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四章 大军进城

谁与为偶 | 发布时间:2021-10-14 19:25:35 | 阅读次数:19977

楚之先祖出自于帝颛顼高阳,因不服气周,以凤鸟为图腾,尊凤凰,称其火神祝融后。郢城城池选地西北空阔广阔无垠之地,地势平坦视野开阔视野开阔,占地面积极广,东南为山,靠山依水,全城为方形,惟有四个城角略加弧状,方城外深挖壕沟以作护城河,城东南方向改建有一瓮城,可攻可守郢都城池选地西北空旷无垠之地,地势平坦开阔,占地极广,东南为山,靠山依水,全城为方形,唯有四个城角略作弧状,方城外深挖壕沟以作护城河,城东南方向扩建有一瓮城,可攻可守,是郢都对外最重要的一座军事战略防守城池,建城之时,方城东南面还设有两座水门,引东城外的长湖之水入城中为龙河,既可作城中用水,亦可作护城河道,建成之后,整个都城历经几代国君扩建成为如今整个西南区域乃至中原最大最繁华的都城。。...

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因不服周,以凤鸟为图腾,尊凤凰,自称火神祝融之后。

郢都城池选地西北空旷无垠之地,地势平坦开阔,占地极广,东南为山,靠山依水,全城为方形,唯有四个城角略作弧状,方城外深挖壕沟以作护城河,城东南方向扩建有一瓮城,可攻可守,是郢都对外最重要的一座军事战略防守城池,建城之时,方城东南面还设有两座水门,引东城外的长湖之水入城中为龙河,既可作城中用水,亦可作护城河道,建成之后,整个都城历经几代国君扩建成为如今整个西南区域乃至中原最大最繁华的都城。

巍峨高达二十丈许的铜雀台,正是瓮城以北延伸出去的弧状城楼。

城楼上,黑帛上以上贡的五色夏翟的羽毛制成的楚王黑凤旗,旌旗招展,飘荡在天际,每当将士出征,凯旋,皆会于此台上祭祀天地,以美酒迎送。

今日,大军入城,楚王因身体不适,委任百官之首的令尹,率文武于铜雀台上犒军。

铜雀台上,设祭坛,四周灵子捧杯而立,王卒列阵相迎。

吉时至,钟鼓齐鸣,乐师高奏凯乐,歌者高唱凯歌,女巫男觋齐跳巫舞,以祭神灵。

大祭祀登上祭台,净手焚香,奏告天地、宗庙、社稷、岳渎、山川、宫观及在京十里以内神祠,高声宣道:“引献俘。”

芈凰站在台下,双手高举过头顶:“献!”

“献!”

城楼上,以杨尉为首,五位旅帅一一打开身旁的大木箱,献馘(馘,即作战时杀死的敌人的左耳割下,献俘时作为计功邀赏的凭证。)于祭台之下,交由令尹检阅。

城楼下,五千凰羽卫闻之,将所带回的一千庸国贵族俘虏捆绑押解于城楼之下,进行献俘之礼。

芈凰三拜天地,跪地向祭台上的老祭司奏告此战:“楚之第九代嫡长女,凰,呈禀吾王,历时三年,楚征伐庸,执兽(首领)四人,获聝(馘)近十万,俘庸国公族容成氏一千人,及车、马、牛、羊、青铜器,数以千计,今献于王,并告于国中上下,请王心安!”

身后五千将士随后同样三拜,跪地向祭台方向奏告捷报:“五千凰羽卫代十万楚国将士呈禀吾王,楚征伐庸,执兽(首领)四人,获聝(馘)近十万,俘庸国公族容成氏一千人,及车、马、牛、羊、青铜器,数以千计,今献于王,并告于国中上下,请王心安!”

芈凰位列第一,与五位旅帅,一同解剑再度单膝跪地,领台下五千凰羽卫一同道:“吾王万年!楚国战无不克!”

国人淳朴,只要有一人对他们说:“楚王姬乃楚国图腾凰鸟浴火重生转世,得她相佑,楚庸之战大捷,三年大旱丰收。”

这些本就是事实,只是人为的加上神灵传说,信巫鬼,重淫祠的底层楚人会更加相信,并且口口相传。

此时,铜雀门楼下,早已是人山人海,郢都的百姓几乎全聚于此,翘首以待,只为见一见这位凰鸟转世的楚王长女。

当楚国百姓们闻之如此山倾海啸一般的呼声时,虽还没有见到城头上的女子的英姿,却已经激昂澎湃,一同山呼。

“吾王万年!王姬千秋!楚国战无不克!”

