得好好养养才行。”

“钱你也别担心,娘会想办法的,咱几个大活人总不至于饿死吧!”

看着他娘慢悠悠往厨房而去,秦池垂眸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

玉通体泛白,被雕刻成了一个镂空的诺字。

摩挲着那个龙飞凤舞满是锐利之气的诺字,秦池眸色暗沉。

他娘的愿望怕是最终会落空。

上好的羊脂白玉,上好的雕刻师以及书法大家的字,还有那丫头身上的剑伤,无一不在向人透漏那丫头的来历不简单。

他家这小院子,容不下那么大的佛。

他现在只希望,这丫头能够看在他娘这段日子对她颇为照顾的份上养好了伤早点离开,别把麻烦带到他们家来。

想了想,秦池转身敲了敲自己房间的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