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悲惨的人生重来

竹篱清茶 | 发布时间:2022-01-08 11:50:29 | 阅读次数:2295

沈边闻言,立即派人来快马加鞭回去找寻证人。邓老三心下一咯噔,面若死灰,这件事情要查也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当初卖陈宁雅的时候除了人给他抵押来着,他作梦也没想起这失去记忆还能完全恢复的,并且陈宁雅居然能找登门去,那天陈宁雅去邓家闹的时候,他跟村民作出解释陈宁雅邓老三心下一咯噔,面若死灰,这件事情要查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当年卖陈宁雅的时候还有人给他担保来着,他做梦也没想到这失忆还能恢复的,而且陈宁雅竟然能找上门去,那天陈宁雅去邓家闹的时候,他跟村民解释陈宁雅是他家婆娘的侄女,过不下去来投奔的,村民都信了他的说法,要是县太爷真仔细盘问,根本就瞒不住。。...

沈边闻言,当即派人快马加鞭出去寻找证人。

邓老三心下一咯噔,面若死灰,这件事情要查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当年卖陈宁雅的时候还有人给他担保来着,他做梦也没想到这失忆还能恢复的,而且陈宁雅竟然能找上门去,那天陈宁雅去邓家闹的时候,他跟村民解释陈宁雅是他家婆娘的侄女,过不下去来投奔的,村民都信了他的说法,要是县太爷真仔细盘问,根本就瞒不住。

拐卖良家妇女还好,这杀人未遂可是要流放三千里的,想到这里,邓老三只觉得天旋地转,连跪都跪不住了。

邓老三的儿子邓勇比他还怂,痛哭流涕给陈宁雅磕头赔罪,“妹子,是我不对,我不该打伤你,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了,至于拐卖你的事情真的跟我没关系,我都是听我爹的吩咐办事,求你饶命啊!”

温有山怕邓勇伤到陈宁雅,二话不说将邓勇推开,挡在陈宁雅面前瞪着眼前这对父子。

沈边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皱眉道:“邓勇,这么说你是认罪了?”

“大人,我认,我认,可我不是有意伤人的,是......是失手,真的是失手!”邓勇紧张兮兮地说道。

沈边怒指陈宁雅,“失手?失手会把人打成那样?温娘子是本官救的,当时她可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还被人扔在山沟里自身自灭,脑袋上的伤就不说了,背上还被打了一棍,腿上也有几处棍伤,你跟本官说这叫失手?”

“没想到这对父子这么狠!这是存了杀人灭口的心啊!”

“温家娘子真可怜,先是被拐卖又差点被灭口。”

围观的百姓指指点点。

温有山心疼得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跪在一旁手足无措,眼神就没从陈宁雅身上移开过。

邓老三和邓勇被激愤的百姓怒骂,连狡辩的话都不敢说了。

前去寻找证人的捕快很快就回来了,大家在公堂上一对峙,事情三两下就清楚了。

邓老三和邓勇被判赔偿陈宁雅二十两银子,流放三千里。

下了公堂,陈宁雅在温有山的搀扶下前去给沈边和罗氏道谢。

罗氏怀有身孕没有现身,倒是沈边见了他们夫妻二人,有些感慨地说道:“这次虽然是本官救了温娘子,但要不是因为这事夫人还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幸好在裕昌镇调养了几日,夫人的身体才没有出现岔子,这里是我家夫人给温娘子准备的一些东西,还请温娘子不要推辞,你这身体还需要好好将养才是,另外,温娘子说自己是被拐卖的,可是需要本官送你回老家?”

陈宁雅看了温有山一眼,微微摇头,淡笑道:“多谢大人,只是小妇人的亲人早在逃难的时候就没了,现在就是回去也是物是人非,更何况夫君待我很好,我还有几个孩子,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沈边赞许地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让下人送他们出去。

出了县衙的陈宁雅有不真实的感觉,骨节分明的手掌紧紧抓着温有山,忍不住再次落泪。

温有山吓了一跳,紧张地问道:“可是身体难受?我带你去看大夫。”

陈宁雅脸色有些苍白,却是倔强地摇摇头,“我们回家。”

温有山无法,只能顺着陈宁雅的意思,果断将她背起来出县城。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吭声,还是陈宁雅率先打破沉默,“你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

“没事,你不重,我以前背着两三百斤猎物走几十里地都不是问题,更别说背你回去了。”温有山说完才意识到陈宁雅最不喜欢他说那些话,赶忙闭嘴。

以前陈宁雅确实不喜欢听这些,总觉得温有山是个粗俗,说话都不讲究,根本就配不上她,重生后她才明白,这才是生活。

温有山见陈宁雅没有数落他,心下一松,咧嘴无声地笑了笑,迟疑道:“那个,娘子想吃什么?一会儿到了镇上我给你买点东西带回去,刚刚沈大人说了,你需要将养,回去我就上山,给你抓山鸡野兔补补。”

“嗯。”陈宁雅回道。

温有山压根没指望陈宁雅回应他,倒是惊喜得很,连话都多了不少。

等两人回到裕昌镇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温有山本来打算在镇上留宿一晚,陈宁雅却是摇头,看着浮山村的方向幽幽说道:“我想回家。”

温有山闻言,二话不说背着陈宁雅往家去,脚步明显快了许多。

两人进村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卯时了,晨曦微亮,村里好些人都起来了,看到温有山背着陈宁雅进村,众人都沸腾了,追着温有山问长问短,陈宁雅最头疼这种场面,干脆闭上眼睛装睡。

直到两人快到家门口了那些人才散去。

温有山松了一口气,朝院子里喊道:“大小子,你爹娘回来了。”

话音刚落,屋子里跑出几个孩子,为首温元良先是呆了一下才跑过去开门,“爹,你找到娘了?”

提到娘的时候温元良显然没什么感情,只有在喊爹的时候才听出他的喜悦。

温有山习以为常地点点头,问道:“这篱笆门怎么回事?你重新扎的?”

温元良摇摇头,“是孙大叔给扎的。”他哪有那个本事!

温有山没再多说什么,将陈宁雅背进房间,出来同温元良吩咐道:“去烧一锅热水,一会儿让你娘好好洗洗,还有煮点粥,你娘受伤了,需要吃点好的,我去你孙大叔家里看看,顺便把你弟弟妹妹接回来。”

温有山说的是他跟陈宁雅最小的两的孩子温元贞和温元兴,一个两岁,一个才六个月,还没到断奶的时候,这次折腾一下,估计要直接断奶了。

说话间,另外两个孩子也出现了,六岁的老二温元贞领着四岁的温元宏从后院出来,小男孩穿得破破烂烂,浑身还脏兮兮的,脸上还挂着两条鼻涕,活像小叫花子,倒是女孩子干净一些,不过也好不到哪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