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5章 仙界亡命徒

竹南烛 | 发布时间:2021-11-01 | 阅读次数:7386

灵婴紧跟而后,对她穷追不舍。边追边已发出“呵呵呵……呵呵呵……”的笑声。帝倾君顿感惊悚恐怖,脑袋嗡嗡乱响,双脚不听支使,残存的理智催她赶快喊玄棺救急,可由于心中太过未知的恐惧,她嘴唇爬动,喉头发紧,急得眼泪都飙出了也没喊出话来。灵婴只会觉得好玩儿,肆一边追一边发出“呵呵呵……呵呵呵……”的笑声。。...

灵婴紧随其后,对她穷追不舍。

一边追一边发出“呵呵呵……呵呵呵……”的笑声。

帝倾君顿觉惊悚,脑袋嗡嗡乱响,双脚不听使唤,仅存的理智催她赶紧喊玄棺救命,可由于心中太过恐惧,她嘴唇蠕动,喉头发紧,急得眼泪都飙出来了也没喊出话来。

灵婴只觉得好玩,肆意追逐,把帝倾君吓得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

女人眼见情况不对,正欲开口阻止。

这时,帝倾君哑着嗓子大叫一声:“玄棺——”

玄棺“嗖”一声拔地而起,地面上的女人吓得三魄不见七魄,又怕自己女儿出事,起身急追了几步。

却见天空中,一抹白色的身影直接撞入棺盖刚挪开一半的玄棺中。

因为高速撞击,玄棺在天上转了好几圈才稳定下来。

灵婴一脸不解地转头看了妈妈一眼,只见妈妈一脸震惊,要说的话哽在喉中,欲言又止。

片刻后,玄棺落地。

灵婴见母亲无恙,便没着急回去,反而去敲棺材找帝倾君,她连哄带骗道:“姐姐,出来玩呀!”

这个姐姐好好玩,会飞!

飞得还比她快!

好好玩的样子……

玄棺的棺盖压得紧紧的,棺身被帝倾君的意念强行控制,盖得严丝合缝。

玄棺反抗无果,便在心里疯狂嘲笑她。

堂堂仙君,竟然怕鬼!简直笑死个玄棺!酷酷酷酷酷……

灵婴围着棺材转了一圈,边敲棺材边喊帝倾君出来玩儿,期间还尝试用手掰开棺盖,奈何力气太小,没打开。

帝倾君躲在棺中发抖哆嗦,躬身趴在玄棺中,把自己缩成一团。

玄棺心里一酸,突然闷声不说话了。

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怕鬼吗?谁规定仙君不能怕鬼的?

可她不是别人,她是帝倾君啊……

那个一夜斩尽芍山恶鬼,单杀叱咤人鬼两界三大绝命鬼王的帝倾君。

她道法深厚,学识渊博,宗门地位无人能及,乃无极仙宗大长老首徒。

她没死前,曾霸无极宗百人榜榜首八年之久,亦是各派弟子公认的仙门大比中最难缠的对手之一。

人称霜风渡月帝仙君。

正因如此,她被人暗中针对,她被追杀那一日,竟无一正派人士出手相助。

其实很多人看到了。

可他们都以为以帝倾君的地位名气,没人敢拿她怎么样,所以他们选择视而不见。

多少人想看她被拉下神坛?

他们看着她被围攻,看着她被逼入石洞。

哪怕有人曾经动摇过,想要帮她,可最终还是没能抵过同伴的劝阻。

恶人团伙太强了。

他们面目狰狞,怒火滔天,恨她多管闲事,恨她坏了他们的大事,光天化日叫嚣着要她的命!

当时帝倾君手里还掌握着修仙大派见不得人的把柄,有的是人想杀她灭口。

更是有嫉妒者和小人混迹其中,与那些盘根错节的黑恶势力拧成一头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要取她性命。

那一战,帝倾君冷静得可怕,她边战边退,诱敌深入再一举歼杀,杀完就利用地形优势藏起来,待恢复一些体力后再出来放饵诱敌……如此往复循环,不到一个时辰便让敌人折损了百数人。

越级斩杀、以一敌多、一刻钟一个连环困杀阵……她以指为笔,心血淬符,一杀一大片。

她手持灵剑,身形如电,所过之处,人头滚落,积尸如山,自爆灵器,炸死扎堆者无数。

单攻,死路一条;群攻,也死路一条。

洞内厮杀哭喊声震天,一群恶人不惜代价狙杀一个冷静的亡命之徒,最后却被生生被逼到绝望……

部众弟子杀不了她,就换堂主长老上,什么江湖道义以大欺小?赶紧派些高手来把帝倾君弄死才是真的。

事已至此,血仇早已结下。

不可能和解的。

他们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她手上还有他们的把柄,这么强的仇敌,若放任她成长,必成大患。

更何况放虎归山,引来大虎,谁去对抗仙门第一宗镇派大宗师姜暝?

要是等她师尊来了,全部人都得死。

届时挑起两大仙门对立,上头的人也会叫他们生不如死。

大家都要活命,只能拼命杀了对方。

先前派出去杀帝倾君的弟子门徒死伤无数,后来在派人增援的情况下还折了两名堂主。

眼见战局快要控制不住了,幕后之人才让凌霄宗外门长老带着宗门至宝玄棺秘密来援。

帝倾君对仙门道法的造诣已经到了炉火纯青、半步登峰造极的地步,她那日用的都是正宗的仙门道法,没有一招半式野路子。

难以想象……如果帝倾君的师尊没有一心将她培养成一个根正苗红的仙君,或者她再去偷学点什么禁术……后果不堪设想。

七尺白衣尽染血,一剑屠戮兖石丘。

真正的帝倾君,心中供着佛,却也藏了魔。

那尊佛还是她师尊扶上去的,如果有一天佛被人推倒了,那情况可能比兖石丘亡命之战惨烈千倍百倍。

所以,别动她的道心,别拉她下地狱。

不然地狱会空,鬼会跟着遭殃。

也不知道枉仙尊从哪儿捡回来这么个徒弟,真是……真是……

冰寒刺骨为霜风,温润如玉为渡月。

她死之前,没有人想到她会死,包括她的师尊。

她死之后,没有人觉得她还能回来。

可现在……

她不记得从前了,连个小鬼都怕……

……

把恩人吓成这样,女人深感歉疚,拉过自己女儿向她道歉。

这时,灵婴懵懂地问:“妈妈,姐姐是不是怕我,所以不和我玩儿……”话尾还带上了哭腔。

这……

帝倾君心中惊惧万分,一些陌生的记忆碎片趁机侵入她的意识。

她发出一声嘶声尖叫,身上黑气大盛,无数裂纹在瞬息间复活,狠狠扎进玄棺中,玄棺“刺啦”一声痛呼。

灵婴被吓退,跑回去躲进女人怀里。

她对世界是有认知的。

她知道帝倾君想要超度她,可她不想离开妈妈,她好喜欢妈妈。

她还知道是玄棺将她复活,所以她畏惧玄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