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逼入玄牝门

老松子儿 | 发布时间:2021-10-29 08:23:35 | 阅读次数:13509

唐三并不明白鹿鸣谷正通过着一场血腥血腥屠杀。她独自一人在圣女殿内的石榴园里遛达,身边的石榴花正开得荼蘼,一片艳红美不胜收!唐三却有心去欣赏这璀璨的的美丽。仰视着上空不断地掠过的白色极光,将四周照的白茫茫一片,唐三心里总会觉得心慌慌的不行啊,有不祥的预感如影相随仰望着上空不断划过的白色极光,将四周照的白茫茫一片,小舞心里总觉得慌慌的不行,有不祥的预感如影相随。。...

小舞并不知道鹿鸣谷正进行着一场血腥屠杀。她独自在圣女殿前的石榴园里溜达,身边的石榴花正开得荼蘼,一片红艳美不胜收!小舞却无心欣赏这璀璨的美丽。

仰望着上空不断划过的白色极光,将四周照的白茫茫一片,小舞心里总觉得慌慌的不行,有不祥的预感如影相随。

“难道白鹿族出事吗?”

“不能!巫灵族还有所忌讳……况且,已让翠儿带话给父王,先示弱妥协”

“信该早到了,为什么大王子还没有回信?难道,他真把过去的交情都丢的一干二净了?”

心太慌乱了!还有丝丝拉拉的痛涌上心头,“不行!我得下山回白鹿族去看看”。

“不可!……坏了规矩,怕是大璟阳宫就更不愿再出手相帮了……唉!还是再等两日吧”。

怎么这么难受?小舞内心兀自纠结斗争着,脚步踟蹰不定,几次强压下冲下山去的冲动,最后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让侍女小雯下山去白鹿族,找翠儿回来问话。

巫灵族派来的侍女小雯,早已和圣女是一条心了,她喜欢圣女的平易近人,圣女相对她之前动不动就打她的主子,不知要好上几百倍。小雯看出了圣女的焦急,赶紧应着下山去找翠儿。

小舞心绪不宁地在石榴园内来回踱着步,还是觉得等父王母后探视时,一起商量对策最是妥当,当然更希望大王子成烈看到她的信,能早日帮忙化解白鹿族的烦心事。

一道黑烟滑落,一个身穿玄甲红袍,高大威猛的年轻战将已站立在小舞面前。

在一片火红石榴花映照下,一个白衣飘飘、满身书香气的青葱少女如一枝空谷百合,娴静清雅!那熟悉的如泉水般清澈灵动的眼眸中,分明有夜星在熠熠闪烁!……

宸佑被惊艳到,恍惚了一下,眼中顿时生起贪婪之色。他认出来了,眼前的少女就是圣女---鹿小舞。

见到来人是宸佑,小舞心内疑惑而吃惊,但面上依旧保持着波澜不惊的姿态,她微昂着头,面无表情地睨了一眼宸佑,冷道:“不经通报,将军就直接到此,不知是否持有进山的特令?”。

“没有!”

“没有?……那不知将军到此,所为何事?”

见到浑身透着高贵而神圣不可侵犯气度的鹿小舞,还是一如既往的傲慢,宸佑抿了抿嘴唇,眼睛狠厉地盯看着她,半晌,才冷哼了一下,厚颜无耻道:“本将军当然是专程来探望圣女的喽……哼!圣女,不是在等着……雨露泽披吗?”,“专程”两字被宸佑拉着长音,他的话里充满了挑衅。

“放肆!竟敢没特令就私闯禁地,还敢对本圣女如此无礼,你当真是目无王法!”

小舞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写的信迟迟得不到回应了,原来信已落入巫灵族手中,如此一来,这信怕是要给白鹿族带来灾祸了……

想着自己毕竟还有魔族圣女身份,圣女身份尊贵而至高无上,连魔王在礼节上也需敬重几分,圣女的姿态还是要端的,也只有这样才能镇住宸佑的嚣张气焰。

“嘿嘿,鹿小舞,跟本将军端你空头圣女的架势,你可笑不可笑?……这些对爷都没用!爷要是怕,就不会来了”,宸佑嘿笑着直接揭开了,小舞欲借头衔恐吓他的心思。

“还不快快下山,你若识时务,本圣女可不与你计较!”