夹杂在万民之中,有三个身披狗皮披风遮盖面貌的女子,相低头视一笑,说道:“走吧,任务完成。”

“嗯,我们都快回去。”

“免得被宫人发现!”

三人若浪里锦鱼。

逆着人潮汹涌向着城中最高的高台楚王宫悠游游去。

城楼之上,令尹子般领着百官袖手而立,遥望此五千将士,虽兵不在多,却军号震天,可比数万军容,亦心生万千豪气。

他楚国当如此傲视列国群雄,征战天下,一统八百诸侯,登人间至尊之位。

老而深沉的目光,缓缓落在台上赫赫金甲披身,御剑还朝的女子身上,只见她明眸微沉,容颜肃立,以铜冠利落地束着马尾,不似寻常王室诸姬,柔弱无依,反是一脸肃穆英气,不输男儿,颇有武王之气概。

不禁心生惜才之心,真真我荆楚好女。

只是一想到其子若敖子琰,复又拧眉,暗道:若她不是王姬该有多好,他堂堂令尹嫡子就算娶一寻常女子又何妨?

身后有礼官高声宣道:“令尹代君赐酒。”

闻声,令尹子般上前,接过爵杯高声道:“大王命子般率百官以琼浆清酒,犒劳王姬及五千将士。”

“诸位请饮!”

百官依言纷纷捧杯长拜:“诸位请饮!”

白衣灵子齐齐上前,以一双小手高捧大杯美酒献于凯旋将士:“将军请饮!”

城楼下万千百姓自发高呼。

“王姬请饮!将士请饮!”

芈凰双手捧过,也不做那斯文状,大口饮就,须臾倾杯而滴酒未剩。

五将亦是如此,城楼底下五千将士亦是。

只见五千军士,上万臣民与她同庆,芈凰心生豪气,飒然大笑:“哈哈哈哈!……凰,谢父王今日赐此琼浆御酒以壮我楚军之魂,今生定为吾楚国粉身碎骨,有如此碗。”话毕,双手掼于地,海大的陶碗碎一地。

“哈哈,大王姬身为女子都能如此,我霍刀一介粗人,怎能不甘脑涂地!”霍刀捋着一脸络腮胡子,捧碗大笑。

司剑亦是一脸自豪地看着自家王姬:“女将司剑,誓死效忠王姬,效忠大王!粉身碎骨,有如此碗!”

“惊风,誓死效忠王姬,效忠楚国,有如此碗!”年轻坚定的目光却是穿过令尹身后,落在一身黑色少师官服的子琰身上。

“杨尉誓死效忠楚国!”

“我欧阳奈亦是!”

“凰羽卫誓死效忠大楚!”

五将及五千将士一同发誓效忠,齐齐大力掼杯于地,五千杯盏同碎于地:“哗啦啦”的破碎声响彻云霄,豪气干天。

百官齐齐见之,皆为之肃容。

百姓齐齐见之,皆为之自豪。

此真乃楚国之雄师,若有百万,定能扬我楚国之威名。

“哈哈!壮哉!”

“王姬真乃我楚国宗室表率,巾帼不让须眉!”

令尹子般缓缓抚着额下青须,满意地扫视而过嫡子培养出来的凰羽四将,都已位至旅帅,高兴地抚掌大笑,为自楚国沉沦楚庸大战三年后的第一次大捷,为楚国这些新生的济济人才而悦。

站在高台上的祭司大人,命大祝小祝下到城楼,一一命人向楚国列王,至高神东皇大一,献上俘获的庸国贵族俘虏,青铜器具以及车、马、牛、羊、粮食等不计其数的一车车战利品,然后面向太庙的方向焚香奏告:“庸国之战,每战攻无不克,战无不捷,实乃东皇大一指引,列位先王鬼魂庇佑……愿诸天神灵永佑我大楚昌盛。”

城楼上下,楚国百官,将士,百姓皆齐齐诚心祷告:“愿诸天神灵佑我大楚昌盛!……”

……

祭祀完毕,子般领着百官簇拥着芈凰一道走向城楼边。

若敖子琰夹在百官之中含笑负手而来,有识得他的官员皆纷纷让道,微笑示意让他先行,直到城楼边,他已经站在芈凰的另一侧,与其父令尹子般,芈凰三人同登于城楼高处,俯瞰整个郢都城民于脚下。

城内城外,沿着规划整齐的街市,府兵沿街把守,围观喧闹的百姓们在见到那并肩而立的二人时,城楼上的人雍容含笑向城下的百姓曼步而来,城楼下的百姓见之变纷纷向着城楼涌挤而来。

希望能近点,再近点!

震天的欢呼声,响彻整个郢都内外!

