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草率啊!这就结婚了?

烟呈呈 | 发布时间:2021-11-02 | 阅读次数:27065

黑色轿车在盘山公路上保持平稳的车辆行驶着。沈星眠将车窗放下去,晚风吹动在她的脸上,让她混乱不堪的思绪波澜不惊了些。一个小时前,她还毫不客套的让林琛“滚吧”,而此时此刻,她却严禁不和他坐在同一部车里,前去叶家祖宅。“你父亲身体不太好,你该回家去看一看。”林琛走之后,沈星眠将车窗放下来,晚风吹拂在她的脸上,让她混乱的思绪平静了些。。...

黑色轿车在盘山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

沈星眠将车窗放下来,晚风吹拂在她的脸上,让她混乱的思绪平静了些。

两个小时前,她还毫不客气的让林琛“滚蛋”,而此刻,她却不得不和他坐在同一部车里,前往林家祖宅。

“你父亲身体不太好,你该回去看看。”

林琛走之前,留下这么一句话。

沈星眠看着林琛的身影即将消失在电梯里,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叫住了他。

再怎么说,他口中的人,也是原主的父亲。现在她霸占了这幅身体,不看僧面看佛面,她也应该回去看看。

林琛侧目,看着沈星眠线条分明的下颚,她微红的唇紧紧抿着,看起来心情不大好。

“还有多久?”

沈星眠看着窗外葱葱郁郁的大树一闪而过,启唇问到。

“十分钟。”

“哦。”

听到林琛的回应,沈星眠应了一声,然后靠在座椅后背上开始闭目养神,明显不想和林琛过多交谈。

对于回去后即将发生的一切,沈星眠无法预料,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京城林家,四个大字,足以让各界人士闻之色变。

早在她还是百里奚的时候,曾经听娱乐圈的前辈们私下提起过,百年前,林家靠着灰色产业链发家致富,成为京城有头有脸的家族,后来到了林琛父亲这一代才开始转行做起了正当营生。

没有人知道林家究竟具体是做什么行业,他们行事低调,就连无孔不入的八卦媒体都无法挖出京城林家一丝一毫的新闻。

纵然如此,林家的影响力还是不容小觑。如今稍微说得上来的人物,兴许是忌惮林家的势力,又兴许是曾经受过林家的恩惠,但凡是遇到京城林家的人,无一不尊敬惧怕。

她闯荡娱乐圈这么多年,没有接触过林家任何一个人。却没料到她这幅躯体的原主,居然就是现任林家掌权人林思鹤的长子——林琛的未婚妻。

原主的父亲沈琅是林思鹤的助手,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沈琅将困在车里的林思鹤救了出来,自己却被汽车爆炸的火焰灼烧了脸。林思鹤感激沈琅,认他做了干弟弟,两位老人开心了,干脆又给自己的孩子们定下了亲事……

如此草率的决定,沈星眠肯定是不愿意的,她以为林琛也不会同意,没想到他居然没有一丝犹豫就应了下来。

……

沈星眠想得烦躁,睁开眼来,侧过头去看坐在一旁同样在闭目养神的林琛。

不得不说,光看长相,林琛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她见过的最贵气脱俗的相貌,哪怕是放在娱乐圈,也是可以数一数二的人物。

但一想到他是一个朝秦暮楚的“渣男”,沈星眠忍不住鄙夷起来。

她冷哼一声,回过头来,不想再看这个倒人胃口的男人。

似乎察觉到了沈星眠的打量,林琛睁开有些发红的眼睛,看向表情冷漠的沈星眠,问道:“你对我有不满?”

“不敢。”

她怎么敢有不满,她可不想再死一回。

林琛蹙了蹙眉,她说的是“不敢”而不是“没有”,看她这幅如同吃了苍蝇般难看的表情,只怕对他成见不小。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根本不在乎,让他娶沈星眠这件事,于他而言,相当于是买一件衣服一般再简单平常不过的事情——哪怕他对这个女人一点感情也没有。

他一向尊重自己的父亲,既然父亲让他娶沈星眠,那就娶吧。

沈星眠这个人,在他的印象里,就是一个温顺软弱的小丫头。他也知道沈星眠一点也不想嫁给他,但又怯懦得不敢反抗,最后还是他为她争取了一年的自由时光,说服了二老让她去娱乐圈。

本不想这么快就将她找回来,但二老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已经容不得再拖下去。

……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山顶上的别墅前。

一颗粗壮的银杏树巍然屹立在别墅前,枝繁叶茂,地上是落了一地的银杏叶。

“大少爷和沈小姐回来了。”

别墅前站着两个佣人打扮的妇女,还有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妙龄少女。

看到沈星眠跟在林琛身后下了车,她俊俏英气的脸上浮现了一丝不悦。

“表哥。”

少女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忙跑过去挽住了林琛的手臂,同时将站在一旁的沈星眠往后挤了挤。

啧,这是刚回来就给她下马威呢?

