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4章 逆向救援

竹南烛 | 发布时间:2021-11-01 13:58:42 | 阅读次数:16180

玄棺经过她身边时,抛出来一条粗麻绳绑在帝倾君腰上一拉,她便被带进棺盖上,接着带着她飞快奔逃,没几秒就消失了在了夜色中。神魔几个晃身回到医院的窗前,所过之处,只留残影。他一身黑衣,身形矮小,背对着众人抬右手,淡淡道:“不需要追了。”“跑这么快,是魔神几个闪身来到医院的窗前,所过之处,只留残影。。...

玄棺经过她身边时,抛出一条粗麻绳绑在帝倾君腰上一拉,她便被带到棺盖上,然后带着她飞快逃窜,没几秒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魔神几个闪身来到医院的窗前,所过之处,只留残影。

他一身黑衣,身形高大,背对着众人抬起右手,淡淡道:“不用追了。”

“跑这么快,是个高手。去查查揽星阁最近有什么异动,尤其留意下有没有能力突出的新人。”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像以铁杵磨砂时发出的噪音,难听得不行。

偏偏魔神自己觉得好听,故意放慢了语调,好让别人听得更清。

他没事时就端着气定神闲的姿态,故作高深;有人的时候就假意温柔,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世界上装的人多了去,但装到自己都信以为真,入戏太深,做着魔鬼般的勾当还把自己奉若神明的,世间少有。

凌晨三点半,帝倾君白衣蹁跹,脚踩一顶血红的玄棺在夜色中极速飞驰。

她眼神锐利,一脸怒容,但为了棺中之人只能先忍着。

她怕逼急了玄棺,它直接把人吃了。

玄棺落到一个空旷破旧的废球场上,吐出一个血迹斑斑脸色苍白的女人和一团刚成型的血肉。

女人悲痛欲绝,绝望咆哮着,哭得撕心裂肺。

那团血肉被浓郁的黑气包裹着,血气和着黑气充斥弥漫在离地一米的空中。

玄棺棺盖半开,一缕黑气从里面蔓延出来,接引着漂浮在空中那团黑红的血气。

“不行啊,我救不了她……帝倾君,你还记不记得什么有用的仙术?”玄棺道。

这时候,女人哭着磕头求她。

帝倾君懵了,仙术?救人?她曾经会这些吗?

她面色紧张,双臂僵硬地垂在两侧,手掌向前,嘴唇微微颤了下,眼睛急眨了三次,无助道:“……我不记得了。”

她将过往全忘了,却依稀记得自己还有个仙君的身份,这种情况,她该有办法的……

她该有办法的……

她努力一想,果然想起了些重要的片段,但往深了去,那些重要记忆却被一团团血色和黑色的迷雾困着,她一碰脑袋就像要炸开一样。

帝倾君捂着头一下子窜坐到玄棺边上,手紧紧抓在棺盖强,红这眼眶问:“救人!……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玄棺“刺啦刺啦”两声,烦躁道:“只能救大的。”

两个女人,一个瘫坐在一边哭得窒息绝望,一个跌坐在它身侧捂着头努力回忆丝毫不亚于现状的惨痛记忆。

玄棺见此,直接慌了神。祖宗!现在可不是想起过往的时候!

为了医院抢回来的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她还真打算不顾自己魂体虚弱,强行苏醒记忆。

“别别别!帝倾君,帝祖宗……让我试试……我行的!我可以!”玄棺急道。

不知什么时候,女人踉跄到帝倾君旁边跪下,恳求道:“仙人帮帮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帝倾君脸色惨白得像一只魂体即将消散鬼,跟眼前受尽磨难的女人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她刚刚在记忆中看到了什么?

她被人追杀,逃无可逃,避无可避,数十种兵器瞬间刺穿她的身体。

有人用异火焚她……

她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被人堵在一个漆黑冰冷的石道中焚杀了。

那些一晃而过的画面恐怖又真实。

她一遍又一遍在心里安慰自己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可理智却告诉她,那些是真的。

帝倾君揪着心脏剧烈喘息,低垂着脑袋掩饰情绪,一抬头才发现她眼眶早已红了大半,脸颊上还挂着两行清泪。

女人看她这个样子,也是愣住了。

她感激之余,仍不忘求帝倾君救救她女儿,女人满是心酸和无奈,哽咽着求她:“求仙人发发慈悲……救救……我的孩子吧。”

她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甭管帝倾君是人是鬼,只要能她孩子的命,那就是神仙。

女人怀了男朋友的孩子,她母亲却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打听到魔神包治一切叛逆,便软硬兼施,连拐带骗把女儿送进去治疗。

所以她在吃了魔神一记雷鞭后被送去做强制引产。

帝倾君看她如此凄惨,却是不忍拒绝,怜惜道:“我……试试……”

说罢,她左手后四指由右手中指与食指间伸直通过,手心向上结出一个印,往生咒脱口而出。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岂料玄棺施救的手法与帝倾君相背而行,她欲渡亡魂往生,玄棺却想化婴灵为凶。

往生咒一出,一下子就激怒了空中的灵婴。

玄棺一边加大黑气传输,一边夸赞:“帝倾君,干得好啊!”

帝倾君直接黑了脸。

怨气滋生恨意,恨意激出灵婴强大的求生欲。

玄棺原本顺着黑气渡着少量的生机,被帝倾君这么一刺激,灵婴反客为主猛吸走一大团黑气和生机。

离地不高的空中,灵婴血肉重凝,强势剥离黑气,露出了真面目。

她肤白如雪,漆黑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表情略显无辜,乌嘴唇,头顶的软发扎成两个羊角,穿着杏花粉的毛线针织小裙子。

灵婴来到这个世界上很开心,发出一阵空灵的笑声后,朝跪坐在地面上的女人开心地唤了声:“妈妈——”随即朝女人飞扑过去。

女儿没死,女人喜极而泣。

她抱着没有体温的女儿,心中甚是欢喜。

她怨恨过这个世界,恨过母亲,也恨过魔神。

可因为女儿活着,她愿意尝试原谅这个充满罪与恶的世界。

灵婴高兴地围着女人转了几圈,忽然转头看向帝倾君,然后扑棱棱地朝她飞去。

帝倾君心中骇然,眼中浮现出灵婴漆黑幽深的大眼睛和毫无血色的小脸,四肢骨骼僵硬,双手微微发抖。

眼见灵婴果然朝她飞来,她脸色一白,果断地转身就跑。

玄棺见到帝倾君手脚并用、慌忙逃命的样子,棺身震动,“酷酷酷……”地笑出了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