自楚王称病以来,数年来少有的极大胜利!

楚王嫡长女于这场耗时三年,敌强我弱的楚庸大战。

一战成名!

“恭贺王姬得胜还朝!”

“庸国国灭,王姬功不可没!”

“听说王姬在方城带领我军迎战庸蛮,悍不畏死,终等来秦巴联军灭庸!……方城的军民都说王姬乃我大楚尊贵的凰鸟,浴火重生,披荆斩棘,转世归来。”

还有百姓为台上的另一人欢呼!

“恭喜国婿!”

“国婿乃我大楚最年轻的少师,又是当朝第一公子!”

“你们看,那位王姬身旁的贵公子,正是!”

“真真白鹤昂昂立于鸡群!”

“卓尔不凡!”

“二人,天造地设之佳偶!”

“未来吾大楚有此二人,连战中原诸姬,亦可期也!”

“大楚中兴在望!”

一身黑云缎玄色少师服的男子长身玉立于金甲霍霍的女子身侧,女子虽不似身旁男子那般俊美无双,却别有英姿无双,肩并肩而立宛如一对碧人,一同接受全城百姓的欢呼和膜拜,然后一同含笑挥手致礼。

这一刻,仿佛就是为他们而准备的。

所有的呼声,仿佛就是为他们而呐喊的。

他们是楚人心中的神鸟--凤鸟与凰鸟。

眼见,耳听,万民起伏不断的欢呼声,若敖子琰转头含笑向芈凰恭贺道:“琰在此恭喜王姬终于得偿所愿,大获全胜,大获民心!”

“若非公子相助,岂有今日之景!”

芈凰不敢居功,其中子琰出了多少力,天知地知她知。

“琰蒙夸奖,不甚荣幸。”

若敖子琰毫不谦虚地当此一赞,含着一丝满意的轻笑伸出一手邀请她同行:“王姬,我们进城吧!”

“是,公子。”

一双峨眉微簇的芈凰微微颔首。

这个时时刻刻都记得邀功的男人,微肃的容颜下不禁吐槽,其他贤君子遇此夸赞时不该是谦谦有礼地回上一句“某之才干,当不得王姬如此赞喻。”

可为何这个男人如此不禁夸?

双手交叠,子般饶有深意地看着此时二人所立的位置。

正是众人簇拥的最前方,于是清声一笑,说道:“王姬及诸位将军抗击庸国大捷而归,大开城门,迎大军入城!”

有传令官一声声将此话传下去。

“庸国大捷!”

“开城门!迎大军!”

铜雀门,三座高有一丈的大门,闻令,同时轰轰然大开。

二人比肩而行。

若仔细看,若敖子琰还要靠前半步,而芈凰特意落后半步,二人身后五将紧紧相随,一行人迤逦而步下城楼,汇入进城的大军之中。

五千凰羽卫浩浩荡荡齐步入城,队如长龙,势如雄剑,在百姓的十里相迎中直入楚京。

城楼上,百官挤挤,争先恐后,子般却一直静静地负手站在城楼之上,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二人间的一言一举,还有上下臣民的反应,直至方才真心地抚须一笑。

芈凰虽为大王姬,看来二人之间,还是吾家“雏凤”高胜一筹,掌握全盘主动。

很好,很好。

……

对于芈凰的凯旋,多年饱受庸国滋扰未曾一胜的楚国百姓自然欢呼居多,但酒肆食馆里亦有不少百姓,见离的府兵远了,言语上就少了许多顾忌。

万记馄饨店中,一个老汉扒着碗里的馄饨,低声讲着他得来的可靠消息。

“大王今日虽招了当朝令尹之子为国婿,可对于第一等世勋贵族的若敖氏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与老汉同桌的食客却不信。

“怎会?”

“你看国婿和王姬并驾齐驱驶在街上,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估计再没有这般姓氏身份地位才智容貌都这般般配的男女。”

“我就没有看出国婿脸上有半点不满之色,反倒一脸悦色!”

老汉故做高深的摇了摇手。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

“这婚是国婿自己求来的,他一人自然高兴,欢喜不已,可整个若敖氏的族人未必有人真的高兴这门贵亲!”

“你这一说,国婿瞧着,确不像被迫迎娶的王姬。”

“只是……”

食客听完,若有所思道:“今上大王膝下无子嗣,又因弑君上位,无兄弟叔伯公子继承,也不知这王室与若敖氏联姻,以后我大楚到底是姓芈,还是氏若敖?”

“嘘嘘嘘!你想死啊!”

