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未归

吃瓜不如磕糖 | 发布时间:2022-01-08 | 阅读次数:24023

阳安云和江小宝回过头仔细一看,是一位穿白衣宽袍,手持一把银色长剑的公子,正一脸笑意望着他们。这位公子气度不凡,仔细一看是修真者,阳安云不知道这位为何会叫住他们,有些不解道:“可知道一句,这位仙者是叫我们吗?”白衣公子走进道:“确实是。”他这一靠近了,让江这位公子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修真者,阳安云不知这位为何会叫住他们,有些疑惑道:“敢问一句,这位仙者是叫我们吗?”。...

阳安云和江小宝回头一看,是一位穿白衣宽袍,手执一把银色长剑的公子,正一脸笑意看着他们。

这位公子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修真者,阳安云不知这位为何会叫住他们,有些疑惑道:“敢问一句,这位仙者是叫我们吗?”

白衣公子走近道:“确实是。”

他这一靠近,让江小宝不自觉地退到了阳安云身后躲着,阳安云抬手护住他,又问:“仙者是有什么事情吗?”

白衣公子也不多话,直接说了自己的来意:“这位姑娘刚刚是否买了一本没有书名的书?”

阳安云点头:“嗯。”

“在下叫清莽,是中界神隐谷的弟子,此次来下界是奉家师之命来买一本书,刚刚被店小二告知被姑娘买走了。”顿了一下,又道:“不知这位姑娘可否转卖给在下?我愿出重金购买,决不让姑娘亏。”

白衣公子脸上的笑意不变,可是羞红的耳朵,仿佛出卖了他,不过阳安云压根都没有注意他,而是用意识问了在须弥空间的老祖宗:“老祖宗,你要的这本书是香饽饽吗?”

老祖宗失笑道:“不是,不过挺有意思的,为了这本书,中界居然还特意派人到下界来,不过也不是很重视,不然也不会只派了这才筑基期的弟子来。”

阳安云:“那我就回拒他了。”

这许久的沉默,倒是让青莽好等,因为这事,江小宝又插不上嘴,只好躲在姐姐身后,悄悄看了对面那人好几眼,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位白衣公子有些奇怪。

“不好意思,公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这本书不卖。”

“姑娘可以……”青莽还想再争取一下,只见阳安云对着他摆了摆手,牵着她身后的小孩走了。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青莽脸上浮现出了一道意味不明的神色,随后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江小宝一只手牵着阳安云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拿着一串像红灯笼的糖葫芦,这是阳安云刚给他买的,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姐姐,刚刚那位公子有些奇怪。”

阳安云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话道:“那小宝说说奇怪在哪儿?”

见阳安云接了他的话茬,江小宝似乎很高兴,积极地给姐姐分析着自己的看法:“首先,他是一位修真者,对待咱们凡人也太客气了一些,其次就是,姐姐拒绝后,他虽说是想要再商量商量,可还是没有强留,他说是奉师命来买书,小宝觉得,如果姐姐让小宝去买一本书,那小宝想尽了办法都会买来,又怎么会放弃呢。”

阳安云点头“嗯了一声”,停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分析得不错。不过也不一定是,也有可能这书在其他书店还有卖的,所以他并未强买强卖。”

江小宝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继续吃起了手上拿着的糖葫芦。

阳安云两个人先去市场买了菜种,又去菜市场买肉,这是一个消耗品,她和江小宝都是在长身体中,所以肉是不能少的。

不知为何,今日的生意特别差,在自己摊位上都快闲出屁来的李屠夫大老远就看到阳安云他们来了,特别热情向阳安云和江小宝招手,道:“哟,丫头你来了,这次准备买几斤肉啊?”

“李叔,来二十斤牛肉和十斤猪肋骨,猪肉的话,来个五十斤吧。”阳安云扫了一眼肉摊,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听了这话,李屠夫正准备拿刀割肉的手停住了,他看向阳安云:“丫头,买这么多你怎么拿回家啊?而且现在天热,这肉放不久,丫头是在请人吃饭吗?”

虽然想挣钱不假,可出于好心李屠夫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阳安云。

阳安云笑了笑,道:“没事,李叔,我有储物袋。”

看了看阳安云拿出的储物袋,李屠夫放心了,“丫头本事挺大的嘛。”

然后利索地割肉,整齐地放在阳安云的面前,阳安云手一抬,肉便没了。

对于储物袋,李屠夫并不少见,因为经常有修真者的家人来他的摊位上买肉,也经常用这个可以储物、保鲜的储物袋。

“丫头,你知道吗?上次诬陷你打了她家二狗的成婶子一家搬走了。”

阳安云付了钱正准备走,就听到李屠夫说的话,顿时停下了脚步。

“哦,这样啊。”

李屠夫没在意阳安云的语气,继续和她分享着自己所听来的八卦:“据成婶子的邻居说,前天她男人一回来,两个人就在家里发生了争吵,还摔了好多东西,第二天就搬走了。”

听完,阳安云面色淡淡道:“走了,李叔。”并没有插话。

李屠夫似乎还在说,可阳安云带着江小宝已经走远了,江小宝一脸好奇地往后面回了好几次头。

阳安云出声提醒:“看路。”

江小宝立马不看了,也不敢问,在江小宝的心中有着一个非常大的疑问,好像前面欺负他的人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都是以各种各样的缘由搬离了鼠城。

不过话又说回来,姐姐是凡人,不是那神通广大的仙者,而且他天天都与姐姐在一起,也没见过姐姐接触过其他人啊,这就让幼小的他非常疑惑了,如果不是姐姐做的,那会是谁做的呢?怎么会这么巧呢?

………………

时间过得很快,鼠城成片的莲塘里的莲花除了部分是被人摘下来的,其他的都长成了莲蓬,到最后,碧绿的莲叶也慢慢枯萎了,只剩下了干枯的躯壳。

时光的流逝,会让这世间万物的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人类这里的话,大概年龄是上天赠送的馈赠。

这天,是江小宝的生日,阳安云早早就起来准备晚上的菜品,中午的时候都是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又继续弄了。

江小宝早在九月就去慢慢书院上学了,因为来回不方便,考虑到很多因素,阳安云就给他办理了住宿,去书院的第一天,江小宝哭得像个泪人,使劲地抱着阳安云的大腿,死活都不肯走。

最后还是被阳安云单手拎着上了书院特意派来的马车。

慢慢书院是鼠城唯一的书院,只招收六至十六岁的学生,如果还想继续读书,就得通过考试,考到龙城的书院去继续完成接下去的学业。

慢慢书院的学费是一年二十两银子,自然不包括住宿费以及在书院食堂吃饭的费用,另外纸墨也得自己买。

对于住宿的学子,书院会每个月的月底放三天假,不过不送回。

因为前两次都是江小宝自己回来的,所以阳安云也以为他会回来。

可是从日中等到日落,江小宝还是没有回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