宸佑眯着一双如鹰隼般的利目,欺身上来,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小舞的手臂,露出纨绔痞态,阴笑着恶狠狠道:“赶我走?你做梦!……鹿小舞,爷告诉你,从万年前认识你起,爷就想了你万年……想的爷呀,这里都生疼生疼的,快!你给爷……好好揉揉”,宸佑边说边谗笑着,把小舞的手硬压放到自己胸口上,昂着头,斜瞟着小舞示威。

小舞愤然甩掉宸佑的手,怒喝道:“狂徒!真是胆大包天!”。

宸佑又顺势要去抱小舞,小舞轻扭腰肢轻灵躲过,那飘飞的翩翩身姿更激发起宸佑的兴致,他更涎皮赖脸、肆无忌惮地要抓小舞,“嗳,小东西,来吗,让爷好好疼疼你!……你要多少雨露,爷都给你……”。

小舞已被宸佑恬不知耻的话,气得涨红了脸,她挥拳就打向那张无赖的脸,宸佑嘿笑着伸手相迎,两人空手战了三个回合后,小舞祭出长剑与宸佑又战了十几个回合,小舞剑剑只指对方命脉,身形步伐分毫不乱。

看着白衣翩翩的少女持剑在红艳的花树间穿梭跳跃,轻快如一团洁白的云,把宸佑迷的是心旌荡漾!

宸佑想起初见时,那个弄得满身满脸都是泥的大眼睛女孩,也是这样在树间飞掠,以同样的姿态和他对打,但现在却是不一样的容貌,现在的她周身都散发着醉人的少女馨香!

喜爱可以令人难忘,嫉恨更添刻骨铭心!原来他竟把她放在心中,记挂了万年!

看到初长成的小姑娘武功竟还不赖,这真是让宸佑觉得既有趣又满心欢喜,他看重的女人果然是与众不同!

二人在树间追逐着,小舞并不直接对抗,而是利用宸佑的纰漏精准出击,又对抗了十几招,小舞还是被宸佑逼上空中。

一个白衣飘飘、一个红斗篷纷飞,剑气裹着掌风你来我往,斗的是难舍难分。

小舞舞动双手运出七星剑,七柄剑带着凛冽,呼啸着齐齐刺向宸佑。

“嘿嘿,不错吗!小东西,爷喜欢死你了!”

宸佑说笑着,却不敢大意,打出仙障挡住七把剑,持续较劲中,小舞毕竟功力不足,渐渐支撑不住,她的七星剑阵被宸佑最终化解。

失去了在树上的优势,小舞已渐渐不敌,最后只有招架之力,没有了回手之功。

宸佑太想马上占有这个尤物了,他一刻都不想再等,一万年,他等的已太久!想到此,宸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却并不犀利,他也没用大招,宸佑可不想伤着这个即将到手的美物。

宸佑节节逼退着小舞,随着一声“去!”,宸佑推出凌厉一掌,携风带压的掌风击中小舞的胸口,她被击摔在地。

宸佑也飘然落地,眯着色眯眯的眼,嘴角勾着邪恶的笑,一步步走向小舞……

一道黑雾从空中急掠而下,现身挡在宸佑面前。

宸佑定睛一看,是一个穿着黑袍、披着黑斗篷、带着黑色面具的魁梧男子,正冷冽怒视着他,男子浑身发出的凛冽之气,让宸佑都觉得心底生寒。

对这个突然冒出来坏他好事的人,宸佑自是不会放过,他运气一掌打出,面具男周身光华一动,竟直直接住他的掌风,两人拼内力疯狂对峙着,一红一黑两个斗篷随着罡气外放而膨胀飞扬起来,并发出很大的“哗哗……”声响。

僵持了好一会,宸佑竟被逼退了两三步,他不敢再轻敌,祭出自己的长刀,招招致命地砍向面具男,面具男也祭出双剑迎战。

锐气逼人的刀剑之气漫天飞舞,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两人都口中念咒,刀剑上结出道道印法,携风带火,闪烁刺目的光芒,劲力带起的狂风扬起漫空尘土,飞沙走石将周围搅打的是一片狼藉。

二人从地上打到空中,一时难分胜负。

此时,翠儿也赶来,她只看了一眼打斗中难舍难分、奇虎相当的两个男子,拉起满脸气愤的小舞向圣女殿方向飞奔。

“翠儿,你怎么身上有血?出了什么事?”

小舞看见翠儿身上的血,已怀疑可能白鹿族出了大事,她边焦急地问,边挣脱着不想再跑。

“别问,快跑!”

宸佑已经杀上了山,没有时间解释也不用再解释了,翠儿还是第一次霸道地命令自己小主。

“我不走!告诉我,是不是族里出事了?父王母后……”

小舞挣脱开翠儿的手,她从翠儿的急切而阴厉的眼神中,基本上能确认族内定是发生了大事,父王母后及族人必定有危险,她是绝对不能逃跑的。

“跑!”,翠儿咆哮着,不知哪来的力气,硬拖着不肯动的小舞继续往前狂奔。

翠儿没有将小舞带回圣女殿,而是将她强行拉进两仪山一个隐蔽的山洞里,在山洞深处一个刮着飓风的风洞口停住。

这个风洞叫玄牝洞,白鹿族国主会代代口传,说玄牝洞是沟通天与地的通道,里面蕴藏着天机玄理和无穷的神力。因风洞是恐怖至极的地方,没有哪位国主敢尝试这话的真假。在生死光头,小舞的母后只能凭传说,给女儿赌一条生路。

