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一事又一事

竹篱清茶 | 发布时间:2022-01-08 11:50:30 | 阅读次数:16033

因着温有山在身边,温元静并不排斥陈宁雅给她喂粥,只吃了一顿早饭,在陈宁雅无意主动引导下,孩子明显对她更亲近了许多。用过早饭,灶屋里的热水也烧好了,温有山给陈宁雅弄了一大桶,同她地说:“水我给你提及浴房,你先拿一身非常干净的衣裳过去的洗一洗,我再去烧一锅热用过早饭,灶屋里的热水也烧好了,温有山给陈宁雅弄了一大桶,同她说道:“水我给你提到浴房,你先拿一身干净的衣裳过去洗洗,我再去烧一锅热水给另外几个孩子也洗洗,跟泥猴子似的。”。...

因着温有山在身边,温元静并不抗拒陈宁雅给她喂粥,只吃了一顿早饭,在陈宁雅有意引导下,孩子明显对她亲近了许多。

用过早饭,灶屋里的热水也烧好了,温有山给陈宁雅弄了一大桶,同她说道:“水我给你提到浴房,你先拿一身干净的衣裳过去洗洗,我再去烧一锅热水给另外几个孩子也洗洗,跟泥猴子似的。”

陈宁雅哑然失笑,村子里的孩子都是一身埋汰,干净的反倒没几个,以前她很看不上这种做派,虽然失忆记不得曾经的过往,但潜意识里总认为孩子不应该是这样的,重生之后,她反倒觉得这样的孩子鲜活许多。

可是等她洗了澡出来都没看到其他三个孩子,也不知道他们故意躲着她还是跑出去玩了。

等陈宁雅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日头都偏西了,屋子外面静悄悄的,连个声响都没有,温有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孩子们也没回来,温元静早就醒了,一个人乖乖地坐在床尾不哭闹,还把自己的小手给弟弟玩,姐弟两人竟是安安静静地让陈宁雅睡到自然醒。

看到这一幕,陈宁雅心软得一塌糊涂,直接把温元静抱到身边,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小脸,反手一捞,将最小的温元兴也抱了起来,摸了摸他的尿布,同温元静说道:“二丫头,娘去外面看看,顺便给你们煮点吃的,你在这里陪弟弟玩好不好?”

“好!”温元静奶声奶气地说道,回答积极了不少。

陈宁雅笑了笑,起身穿了鞋子和外套,出门之前还用被子把孩子们围起来,出门的时候顺手把房门带上,春寒料峭,这个时候最怕孩子着凉,能不出门最好别出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还真连个人影都没有,寒凉的风中夹带着雨丝吹过,陈宁雅才发现刚刚明明还有阳光,这会儿竟然变天了,赶紧捂了捂身上的衣服,一溜烟钻进灶屋。

前世她是从不进温家的灶屋,活了两世,这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看到灶屋里的东西顿时两眼一抹瞎,压根不知道从哪儿下手,隐约想起婆婆张氏在世的时候喜欢把东西收在自己房间里面,只好调头去了张氏的房间,在里面翻了一会儿才找到见底的米袋。

温元良早上溜出去后就没回过家,倒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不想看到他那便宜娘,更不愿意被他爹使唤着服侍他娘,只好自己在山上找些吃的应付过去,眼看着就要下雨了才不得不回来,没想到一进院子就发现灶屋里生着火,这个时候他爹一般不会在家,温元良寻思着是温元贞在做饭,大大咧咧地跑进去,没成想竟然看到他那便宜娘在里头,瞬间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陈宁雅就这样坐在地上生火,跟温元良大眼瞪小眼,温元良反应过来,朝陈宁雅做了个鬼脸又溜了。

“这孩子......”陈宁雅皱了眉头,走到门外喊道:“下雨了,你又要上哪儿去?”

可惜压根看不到温元良的影子,也不知道那孩子是不是属兔子的,溜得比谁都快。

躲到后院的温元良自然听到了陈宁雅的叫唤,越是这样他越发不敢过去,总觉得他娘撞邪了,不然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突然转性了?

陈宁雅没能把温元良喊回来,只好无奈地回去继续煮粥。

没一会儿温有山领着其他两个娃回来,三人身上都背着东西,陈宁雅赶紧上前帮两个孩子卸货,“这是上哪儿去了?”

“去山上转转,今天运气不错,发现了一窝野鸡蛋,还抓了两只野兔,晚点我把兔皮剥了,肉留下来给你们补补。”温有山咧嘴笑道,旋即皱眉大量着陈宁雅,“身体还没好利索,怎么就出来了?”

“我没事,睡了一觉好多了,就是煮点粥,也费不了什么力气。”陈宁雅随口回道,回头才发现父子三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不怪温有山震惊,以前陈宁雅从未下厨,他甚至觉得陈宁雅是那种五谷不分的人,没想到她今天竟然煮了粥,还真是活久见。

相对于温有山的震惊,温元贞姐弟俩则抱在一起,陌生地看着他们娘,但很快就被背篓里的两只野兔转移了注意力。

陈宁雅看他们馋地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忍不住轻笑道:“好了,我和两个小的都吃过,你们先去吃饭,晚点再收拾兔子。”

“诶!”温有山咧着嘴大声应下,看陈宁雅总算是有点当家女主人的样子,他这心里别提多美了,连这扫整日的疲惫,干啥都有劲儿。

吃饭的时候温元良还是没有现身,陈宁雅有些担心,“有山,你要不要出去找一下,都下雨了,也不知道老大跑哪儿去了。”

温有山皱了皱眉,沉声道:“没事,男孩子皮实,在村子里不会有事,等他饿了自然就回来了。”

想到越发不听话的长子,温有山就觉得心里莫名地烧起一把火,恨不得把那臭小子抓过来狠狠揍一顿,老大不小了竟然比他妹妹还不懂事。

温有山都这么说了,陈宁雅只好不提。

等爷三吃过晚饭,陈宁雅把碗筷收拾了一下,出来发现温元贞和温元宏趴在堂屋桌子上,屋子里也没点灯,心想两个孩子跟温有山忙活了大半天估计累坏了,不免心疼,只是这会儿天都暗下来了,生怕两个孩子着凉,她赶紧进去,轻声唤道:“大丫头,赶紧起来,带弟弟回屋睡觉去。”

陈宁雅喊了两声温元贞才艰难地抬头,脸色看起来有些不正常的潮红。

陈宁雅心下一惊,上前摸了摸温元贞的额头,慌乱地朝外头喊道:“有山,快过来,大丫头发烧了!”

说着陈宁雅看了看温元宏,发现他也发烧,顿时急得原地跳脚,难不成前世两孩子就是这个时候生病没了?想到这里,陈宁雅一颗心如坠冰窖,她都重生了,难道还改变不了家人的命运?

温有山听到声音跑进屋,心里虽然着急,却沉稳得多,当即说道:“我现在借驴车去镇上请大夫,你先看着他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