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土汤圆

| 发布时间:2021-10-29 | 阅读次数:12079

城门口贴着海捕文书,上面画的人像,非常具象,黎洛棠会觉得就凭这样画像抓人,要能把握住那才怪了。但是这与己毫无关系,黎洛棠看罢,就入城了。入城后,黎洛棠照常先找酒店住宿的客栈,牵着马,沿着长街迈步缓缓而行,路上也没禁得住诱惑,买了一包鱼皮花生、一包千层酥、一进城后,黎洛棠照旧先找住宿的客栈,牵着马,沿着长街缓步而行,路上没有经得住诱惑,买了一包鱼皮花生、一包千层酥、一包藕丝糖、一包蛋黄麻花。。...

城门口贴着海捕文书,上面画的人像,十分抽象,黎洛棠觉得就凭这样画像抓人,要能抓住那才怪了。不过这与己无关,黎洛棠看罢,就进城了。

进城后,黎洛棠照旧先找住宿的客栈,牵着马,沿着长街缓步而行,路上没有经得住诱惑,买了一包鱼皮花生、一包千层酥、一包藕丝糖、一包蛋黄麻花。

黎洛棠边走边嚼着花生,突然一个小孩子从她身边嗖地跑过;黎洛棠伸手抓住了小孩头上的小鬏鬏,“把荷包还我,要不然打断你的手。”

“什么荷包?我不知道。”脏乎乎的小男孩矢口否认。

“撒谎的坏孩子,晚上鬼差会来割舌头的。”黎洛棠吓唬他道。

小男孩脸色发白,结结巴巴地道:“你骗人。”

“我从不骗人。”黎洛棠笑眯眯的道。

小男孩眼珠子转了转,把抓在左手中的荷包递给黎洛棠,“荷包还你,不要让鬼差来割我舌头。”

黎洛棠诧异地挑眉,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回了荷包。黎洛棠只当他年纪小,不经吓,没多想就松开了手,小男孩一溜烟地跑掉了。这种小偷抓去衙门,衙门也不会管,她就不多事了。

牵着马继续前行,转弯就看到了福源客栈,黎洛棠走了进去,拐角处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正是那个跑掉的小男孩,他看着黎洛棠进了客栈后,才头一缩,再次跑走。

客栈里,黎洛棠对掌柜道:“要一间上房,马喂最上好的草料。”

“公子打算住几天?”掌柜满脸笑容地问道。

“先住三天吧。”黎洛棠到大一点的城镇,都会住上几日,在周边游玩一番,并尝一尝当地的美食。

黎洛棠在福源客栈住下了,那个小偷儿将这事告诉了他的头目,“绝对是一只肥羊。”

头目在他头上用力一敲,“肥羊肯定是肥羊,可是福源客栈,不是我们能闹事的地方,你找几个小的在店门口盯着他,只要他出客栈落了单,我们就行事。”

“小弟明白。”小偷儿乐呵呵地去办事了。

这一夜,赶了一天路的黎洛棠没有出客栈,吃了客栈提供的晚餐后,让伙计送来了两大桶的热水,舒舒服服地泡澡;水汽中带着淡淡的花香,这个时代男子也爱簪花和熏香,即便她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也不会有人怀疑她是女扮男装。

清风朗月,一夜好眠。

次日,黎洛棠这边一出客栈,在店外盯梢的小偷儿让人把消息传递给了小偷的头目后,就一路尾随。

黎洛棠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个小尾巴,找到路边卖土汤圆的摊子,就过去买了一碗;摊主动作麻利,很快就送上了一碗土汤圆。

土汤圆个大、饱满,收口处留着一小截细尾,看着就象一个个小蝌蚪。外形独特的土汤圆吃起来透着一股咸香,汤圆外皮香糯弹滑、柔软细腻,里面的馅料有冬笋、香干、精肉和葱花,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汤里混着肉末、萝卜干、酱油,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形色俱佳。

吃了两颗后,黎洛棠微微颔首,不愧是游记里记载的美食,果然美味。一碗土汤圆就十颗,吃完,黎洛棠喊摊主过来结账,女摊主拿着抹布过来了,“公子,九文钱。”

路边摊的小吃就是实惠,黎洛棠笑盈盈地掏出铜板付账,她起身要走,却见女摊主欲言又止,眼神还往她身后瞄。

黎洛棠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小摊,继续沿着长街往前走,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跟了上来,唇角微勾,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尾随她?黎洛棠艺高人胆大,没有甩掉跟着的人,而是故意往偏僻的地方走;大街上人多,不方便坏人动手。

等在一条小巷子内,被几个明显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男子拦住时,黎洛棠不惊反喜,嘴里还念叨着:“江湖历练,江湖历练,没有经历,那来得锻炼。”

为免把这些送上门来的人给吓跑了,黎洛棠佯装害怕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要过来,我喊人了。”

喊完了话,黎洛棠有些不自在地撩了下头发,不是专业人士,演技略显浮夸,不过哄骗这些混混应该已足够。

那几个男子发出几声猖狂的狞笑,一个长相猥琐的瘦子更是嚣张地道:“喊,大声的喊,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这城里就没人敢管我们兄弟的事。”

