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四章再遇邻居弟弟

燕子窝的然宝 | 发布时间:2021-10-28 17:50:41 | 阅读次数:1134

季航?她了有半年没再听见这个名字了。三年前提出分手后,顾尔低迷不振过一段时间,后面其他工作忙出来她就再没机会沉溺于之后的伤痛,她从来不报名参加同学聚餐,身边屈指可数的朋友也没人会自讨没趣的跟她提“季航”这个名字。而已林澄怎么会跟季航打出来?印象中林澄始终都是三年前分手后,顾尔低迷过一段时间,后面工作忙起来她就再没机会沉溺之前的伤痛,她从不参加同学聚会,身边屈指可数的朋友也没人会自讨没趣的跟她提“季航”这个名字。。...

季航?

她已经有两年没再听到这个名字了。

三年前分手后,顾尔低迷过一段时间,后面工作忙起来她就再没机会沉溺之前的伤痛,她从不参加同学聚会,身边屈指可数的朋友也没人会自讨没趣的跟她提“季航”这个名字。

只是林澄怎么会跟季航打起来?

印象中林澄一直都是邻家弟弟的形象,季航也是个有修养的绅士。

他们似乎只见过一面,在她家里,顾尔带季航回去跟父母见面,作为爸爸的学生林澄那天刚好也在,林澄似乎刚挨过骂,心情不好,寡言少语的,跟她也没说几句话,更别说对季航了。

顾尔拿着新买的内存条从数码店里出来,姜南笙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尔尔,我在A大看到一个跟你长得特别像的人,似乎是是个美女呢!”电话里传出姜南笙兴奋的声音。

闻言顾尔抬起头,探着脑袋,目光不断在四周搜寻,连姜南笙的影子都没看到。

“你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你?”

“你当然看不到我了……”突然有人在背后拍她肩膀:“因为我就在你背后啊!”

顾尔一惊,猛地回过头,她看着姜南笙那张更加明艳活泼的笑脸,狂跳的心这才渐渐平复下来,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没事吧,吓到你了。”姜南笙扑上来拥抱她一下,扬着明媚的笑容:“前段时间A大播音系的学妹联系到我,说想邀请我帮她们录一期节目,刚好我最近有空,就来回报母校了。对了,尔尔,你怎么会来这儿?”

姜南笙是她之前的室友。

和顾尔一样,毕业后也没有从事自己的专业领域,而是选择挑战全新的配音领域,凭借极有特色的甜美声线,前年也签约工作室,现在也是个颇具名气的配音演员。

“哈哈哈……尔尔,你这段时间的生活真是太精彩了!”

咖啡厅里,姜南笙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眼泪都笑出来了:“你这借口编的,就跟我小时候作业没写完,骗老师说作业被狗狗撕碎一样烂,你编辑会信才是有鬼!”

顾尔端起咖啡,看她一眼,有点担心她会不会笑得嗝屁过去,等她笑完才不紧不慢的说:“她确实不信,我昨天晚上给她发消息,她今天早上才回我,说上午十点来我家帮我修电脑。”

姜南笙又笑了一阵,才握着顾尔的手八卦道:

“不过,我也想问你南宫若羽最后到底和谁在一起了?到底是皇叔,还是将军啊?其实吧,我觉得还是皇叔好,长得帅,专情,还有钱,医术卓绝,就连那一头白发都白的那么风骚,简直就是完美男神啊!”

没错。姜南笙也是众多书粉之一。

而且还跟大多数人一样是皇叔控。

顾尔不说话,姜南笙就跟小猫似的蹭着她的手撒娇:“尔尔,看在我们那么多年的情分上,剧透一下嘛,就一下下,我保证不对外人说!求你啦!”