沈星眠笑了笑,浑不在意楚俏的行为,将他们二人甩在身后,踩着高跟鞋“咚咚咚”就进了别墅里。

“表哥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楚俏半是撒娇半是埋怨的问道,将自己整个人都几乎悬挂在了林琛的身上。

林琛目送着沈星眠消失在门口,这才将手臂从楚俏的怀里抽了出来:“你怎么来了?”

楚俏是他小姨的养女,自小就粘他,对他这个名义上的妹妹,他也一向宽容宠爱。

“我已经很久没看到表哥啦,听说你今天要回来,所以我特意来等你的。不过你把那个女人带回来干什么?真扫兴。”

楚俏又朝沈星眠消失的方向做了个鬼脸,似乎这样才能表达她对沈星眠的不满和厌恶。

“噢,我带她回来结婚的。”

林琛风轻云淡的应了一句,不顾原地石化的楚俏,进了别墅。

……

穿过古香古色的花园,穿过一座石拱门,又走过一座小石桥,才算是进了林家祖宅大门。

林家祖宅内的建筑还保留着古时的模样,屋子内檀香阵阵,让沈星眠浮躁的心渐渐归于平静。

“沈小姐,你回来了。”

穿着中山服的管家许叔正在客厅收拾,看到沈星眠进来,忙停了手上的活迎了过来。

“林先生和您父亲正在楼上下棋,我上去说声。”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

林思鹤不喜欢热闹,林家晚辈成年后都早早搬离了祖宅,除了沈琅会过来小住,陪林思鹤下下棋,其余时间只有两个佣人和一个管家在祖宅照料日常起居。

许叔愣了愣,有些讶异的看着正往楼上走去的沈星眠。

她的背影挺直倨傲,与以前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同。

在他的记忆里,沈星眠一直都不大喜欢来林家祖宅,有时候跟着沈琅来了,都是怯怯的躲在屋外不肯进来,更别说主动去见林先生了。

“许叔,她人呢?”

在沈星眠上了楼后,林琛才走了进来,看了屋里一圈,并没有看到沈星眠的身影。

“少爷,沈小姐已经上去了。”

许叔答道,末了,又犹犹豫豫的说:“沈小姐这次回来,好像……好像有什么不同。唉,可能是在外面磨炼了一段时间,胆子也大了点吧。”

许叔自问自答,除了这个理由,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林琛失笑。

这次距离上一次和沈星眠见面,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她似乎是有些不同了,脾气好像是不似以前那般温顺。但现在的沈星眠,倒让他多了几分兴趣。

沈星眠还没走到露天阳台,就听到天台上两道声音在争执不下。

“落棋不悔真君子你知不知道?”

“我又不是君子,怎么不能悔了?”

在她还是百里奚的时候,父母早亡无亲无故,现在成了沈星眠,反倒有了一个老爸。

原主和父亲关系融洽,虽然对她父亲同意将她嫁给林琛这件事略有不满,其他时间里,父女两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自己霸占了别人女儿的身体,自然是要为她好好尽孝才是。正因为这样,她才义无反顾的跟着林琛回了祖宅。

沈琅拿起悔了的棋子,正要在下,余光瞥见了沈星眠。

“哟,闺女来啦?”

沈琅惊喜的站起来,脸上被火灼伤的伤疤随着他的笑容抖动起来,在恐怖之余多了几分滑稽。

林思鹤也看见了沈星眠,他的头发已经尽数白了,一双和林琛极为相似的鹰眸带着睿智的光亮,打量着这个已经一年未曾踏足祖宅的女人。

林思鹤没有说话,单单只是看了她一眼,她就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被他看穿了。

京城林家的掌权人,果然名不虚传。

沈星眠稳了稳心神,踏上台阶,走到了二老旁边。

“爸爸,林伯伯。”

沈星眠乖巧的漾着笑,礼貌的问了声好。

沈琅却耍起了小孩脾气,把手里的棋子洒在棋盘上,吹胡子瞪眼睛:“你还记得我这个爸爸呐?都一年多了,也不回来看看我?”