“哦,这么厉害呀!那我得见识见识了。”黎洛棠唇边露出一抹浅笑,杏眸微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小恶魔要作怪了!可那几个男子不清楚,还觉得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红唇齿白的,抢了他财物,再把人卖去小倌馆,又能赚上一笔。

那几个男子做这事不是第一次,默契的都不需要交流,就围了上去。黎洛棠看着逼近的几人,右手一扬,将纸包里的粉尘撒向几人,她自己则向后速退。

几个男子本以为抓黎洛棠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没想到黎洛棠会朝他们撒药粉,虽然他们立刻屏住呼吸,可是黎洛棠所用的药粉,不是不呼吸就行的,只在沾上露在外面的肌肤就会让人发痒。

是的,黎洛棠撒得不是毒粉,是痒痒粉,是她调配出来捉弄人的,现在拿来一用。其实以黎洛棠的武功,要解决这些人很容易,可有更简便快捷的法子,还能让他们更难受,为什么不用?

痒,很痒,痒得几个男子不停地挠,可越挠越痒,越挠越痒,恨不能生出八只手来挠。黎洛棠笑盈盈地问道:“很痒吧?要不要我帮你们止痒呀?”

“解药,快把解药交出来。”有人喊道。

黎洛棠拿出了软鞭,“解药就没有,要止痒就一个方法,那就是拿鞭子抽。”

话音落,黎洛棠动手了,“啪啪啪”一鞭接一鞭,抽得几个抱头打转转,他们到是想逃,可是鞭子就跟长了眼睛似的,准确无误地抽打在他们身上,他们根本就逃不走。

几人鬼哭狼嚎,闹得动静比较大,引来了围观的路人,“是城东力爷。”

“那是什么人,敢拿鞭子抽力爷他们?”

“什么人?胆大包天的人。”

“嗬嗬嗬,估计是力爷想捏软杮子,却不想栽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那人不过是得意一时,后面会吃大亏的。”

“不是猛龙不过江,他既然敢动手,必有所依仗。”

在他们的谈论声中,那位力爷和他的手下已跪地求饶,“祖宗,我们错了,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祖宗,您大人有大量,您就饶了我们吧,就当我们是个屁,把我们放了吧。祖宗……”

“闭嘴,我才不要做你们祖宗,要是有像你们这些不孝子孙,我倒八辈子血霉了。”黎洛棠打断他们的话,忿然道。

力爷等人不敢再多言,一味地磕头,只求黎洛棠能放过他们。黎洛棠知道这种流氓地痞,就算押送去衙门,关上几日,就会被放出来,她懒得这么费事,“行了,别磕了,饶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交足赎身钱,我就放过你们。”

“小的愿给,小的愿给。”力爷有种死里逃生之感,“您要多少赎金?”

“你觉得你这条命值多少?”黎洛棠让他自己定价。

力爷表情失控,他觉得他命值千金,可是拿千金出来,他舍不得。

“有钱没命花,要钱何用?”黎洛棠拿鞭柄敲了敲他的脑袋。

“是是是,您说得对。”力爷欲哭无泪,这真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

黎洛棠笑笑,随便点了个人,让他去买赎金,“给你半时辰,若是不来,我就抽死他们,再去找你,抽死你。”

吓得那人连滚带爬的挤开围观的人群,朝着他们的老窝飞奔。半个时辰后,这人满头大汗地抱着一个漆木匣子来了,“祖、大大大爷,赎金给您,三十万两。”

黎洛棠接过匣子打开,满满一匣子的银票,随意地翻看一下,全是升昌银庄的,“行,第一次做买卖,我就少收点,下回可就不行了,我还会在这里逗留几日,欢迎你们继续找人来与我做生意。”

“不敢,小的不敢。”力爷就算想事后报复,现在也不敢当面表露出来,更何况这位爷手段刁钻,他还是老实点吧,就当破财消灾。

黎洛棠轻笑一声,抱着匣子往外走,围观的人纷纷让路,看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敬畏。

“大大大爷,我们的解药。”力爷弱弱地喊道。

黎洛棠头也不回地道:“回去用盐水擦一擦就不痒了。”

力爷如丧考妣,他浑身都是伤,用盐水擦,这不痛死去啊!哎呀,苍天,这哪里是什么肥羊,这分明是一尊煞神,偏生他有眼无珠自寻死路。

黎洛棠平白得了三十万两银票,不过她没有打算据为己有,侠义者,当劫富济贫。

黎洛棠边走边左顾右盼,她在寻找黎家的标识,在一家玉石店,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标记,微微一笑,走了进去,掏出黎家人独有的玉章,“我要见掌柜。”

中年男子见状,从柜台里走出来,行礼道:“东家公子好,鄙人就是本店的掌柜,小姓孙。”

“孙掌柜好,我有件事要交待你做。”黎洛棠笑道。

“东家公子请随鄙人到二楼。”孙掌柜做了个请的手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