翠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紧抿着双唇,皱着眉,很粗鲁地捏住小舞的下巴,没等惊讶的小舞反应过来,就强行给她灌下了瓶中的液体,翠儿将空瓶狠狠掷在地上,瓶子“啪”地一声碎裂,在山洞中发出很渗人的回声。

翠儿痛苦地凝望了一下小舞,闭上眼,将小舞猛地推进阴风呼啸的风洞里。她自己也回头看了看,带着不舍和担忧之色,也义无反顾地跳进气浪中。

小舞和翠儿被青黑色烟雾的旋风裹携着向上抛去,两人如同两片树叶被狂风卷着翻滚,不知被吹到何方?……

小舞感觉有一些黑色物像刀片一样割着肌肤,风的力量将浑身的骨头都挤压的生疼,她想举起手拨开眼前的一片混沌,却感到手有千斤般重,手所碰触到的都是疼痛和粘腻,她知道自己受伤了,并在流血。

小舞更惊悚地朦朦胧胧地看见,自己的身体正一点点破碎,碎片又一块块剥落,并被狂风卷走……她也隐约看见翠儿在身后的旋风中,慢慢气化并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小小的一团绿色。

能感觉到灵力渐渐消失,自己的五识慢慢消逝,小舞的脑子里越来越混沌不清,在失去意识的最后时刻,她视乎看见慕白正笑盈盈向她走来。

“小舞,过来!”

“你呀,只能做我的小娇妻和我们孩子的娘”

再最后,小舞坠落在玄牝谭边,她成了一只忘记了过去,被打回原身的小白鹿。

话说当日,宸佑在白鹿族大开杀戒,挥刀杀死魔王派来的卫士,私闯两仪山后,冥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他知道爱子宸佑闯下了滔天大祸。

为了保全宸佑和巫灵族,冥纨决定只能继续杀人灭口,他命令屠灭整个白鹿族,连同宸佑留下来没舍得杀的六个美人也一并全部杀光。那日,除了头部受伤被翠儿藏在密室中的鹿小沣、躲在圣女殿逃过一劫的真可儿以及鹿小舞和翠儿,白鹿族全族九百八十八口,都被冥纨父子屠杀一尽。

冥纨伪造了一群黑衣强盗抢劫杀人的骗局,他编造设计的现场场景,正是他想让给圣女做伴侍的好友---真可儿,刻意亲眼看到的情景。

冥纨带着证人真可儿到大璟阳宫,汇报了白鹿族被屠族之事,带真可儿是因为大王子成烈认识她,也会给更相信她。冥纨同时上报的还有,黑衣强盗已被全部追杀干净,以及圣女鹿小舞和侍女翠儿已侥幸逃掉,现正在各处搜寻。

听到汇报,成烈还是火急火燎亲自赶到两仪山,安排几百名魔兵搜查圣女鹿小舞的下落。找了两个月,茫茫两仪山的每个角落都几乎被翻遍,但却一无所获,最后不得不失望而归。

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圣女鹿小舞和侍女翠儿到底去了哪里?她们是死还是活?

对丢失圣女这个结果,魔王父冥嚣是大发雷霆,责冥纨一百魔鞭的看护圣女不力之过,痛斥并责令大王子成烈务必找回圣女赎罪。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鹿族灭族之事慢慢淡去,可怜白鹿一族就这样被飞来横祸尽数屠灭。

话说那个与宸佑大战的黑袍面具男子,他就是二王子慕白临终前,将自己忠实的暗卫偷派给小舞做暗卫的孤鸣鹤,除慕白一人外,再无人知道孤鸣鹤的存在。孤鸣鹤的唯一使命就是暗中保护好她的新主子---鹿小舞。

孤鸣鹤本是无时无刻不在暗处保护着小主,做为影子,他自然知道小主和白鹿族的事。

那日,孤鸣鹤看见白鹿族方向的空中,有打斗的光亮闪烁。见小主正在石榴园内心神不定、忧心忡忡,便决定自己先去看看。

孤鸣鹤亲眼见到了白鹿族人被血腥屠杀!他是影士,为了主子,不到万不得已都是不能轻易显身的。所以,孤鸣鹤只能选择隐身在暗处,帮助小舞的父王和一些白鹿族人迎战。但面对二百多名穷凶极恶的嗜血魔兵,让他不敢大张旗鼓的照顾还是显得捉襟见肘。

发现宸佑不见,他必须先完成保护小主的使命,所以,孤鸣鹤在小舞和宸佑打斗一段时间后,才姗姗回来参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