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6章 纸绘是用来躲避爱情的

洛城太守 | 发布时间:2022-09-21 | 阅读次数:25818

暗淡星光下,夜色黑的像磨不开的浓墨。而诺夏此时此刻的脸比夜色还得黑。能相对稳定在精英营考核前十,这了是非常不得了的成绩了,本科毕业时只要你不出差错,授衔仪式仪式上怕是最高也是少校起步好。而自己这种中游偏上的水准,倘若始终也没快速进步的话,结构封顶也是个本部上尉。淦而诺夏此刻的脸比夜色还要黑。。...

黯淡星光下,夜色黑的像抹不开的浓墨。

而诺夏此刻的脸比夜色还要黑。

能稳定在精英营考核前十,这已经是相当不得了的成绩了,毕业时只要不出差错,授衔仪式上恐怕最低也是少校起步。

而自己这种中游偏上的水准,若是一直没有进步的话,封顶也就是个本部上尉。

淦,真是太扯了……突然蹦出来一个尾随一整年的痴女也就算了,为什么她偏偏还这么强?

诺夏真想穿越回去,给十秒前的自己一个耳光,让他动动脑子,重编一个好点的拒绝理由。

“咳,希雅小姐,考核成绩可不一定能代表实力,实战才能体现,这么说你懂吧……”

他搜肠刮肚,苦苦纠结半晌,终于灵光乍现:“我擅长的是体术和剑术,尤其是体术,希雅小姐你呢?”

“很巧,我最擅长的也是体术呀。”希雅柔声道,“岚脚和指枪,这段时间我都已经基本掌握了呢。”

“剃呢?”

“唔,也会一点,但是不太熟练。”

“很好,那我们就来打个赌,以十分钟为限,你可以不择手段来攻击我,我只格挡躲避,绝不还手。”

诺夏心中暗喜,他指向自己的胸膛,“在这十分钟内,只要你能攻击到我的胸口一次,我就认可你的实力在我之上,同意你此后对我正式展开追求,反之,那以后还请你不要来打扰……”

“没问题。”希雅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她态度自信,双眸放光,看向诺夏的目光明显有了些许变化。

“……”

被打断话的诺夏,莫名有些心底发寒。

总觉得对方的眼神,就像是盯着已经半只脚落入捕兽夹中的猎物一般。

‘算了,随你怎么想吧,反正我目的已经达到了。’

本来还在发愁这大晚上的,该找谁来试验下中级纸绘的威力,现在不仅问题完美解决,还能利用这个机会,拒绝推脱掉来自痴女的追求。

一石二鸟,简直是天才计划。

……

训练场东南方向不远处,就是本部的钟楼,即便隔着数百米,依旧能清楚看见时针分针的走向。

诺夏与希雅拉开十几米的距离,等到钟楼显示的时间,恰好来到九点整时,朝对面的少女举起右手示意,做了个可以开始的手势。

唰!

手还没来得及放下,黑夜中就陡然传来了一阵破风声,直奔他面门而来。

那是希雅斩出的「岚脚」。

所谓「岚脚」,本质是急速出腿,超越音速后使腿部前的空气压缩,卷起「真空」,从而发出锐利的斩击波。

对于不会武装色或者铁块的人来说,杀伤力不容小觑。

诺夏同样不敢大意。

他紧紧盯着那道破空而来的无形冲击波,在其即将波及自身的前一刹,身体猛地向着右侧以极为诡异的角度一扭,仿佛与气流融为一体,轻松躲开了这一记岚脚。

轰!

岚脚的冲击波越过诺夏,在后方数米外的沙袋上炸开。

沙尘飞溅,纷纷扬扬弥漫在训练场上。

有着蓝色及腰长发的少女微微一怔,眼中露出一抹惊讶,但转瞬就收敛情绪,抬起的右脚迅速落下,以肉眼难见的速度踏在地面。

剃!

空气中光线仿佛扭曲,希雅的身影骤然消失不见,下一秒,少女已然是出现在了诺夏的右侧,目光专注,全身力量灌注于右指,陡然刺向诺夏胸膛。

指枪!

这一指凌厉霸道,指尖的穿透力堪比高速飞行的子弹,但在诺喜眼里,那掀起的气流即便如若微澜,却依旧是有迹可循。

于是就在这短短的一两秒之内,他的身体如同丝滑的绸缎一般,汇入那微妙的气流变化之中,再度闪避掉了这贴面的一击。

“诶?”

希雅的双眸陡然瞪大,自己的指枪速度之快,可是连泽法老师都亲口称赞过的,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地被躲开?

——她不信邪,再无任何留手的打算,稍微调整了下呼吸节奏后,发动剃不断变幻位置,同时指枪如同狂风骤雨般,遁出夜色,刺向诺夏。

然而。

即便希雅已经将自己的体术发挥到了极致,诺夏却依旧能够将所有方向的攻击,都尽数完美躲避。

甚至在不断地交手之中,她能明显感觉到,诺夏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游刃有余,步伐更像是在自家庭院漫步一般,轻松自在。

怎么会这样?

希雅终于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整个本部精英营,都没人比她更懂诺夏,明明在过去的观察中,诺夏在她看来,最擅长的应该是耐力与双刀流剑术才对,什么时候已经将纸绘修习到这种程度了?

六式,是泽法老师两个月前才开始正式教导的,连她目前都只是粗浅地掌握了其中三项而已,纸绘尚且处于摸索入门阶段呢!

但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她置疑。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接近十分钟的期限,而自己别说攻击到诺夏胸膛,连挨都没挨到对方一次,少女看着隐隐露出得意之色的诺夏,心中莫名一阵委屈心酸。

自己真的就这么差吗?就算不立马接受自己的告白,连让她继续追求下去的机会,都要彻底掐灭,一点不给?

诺夏此刻的心情与之恰好相反,穿梭在各种攻击气流中的他,此刻简直笑的嘴角都快咧开花了。

这笑容里,既有对中级纸绘技能效果远超预料的惊喜,也有对自己一举两得、那种计划通的微妙爽感。

“仅仅只是中级纸绘,就能做到这种程度,那要是升到高级的话,恐怕和CP9那帮人也相差无几了吧?”

“这一千积分,可花的太值了。”

——大概想法就是如此。

可惜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对面的希雅自然无法理解,只以为诺夏见她屡攻不中,正得意洋洋地在心底嘲笑自己。

希雅心中委屈感更甚,而恰在这个时候,十分钟计时走到尽头,她默默看了眼钟楼,突然收手,不再继续进攻。

诺夏也停下了闪避的脚步。

“时间到咯!”他站稳身形,脸上扬起笑容,“愿赌服输哈,希雅小姐,这次是我赢了,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以后……”

诺夏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抬起头时,错愕地发现,黑色路灯下的蓝发少女,正寂静无声地站在那里,默默流着眼泪。

“希……希雅……”

诺夏瞬间就结巴了,没有安慰女孩子经验的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比较好。

他还真没有见过这种阵仗——虽说以前在东海老家,也经常会惹恼气哭贝尔梅尔,但后者一般会以牙还牙,自己怎么欺负她的,就怎么狠狠报复回来。

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橘子树下两人扭打成一团,橘子呼啦啦落了一地,被拉开时,两人都是鼻青脸肿,互相你瞪我我瞪你,谁也不服谁。

而眼前的希雅,明显不是这种性格,更别说他和对方还不怎么熟,只当了不到一年的同期新生而已……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