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 他绿了他自己

小庭花花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22355

“孟姑娘没事儿吧?”云江天指指孟晚寻黑黢黢的额头,很紧张地询问道。他去去迎接景王前,孟晚寻的额头但是光滑白皙的。孟晚寻低着头,一本正经道:“这是我特质的防毒药膏,就怕一万就怕要是嘛。”戴了面纱,又将额头抹成了黑色,赵舒岸能认出算她输。但是赵舒岸他去迎接景王前,孟晚寻的额头还是光洁白皙的。。...

“孟姑娘没事吧?”

云江天指着孟晚寻黑黢黢的额头,紧张地询问道。

他去迎接景王前,孟晚寻的额头还是光洁白皙的。

孟晚寻低着头,一本正经道:“这是我特质的防毒药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戴了面纱,又将额头抹成了黑色,赵舒岸能认出来算她输。

不过赵舒岸也没看她,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尸体,“你可查出了什么?”

“正在查。”孟晚寻回道。

赵舒岸让到一旁,示意孟晚寻继续查。

他看着手法娴熟的孟晚寻,消去了眼中的质疑。

“昨晚出现在面摊的其他人,都审问过了吗?”

云江天看了眼孟晚寻,回道:“有的还在审问,殿下为何觉得凶手不是面老二,他兴许是想和陈寅鱼死网破呢?”

“面老二上有老下有小,甚是顾家,且他与陈寅并无仇恨,就算是他下的毒,我们也要查清来龙去脉,不能错杀,更不能错放。”

赵舒岸负手而立,站在孟晚寻对面,看着她有条不紊地使用验尸工具。

“你是从哪里找来的毒医?据本王所知,盛京并无女毒医。”

这一问把云江天难住了,正思索该怎么回答,孟晚寻率先开口了。

“回殿下,小女子是盛京郊区人士,因仰慕云大人的风采,特来盛京城瞻仰真容。

昨晚因云大人的缘故,我也出现在了面摊,结果被云大人误会了。”

孟晚寻一边说,一边取出了尸体上的几根银针,又从袖袋拿出一块白帕子,覆在了尸体胸膛上。

赵舒岸看向脸红的云江天,意味深长道:“云捕快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娶亲了,此事你若办好了,本王不介意让你留在顺天府和他共事。”

孟晚寻闻言,嘴角抽了抽,在自己头上种盆栽,赵舒岸真行。

云江天挠挠头,一脸尴尬,“殿下莫要取笑卑职了。”

“查到了,毒是从皮肤渗进身体的,与面条无关。”

孟晚寻拿起尸体上变绿的白帕子,送到赵舒岸面前。

应景,太应景了。

“皮肤表面有毒,帕子就会变绿,若是吃面导致的,帕子不会这么绿。”

赵舒岸并未接过帕子,只问道:“是什么毒?”

孟晚寻将帕子包起来,取下了手套。

“暂时还不能确定,请给民女三天时间。”

“顺天府西院空了一间房,姑娘就住在那里吧,需要的东西我会命人准备好。”

云江天说完,自觉失礼,朝赵舒岸拱手道:“殿下恕罪,卑职擅作主张了。”

赵舒岸站起身,不以为意道:“无妨,就按照你说的安排,与你一同住在西院,方便共事。”

不是该问问我的意见吗?孟晚寻在心里呐喊道。

强权面前,她只能低头。

若她拒绝,只怕云江天会加深对她的怀疑。

只是赵舒岸话里话外,似乎都在撮合她与云江天。

本以为赵舒岸是个高冷正经不近人情的男人,没想到还有如此八卦的一面。

至于云江天对她的热情,显然是怕她跑掉。

她不想节外生枝,只能顺从了云江天的安排。

晚上,趁着夜深人静,孟晚寻偷溜出西院,采薇还在慕云院等她。

为了防止被人撞见,她依旧戴着面纱。

可是刚到顺天府门口,就被巡逻的官差拦住了。

“云大人吩咐过,孟姑娘不管去哪里,我们都要贴身保护,不得离开半步。”

孟晚寻没想到云江天看她看得这么紧,只得原路返回。

可她还是得回王府一趟,毕竟要在这里住上三日。

采薇见她迟迟未回,说不定关心则乱,暴露她不在王府一事。

摸黑沿着顺天府外墙溜达一圈后,孟晚寻找到了一处翻墙的好地方。

她踩着叠放的石块,爬到了墙边的树上,她坐着的树干,刚好可以够到墙头。

艰难挪到墙头后,借着昏暗的月光,孟晚寻往墙外瞄了一眼。

不似慕云院的围墙,顺天府的石墙未免高了些。

从这里跳下去,不瘸也跛。

就在孟晚寻进退两难时,有两个男子从远处朝这边走来。

因为光线昏暗,看不清他们的脸。

但从身形看,绝对结实。

“两位大哥!”孟晚寻朝他们挥挥手,“能接下我不?我给你们钱。”

其中一个男子看向墙头,往后退了一步。

另一个男子似乎得到了应允,双手张开,站在了墙下。

“接好了,价钱好商议。”孟晚寻嘱咐道,欣喜地跳了下去。

那男子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她,等孟晚寻站稳后才松开手。

“多谢大哥。”孟晚寻理了理衣裙,抬头看向二人。

看清他们的样貌后,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赵舒岸,以及接住她的寄风。

这主仆俩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瞎溜达什么?!

赵舒岸早已认出她是白天的毒医孟时,眼底闪过一丝质疑,“孟姑娘,你这是?”

孟晚寻捂住肚子,羞涩地回道:“肚子饿了,顺天府厨房的吃食不合胃口,所以民女……”

“为何不走正门?”

“官差不让。”

“是不让你出门,还是不让你单独出门?”

“不让民女……,有他们陪着,民女吃不下。”

面对赵舒岸的再三质问,孟晚寻苦着脸一一敷衍。

赵舒岸明显不相信她说的,轻笑道:“本王也饿了,孟姑娘想吃什么尽管说,本王请客,正好感谢孟姑娘协助查案。”

孟晚寻行了一礼,回道:“殿下身份尊贵,民女不敢与殿下同席而食。”

幸好今晚月色甚暗,掩盖住了她心虚的眼神。

看来除了云江天,赵舒岸也开始怀疑她这个半夜翻顺天府墙头的女毒医了。

“好办,你想吃什么,我让寄风买回来,夜深了,孟姑娘独自出门,不安全。”

说到“不安全”三个字时,赵舒岸特意加重了语调。

孟晚寻听出了其中的警告意味,只能妥协:“牛肉面,多加辣,谢了。”

若赵舒岸真要查她的身份,命她将面纱揭下,那她就死定了。

今晚没能给采薇报信,还引起了赵舒岸的怀疑,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目送孟晚寻走进顺天府后,赵舒岸板起脸,吩咐道:“寄风,查查这个女毒医的来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