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破碎的小界

竹南烛 | 发布时间:2021-11-01 | 阅读次数:2418

玄棺犟着不说话的。帝倾君笑意吟吟道:“没有用的,我天资聪敏,你能瞒我到几时?更更何况你现在的是我法器,生杀予夺皆由我,你又能犟到几时?”玄棺忍无可忍,随之而来着“砰”一声巨响变大砸在地上,对她破口大骂。它边骂,棺身里的黑气就一劲儿儿地往外冒。帝倾君脸上帝倾君笑意吟吟道:“没用的,我天资聪颖,你能瞒我到几时?更何况你现在是我法器,生杀予夺皆由我,你又能犟到几时?”。...

玄棺犟着不说话。

帝倾君笑意吟吟道:“没用的,我天资聪颖,你能瞒我到几时?更何况你现在是我法器,生杀予夺皆由我,你又能犟到几时?”

玄棺忍无可忍,伴随着“砰”一声巨响变大砸在地上,对她破口大骂。

它边骂,棺身里的黑气就一个劲儿地往外冒。

帝倾君脸上出现了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玄棺骂人时棺身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像极了夏日旧宅里,破败大门不断摩擦门栓的声音。

难听,刺耳,让人烦躁地恨不得立马起身暴力拆掉它,换新的木门。

帝倾君掏了掏耳朵,接着听。

玄棺那叫一个气,帝倾君一介残破魂,当初它动一动棺盖就能碾碎,可谁知她魂魄破碎到一半,命魂里突然爆发出一道白光,直接将裹着她的残魂和它逃逸。

那白光霸道至极,强迫它认帝倾君为主,千年来一直逼迫它养护帝倾君的魂魄。

它就从风光无限的极品玄棺变成如今这破败模样,随便在哪里找口棺材都比它强!

棺身那黑色裂纹的像脉络一样长在它身上,折磨得它痛不欲生。

它被迫日日为帝倾君提供养分。

整整一千年啊!

她要是再不醒,它就得油尽灯枯变成烂木头,最后化为齑粉,消散在天地间了。

玄棺愤恨,千年来也让自己的气息浸染她,如今帝倾君醒了,确有几分黑化的趋势,却不受它掌控。

艹,还不如让她做回耿直善良的小仙君!

早知如此,不杀她就好了,就算杀了,不焚尸裂魂就好了,裂魂就裂了,不用它做收尾工作就好了……

M的,杀个人还要毁尸灭迹,毁尸灭迹还不够,还要用裂魂术把人家变成傻瓜,变成傻瓜也怕人家师父发现,还要碎魂喂邪棺,就特么离谱!

它为什么要受这群憨批供奉?

就是因为他们,它才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

玄棺越说越激动,“刺啦刺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帝倾君冷喝道:“闭嘴!太吵了。”

“挑要紧的说!”

听到玄棺对她死因的陈述,帝倾君感到十分烦躁,怒火蹭蹭蹭直往上冒,这还只是听而已。

很难想象有朝一日,这些鲜血淋漓记忆重新涌入脑海,该会是怎样崩溃的场景。

……

……

这片天域叫繁天。

繁天界有三千小世界,这些小世界大多时空破碎,如无根浮萍漂浮四方,极不稳定,时不时就有一两个小界崩塌。

凡有界域崩塌,必定生灵涂炭,本界生灵无一生还。

天道欲修补,奈何界域太多,分身乏术。

于是从一些小界中攫取生机,创造了最早的天道意志化身——一代系统。

然人类世界太过复杂,无情无欲的系统执行任务时不知变通,常常用力过猛,修补过度,弄巧成拙,从而导致界域崩塌更快。

后来天道吸取失败的经验,创造了二代系统,制定天道规则约束限制,并在二代系统身上留下控制其的天道烙印,要求他们绑定人类宿主穿越时空完成指定任务。

然事情总有意外,二代系统中出了个叛逆的系统,他带着绑定宿主闯入禁渊,擅自剥离天道烙印植入人类灵魂,带着自己的宿主穿越到未知时空探险,从此留下了倒霉的帝倾君受天道差遣……

……

S省,临市。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把临市的夜照得亮如白昼,可光鲜亮丽的皮层下,这座城里的黑暗血腥一点没少。

帝倾君站在临市最高的大厦楼顶,白衣胜雪,墨发飞扬,头上白玉冠换成了一支檀木长簪,眉眼含煞,平添了几分飒气。

任谁知道自己是那种的死法,都不会有好脸色。

她一回想往事就头痛欲裂,难受得紧,只能先缓缓。

记忆没恢复,更多的细节无法判断,玄棺的表述不清不楚,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都死了一千多年了……

此时的她万万没想到,时空与时空之间的流速是不一样的,穿梭时空一千年,不代表在她原本的世界也过了一千年。

……

第一次穿越,她来到的是一个繁华热闹的凡人世界,这个世界之所以界域不稳,是因为出现了凡人世界不该出现的东西——魔神。

没有人知道魔神到底是一个还是一群,只知道它们擅长伪装成正常人混迹在人群中,肆意迫害无辜。

大批藏身于暗处的魔神信徒披着人类的外衣,肆无忌惮地迫害他人。

两年前,在部分有识之士和社会志愿者的组织下,一群仁人志士在魔神出没的地域组织了长达数月的灭魔运动,想方设法、耗尽心力,终于以凡人之力将魔神封印。

谁知魔神能耐极大,竟然金蝉脱壳逃了,留个空躯壳被囚禁,真身早就逃到别处,成功改头换面,继续为祸苍生。

因其魔神擅长使用雷系法术,贴身武器是一条淬了雷的长鞭,所以人送外号“雷电法王”。

那雷鞭威力巨大,普通人被抽一鞭,当场就能丢掉半条命,随后雷电缠身,久久不散。

被抽者痛不欲生,身心受损,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走出被抽的阴影。

可笑的是,这样的人,竟会受到一部分世人的推崇,尊其为“魔神”。

并拜求他帮自己消灾解难、管束叛逆的子女。

帝倾君原以为他会藏匿身形,暗中害人,谁知时隔两年,他竟已经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眼底下作恶了。

这两年,魔神法力大增,已无人能降。

而曾经参加灭魔运动的正义之士大多遭其胁迫,不得不退隐江湖。

一些没退的,也因为得罪了魔神,不得已顶着外人所不理解巨大的压力和魔神不间断的威胁苦苦支撑,哪怕精神濒临崩溃,也誓死不退让半步。

深夜两点,临市某小区。

外面黑云压城,狂风大作,俨然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

街道上的灯黑了大半,只剩下星星点灯的路灯和广告牌还亮着。

帝倾君来到一处视线较好的楼顶,夜风凌冽,玄棺发出难听的“吱呀吱呀!”声,像极了风吹树枝摩擦的声。

大雨很快落下,“哗哗哗哗”的声音不绝于耳,路上不一会儿就有了积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