顾尔微囧。真不是她故作神秘不肯剧透,上周新连载剧情刚发布,赵女士就发信息来问过这个问题,她回答的也是这三个字“不知道。”

剧情后面会怎么发展她真的不清楚,如果她想明白了,也就不会出现如今拖稿的局面。

故事进行到现在,随着女主角的形象越发鲜活,她似乎有了自己思想,就算是顾尔这个创作者,也不禁开始怀疑她一开始设定的方向是否正确。

“南宫若羽”,太尉嫡女,曾因才情出众而名动天下,后遇家国变故,随父兄上战场,斩杀敌寇,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英雄。

顾尔实在想象不到就这样一个巾帼英雄,仅仅是为了一个男人困在后院的样子。

这并不符合“南宫若羽”的个性。

告别姜南笙回家的路上,顾尔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该让南宫若羽选择谁?

许是她思考的太过专注,连自己被人盯上了都没发现。

等到顾尔察觉到的时候,那两人已经横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了。

顾尔眨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抬眸就看到离她不远处的梧桐树下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

明媚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在他身上,他身材高大,穿着简单的黑白运动衫,黑色棒球帽倒扣在脑袋上,脸上挂着温暖的笑,顾尔竟一时有些心悸。

长开了的林澄,除了从“小帅哥”变成了“大帅哥”,五官变得更加立体、个子也猛窜了一大截外,变化不算大。

可多年未见,顾尔还是生出些许不敢认的窘迫来。

她上前走了两步,试探着问:“是……林澄?”

林澄看着她,笑了,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顾尔,好久不见。”

可当他瞥见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掏出匕首冲顾尔扑过去的男人时,他又很快不笑了,眼底陡然结成寒霜。

两个健步挡到顾尔身前,紧接着顾尔就感觉腰上一紧,她被人紧紧护在怀里。

林澄一脚踹到男人胸口,男人登时被踹飞了出去。

顾尔被这一系列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等她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林澄已经呈“保护者”的姿态,单手搂住她的腰,跟另一个爬起来的男人打了起来。

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她感觉到了林澄壮硕的胸肌和里面疯狂跳动的年轻心脏。

“怦!怦!怦!”

一声一声砸在顾尔心上,不习惯和人亲密接触的顾尔瞬间浑身紧绷。

距离是不是太近了?

林澄带着她往旁边躲了一下,顾尔无意间碰到林澄紧实的腰线,双颊滚烫,她不安的抬起头。

头顶的阳光刺眼,从顾尔的角度,她只能看到林澄完美的下颚线和凸起的喉结。

身量的差距和保护者强硬的姿态,顾尔猛然惊觉,林澄已经长大,不再是她印象中那个瘦弱、需要保护的小男孩了。

这个认知,让顾尔不禁有些失落。

不远处警鸣声响起,车上下来的两个警察将两个人铐走,简单询问了两句,将人带去了警察局。

“你受伤了!”

警察离开后,顾尔抓过林澄的右臂,发现他右臂上方有个两厘米的刀口,应该是刚才不小心划到的。

林澄一愣,猛地抽回手背到身后,欲盖弥彰的笑着说:“没关系,一点儿小伤。”

顾尔看着他叹了口气。

这人从小就这样,受伤了喜欢藏着从不往外说,这么多年这毛病还是没改。

记得他小时候有次脚踝都肿得跟面包一样了,还强忍着不说,如果不是她见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把人送去医院,估计他那条腿肯定得落下毛病。

因为有十万的存在,顾尔家里收拾的不算整洁。

刚打开门,顾尔发现自己的烟粉色bar不知何时躺在了门口。

这要是被林澄看到了……

不行!坚决不行!

顾尔慌乱地拍了拍脸颊,不等林澄进来转身猛地将人关在外面。

被关在外面的林澄一口雾水,扣门喊道:“……顾尔?”

“稍等!马上就好!”

顾尔背靠着门,怒视摇着尾巴从卧室出来的“罪魁祸首”。

二话不说捡起地上被乱丢一气的内衣,用T恤包住抱进卧室。

确定屋里没有其他有碍观瞻风的东西后,才深呼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头发拉开门,微笑着看着林澄:“不好意思,刚才十万把家里弄得乱糟糟的。呃……快进来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