沈星眠尬笑,知道沈琅不是真的生气,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亲情在她的认知里极为淡薄,她不知道一个正常的家庭,作为女儿,她该怎么撒娇讨好。

看沈星眠不说话,林思鹤连忙打圆场,拉了拉沈琅的袖子:“星丫头才回来,前几天又差点丢了小命,你发什么脾气?”

“她丢了小命,刚好她老子也要死了,老子刚好去地府找她个小白眼狼算账。”

沈琅说着气话,又偷偷的看了眼沈星眠,确定她已经安然无恙了,才又放下心来。

“少说气话。”

林思鹤佯装生气的朝沈琅怒斥一声,然后拉了拉身旁的椅子,朝沈星眠笑道:“星丫头,快坐。”

“嗯。”

沈星眠冲林思鹤感激的笑了笑,坐在了林思鹤和沈琅中间的软椅上。

她这才发现,沈琅的左手背上,还留着留置针的针头。

“爸爸,你的身体……”

沈星眠欲言又止,生怕又惹了沈琅。

“你老子没事,那些医生一天到晚吓唬人,说什么肝硬化,要老子少喝点酒。这不喝酒怎么活?尽放些狗屁!”

沈琅提起这件事就一肚子火。

“你还真别不服老。你要是死咯,可就看不到星丫头结婚咯。”

听到林思鹤将话题扯到她的婚事上,沈星眠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此刻也难免觉得尴尬。

沈琅瞥了眼沈星眠尴尬的脸色,幽幽叹了口气:“闺女,你在外面也闹够了吧?该是时候回来办点正事了。你也知道你老子身体不好了,你总不能让我带着遗憾去找你妈吧?”

沈星眠无语,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琅和林思鹤面面相觑,就在以为沈星眠又会婉拒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我同意结婚。”

二老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大声问道:“当真?”

“嗯。”

沈星眠点点头:“但是,我还是想完成我的事情。”

原主天天都想成为娱乐圈顶流,完成她妈妈的梦想,她有义务替原主完成梦想,而且林琛说过,不会干涉她的事情。既然无法逃脱,那就面对吧。

听到沈星眠的条件,沈琅明显愣了一下。

他有些泛白的嘴唇蠕动,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女儿:“你妈在正当红的时候嫁给了我,甘愿成为家庭主妇,这就证明,嫁给一个好男人,比在外面闯荡要强多了,你又何必非得执着要进娱乐圈呢?”

想起亡妻,沈琅浑浊的双眼也忍不住闪起了泪花。

“正因为妈妈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所以婚后她相夫教子,但却过得并不开心……爸,这是我的条件,如果你不同意,这个婚,只怕是结不成了。”

沈星眠的话里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让沈琅和林思鹤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沈琅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外闯荡的一年时间里,她好像变得有主见多了,不再是那个只会撒娇痴缠的小女孩了。

“我同意。”

身后突然传来林琛的声音。

沈星眠回过头,看到在天台门口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的林琛。

晚风吹动他额前的碎发,略略遮去了他眼中的光芒,让沈星眠看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林琛迈开长腿走了过来,在沈星眠身旁立定:“既然这是沈小姐的梦想,我自然尊重沈小姐的意思。”

月光将林琛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落在沈星眠的身上,林琛带来的压迫感,让沈星眠的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这个林琛,是铁了心要和她结婚不成?

看林琛都不反对,二老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既然阿琛同意,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准备操办婚礼了?”

林思鹤笑呵呵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准备婚事了。

“林伯伯,您不是一向不喜欢铺张浪费么?既然这样,那就干脆一切从简吧,我和林琛找个时间去领个证就好了。”

沈星眠说道。

两位老人得偿所愿,只怕会将这场婚事办得举国皆知。要是让人知道她结婚了,她还怎么去娱乐圈混?

“这……这是不是太委屈你了?阿琛,你觉得呢?”

林思鹤问。

林琛看着沈星眠笑得风光霁月:“一切依沈小姐的意愿。”

“不请媒体不办酒席。”沈星眠又提到。

“可以。”林琛依旧笑得无害。

沈星眠语塞,一双贝齿咬得吱吱作响。

……

沈星眠看着手上的红本本,结婚照里,两个人穿着白色衬衫,男才女貌,但不同的是,两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一丝笑意。

她还以为从她同意结婚,最少还得过十天半个月才会去领证。没想到第二天,林琛就将她带去了民政局,拍照签字领证,一套下来不过花费了十分钟的时间……

“草率啊草率!”

沈星眠捂着脸,发出一阵哀嚎。

她万万没想到,穿越过来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去结了个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