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远星城旧事

蓝羽是大画师 | 发布时间:2021-10-28 | 阅读次数:13629

“蓬莱同渺渺~天地共悠悠…”远处有一个乞丐像的人口中作赋,抬头一看他几步就到了山脚下,他往左右手吐了口水,仰天大笑几声,他姿态非常灵活四肢用片刻就到了山顶,他躺在吹冷风左手支着头,衣衫不整,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优哉游哉的晃。他慢悠悠的左手自怀里摸出一张纸,抬头一看他慢悠悠的左手自怀里掏出一张纸,只见三两下折了个飞鸟儿,一口气呼出去,鸟儿振翅欲飞,乞丐急了,怒喝“停下,谁让你飞了!老子要睡觉了”。...

“蓬莱同渺渺~天地共悠悠…”

远处有一个乞丐一样的人口中吟诗,只见他几步就到了山脚下,他往左右手吐了口水,狂笑几声,他姿态灵活四肢并用片刻就到了山顶,他躺着吹风一手支着头,衣衫不整,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晃。

他慢悠悠的左手自怀里掏出一张纸,只见三两下折了个飞鸟儿,一口气呼出去,鸟儿振翅欲飞,乞丐急了,怒喝“停下,谁让你飞了!老子要睡觉了”

天上没太阳,没月亮,周围渐渐昏暗,暮色侵蚀。乞丐笑骂道:“痴儿啊…痴儿…愚蠢至极!”

又有些自怜自艾,自己何尝是个聪明人。看不透,看不破。

“隋玉啊隋玉,半生风波,家破人亡,妻死子亡,为了什么狗屁修仙!你不是人啊!”

他嗤笑着,沧桑的脸庞赤红双眼饱含热泪,悲惨的神情,凌乱的发丝。衣衫褴褛的样子哪还像个人样?

此时,白色的纸鸟趁机挣脱,一头冲下去,他依旧恍惚着不理不睬。

此刻脑中不由又想起来一些旧事…

十年前

远星城

闹市内,陆隋玉从小楼里逃出来,藏到人群里,把玩着一个玉瓶,一雪白的纸鸟落在肩上,翠绿色衣袍不染尘埃,腰环碧玉,头戴玄武冠,满脸春风得意:“什么神仙丹药,公子我略施小计便得到了。小白,你再去探一探~”

纸鸟扭动着身子,展开翅膀悄然离去。

陆隋玉也不敢回家,蹲在杏花楼一家花楼里,一个女子陪着他,他拿着笔,桌上铺着一张雪白的纸,沉思良久,耍无赖的躺下了,女子无奈的道:“叫你为我写幅字,倒是为难住你了?”

陆隋玉笑了几声,趁机躺到她的怀里,端详她片刻:“你舞剑给我看,好不好?”

隋玉笑了几声,趁机躺到她的怀里,端详她片刻:“舜华,你舞剑给我看,好不好?”烛火摇曳,夜风吹动着女子的发丝,室内隐约听见花楼里丝竹声声,姑娘的娇笑声,香味,吟诗声,楼外的迎客声。

舜华微微一笑站起来,小丫头已经机灵的递了双剑过来,舜华接过剑,隋玉懒洋洋的盯着她,只见她手持宝剑,在烛火里,在香味里,在风中,起了个势,开始舞动双剑。

只见她双手微微一震,腾空跃起,身轻如燕,剑光闪闪,与一袭青衫相映成辉。腰肢随着雪白双剑后仰,扭转,晃动。腰上丝带随风飘荡猎猎作响,仙气十足。

隋玉不由得直起了腰,细细看着。小丫头在屏风后面也偷偷看着,不由自主觉得十分惊艳。

此时,她回首一笑,剑抬起,寒光印着杏眼桃腮,望着隋玉口中唱道:“今夕何夕兮…”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隋玉看痴了,也不由轻声附和着吟唱。

一对少年男女的影子印在窗纸上,朦朦胧胧,缠缠绵绵,时分时和。

显得此刻夜色分外温柔,空中明月温和的望着这对影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