“这话若让那街上的王卒或者若敖六卒听到了,可是要抓去杀头的!”老汉虽然心里也这样想,可是他不敢说啊。

“若敖氏已是当朝第一大封君,坐拥十七座大大小小的采邑,又手握若敖六卒,令尹,大司马,大司败,少师等等高官要职皆出于若敖氏,可谓一氏显耀大楚……”

“这场联姻看上去鲜花着锦,实则烈火烹油!”食客眼看国婿与王姬的驷马战车驶过酒肆前的大街,连连摇头:“不好不好!”

“嘘!”

老汉死死捂着同桌食客的嘴:“求你别说了,我的老弟,人就在外面呢!”

街上围观的庶民摩肩接踵,投郑瓜果,香草野花,那欢呼声自然将这酒肆的一席私语盖过,而此时若敖子琰也确实无心听这闲话,楚人浪漫热情,可是那砸烂的瓜果却将他的朝服弄的脏兮兮。

低头擦拭着衣料上的污渍,若敖子琰无奈道:“这叫我稍后如何面君?”

“呵呵……”

芈凰失笑满车木瓜,二人无处落脚,抬手摘去若敖子琰头上的一片木瓜:“你看这一车木瓜,怕是全城的二八少女,双十妇人都对少师青睐有加。”

“那王姬就不想投我以木瓜?”

若敖子琰执起腰间贴身美玉交于芈凰掌中:“子琰愿报之以琼琚。”

“彼此永以为好。”

芈凰看着他,不知该接不接。

良久,若敖子琰一笑,食指轻点她的琼鼻:“木瓜比比皆是,呆瓜只此一家!”

“我自取(娶)足矣。”

话落,自行抽了她手中摘下的木瓜,在她疑惑中居然一口咬下。

“嗯,还挺甜的。”

……

这一幕正落在十里长街上,一座高达三层的高楼临街木窗中。

“芈凰!--”

“你这贱婢竟敢勾引我的子琰公子!”

一个恶狠狠又娇滴滴的声音自珠帘半卷,面朝长街的厢房里响起,话落,厢房中响起噼里啪啦的陶器碎裂声。

一个宫衣女婢快速扑上前,捉住一双小巧动人的玉手:“王姬,当心玉手!”

“滚!--”

玉手猛的一撤,一只精致的鹿皮靴当胸朝宫婢踢去,宫婢哎哟摔落欲滴,额角在几案上撞的血流,其他宫婢见了瑟瑟发抖,又不得不上前请求对方息怒:“王姬息怒!”

“王姬息怒!”

身为楚王最宠爱的王姬——吴王妃之女,三王姬,芈昭,自降生伊始就蒙受楚王钟爱,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如今却让一个不受宠的孤女抢了她的心上人,怎能叫她不气?

雪白娇嫩的面容一阵赤红青紫,芈昭脚蹬鹿皮靴,来回于厢房之中,高耸的胸口可见的喷薄欲出,吸引角落里侍卫的眼球,连带着贴身的铠甲与里衣一阵湿汗。

身为芈昭从小陪读,李氏之女,她看似温婉恭顺的眉眼里同样难掩暗暗失落。

良久她幽幽开口问道:“王姬,凭您在大王心中地位,这桩婚约难道就没有挽回余地?”

“除非芈凰死!”

芈昭闻言猛然回头道。

那狰狞的目光狠狠射在王诗语身上,仿佛要洞穿她的心脏,吓她一跳。

李氏女轻抚胸口。

“啊!”

人前高贵的三王姬,难道又要人后动手?

这些年喜欢若敖子琰的京中贵女,因为她疯狂的嫉妒和占有欲,最后一一都落得下场凄凉,而知道实情的她更只能把自己那份心思深深藏起来,绝不能在人前表露半分,唯恐被她知晓。

与她对面,席地盘腿而坐的是一个黄色锦袍的十八九岁的年轻公子,头上用五色绳编织着无数小辫,发尾还挂了一颗颗黄玉珠。

一手在宫婢微敞的前襟里来回游动,惹得宫婢手中铜盘几握不稳:“……公子……”,他却浑不在意的挑眉看着自家表妹:“妹妹,如何?可需哥哥帮忙?”

芈昭闻言轻笑,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算计:“若有吴越表哥代劳,昭儿当然省心不少。”

“行!”

吴越将手从宫俾衣襟中抽出,然后一抖身上锦袍,大笑着推门而去:“那你就安心等哥哥我的好消息。”

门内,芈昭对角落里的武士看了一眼:“李达,我要她死!”

一声命令既出。

芈昭身前五步远的暗角。

走出一个身材高大英武,一身吉金铠甲的武士,拱手领命:“喏,王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