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冤家路窄

小庭花花 | 发布时间:2021-10-14 14:14:34 | 阅读次数:16727

望着云江天走入灯火通明的凡楼,孟晚寻堪称是欲哭无泪,她而已找个借口逃走,没想起那个捕快却当了真。她还不能够爽约,云江天是顺天府极其心腹的捕快,更年轻有为,想做的事都要想办法能做到。云江天想查她,那就肯定会想法子查到。孟晚寻硬着头皮走入凡楼,几眼就她还不能爽约,云江天是顺天府极为得力的捕快,年轻有为,想做的事都会想办法做到。。...

望着云江天走进灯火通明的凡楼,孟晚寻可谓是欲哭无泪,她只是找个借口逃跑,没想到那个捕快却当了真。

她还不能爽约,云江天是顺天府极为得力的捕快,年轻有为,想做的事都会想办法做到。

云江天想查她,那就一定会想法子查到。

孟晚寻硬着头皮走进凡楼,一眼就看到了大堂角落里的云江天。

“云捕快今晚穿得好生帅气。”

孟晚寻在云江天对面那方坐下,双手托腮,朝他眨了眨眼睛。

只要她咬定自己是云江天的迷妹,装作饭圈女子的模样,就不会暴露出逃王妃的身份。

云江天挺了挺腰板,语气平静道:“说吧,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为何女扮男装,出现在顺天府外?”

“人家已经说过了,女扮男装是为了不暴露身份。”

孟晚寻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给自己盛了碗热汤。

“至于出现在顺天府外,自然是为了见云大人。”

“你在面摊看到什么可疑人员了吗?”云江天继续问道。

“云大人都未曾发现,人家一个蠢笨小女子又怎么会知道,人家第一次看到死人,都吓坏了。”

说出这话时,孟晚寻不禁将头低了下来,好掩饰自己的心虚。

前世因为对毒药深有研究,她没少帮特殊机构查验尸体。

云江天并未被孟晚寻的胡搅蛮缠扰乱心智,质问道:“姑娘一直不肯说出名姓背景,难道是在隐瞒什么?”

“其实我是景王妃。”孟晚寻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

“放肆!”云江天斥道,“冒充景王妃可是死罪,你最好不要再耍花招了。”

孟晚寻莞尔一笑,她就知道云江天不会相信。

原身是金尊玉贵的大家闺秀,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夜市,更不会去面摊吃面,又怎么会是她这副不知尊重的模样。

云江天见孟晚寻迟迟没有说话,以为是自己话说重了,又道:

“姑娘,我知道盛京有很多女子都仰慕景王殿下,可冒充景王妃的,你还是头一个,以后就不要乱说了,免得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多谢云大人提醒。”孟晚寻面露感激,“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听说景王妃是个心狠手辣的毒妇……”

说到这里,孟晚寻假装失言,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谁知云江天没有再呵斥她,而是来了兴趣。

“看来我们这位景王妃已经名声在外了,景王殿下文韬武略,一表人才,可惜娶了这么个女人。”

云江天说到气头上,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诋毁景王妃是死罪吧?”孟晚寻提醒道。

她本以为云江天克己守礼,言行都不越雷池一步,没想到还有这样一面,倒是有趣。

云江天一听,慌忙解释道:“我,我酒后失言,姑娘千万别当真。”

孟晚寻摆摆手,身子往前靠了靠,“放心吧,我也是景王妃的黑粉。”

“黑粉?是什么?”

“就是……,就是看景王妃不爽的人,她到面摊吃面我都会觉得她虚伪做作。”孟晚寻解释道。

“是吧?”云江天乐得又饮了一口酒,一手还挥着筷子。

“我们这些属下都等着景王休掉景王妃那一天,不过你到底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咳咳咳!”孟晚寻差点被汤呛到,这个云江天还真是尽职尽责,想方设法套话。

“既然云大人诚心诚意地发问,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云大人就唤我孟时吧。”

旋即,不等云江天继续盘问,她就岔开了话题。

“听说你们还未查出陈寅如何中毒,中的又是什么毒?”

“这是公务,不方便透露太多。”

云江天一边说,一边拿出十二个时辰都揣在怀里的案事录,用行囊笔记下了“孟时”这个名字。

孟晚寻看出了云江天对她的提防,笑道:“我若是凶手,早就逃之夭夭了,怎会来与大人见面。”

“小女子不才,对各种毒药颇有研究,方才所问,不过是看大人都憔悴了,想帮帮大人。”

真是人在面摊坐,锅从天上来。

偏偏昨晚她还是女装,偏偏第二天就恰巧男装出现在顺天府门口,还被云江天发现……

孟晚寻不想再与云江天纠缠下去,她现在是一个朝不保夕的弃妃,麻烦越少越好。

只想快点查出真凶,她早日摆脱嫌疑。

可惜因她的到来,剧情已经发生了改变,她不确定真相是否与原著的一致。

云江天思索片刻,答应了她。

“我谅你也不敢整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就去。”

他依旧怀疑这个来路不明的孟时,正好借此拖住她。

“啊?”孟晚寻看着一桌几乎没有动筷子的菜,不情不愿地跟着云江天离开了。

来到顺天府停尸房,孟晚寻戴上特质的面纱和手套,揭开盖在陈寅身上白布。

云江天看着熟练的孟晚寻,狐疑道:“你不是怕死人吗?”

孟晚寻怔愣了一下,干笑道:“相比尸体,人家更怕云大人生气。”

她前世若用了这种撩汉本事,也不至于母胎单身到二十五六岁。

云江天红着脸,不敢再问下去。

他很确定,此等女子,不是他能应付得来的。

“看起来不像是面里有毒。”孟晚寻用工具掰开陈寅的嘴,嘀咕道。

云江天靠近孟晚寻,指着陈寅喉咙的某处,“他虽然舌头颜色正常,可仵作将银针插在喉咙处,银针变黑了。”

孟晚寻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陈寅的尸体,伸手去解他的上衣。

云江天面露惊诧,不过没有出言制止。

孟晚寻刚解开陈寅的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

“面老二依旧坚持他就是凶手吗?”

“是,审了一天一夜都是这份口供。”

赵舒岸?!

他一个皇子,没事跑停尸房来做什么?

孟晚寻突然想起来,赵舒岸奉圣上之命,管理盛京治安。

此等命案,工作狂赵舒岸都会亲力亲为。

“是景王殿下,你一会不要乱说话。”

云江天低声嘱咐,迎了出去。

“拜见殿下。”

“你也在?刚好,本王想再查查死者。”

赵舒岸刚踏进门,就看到了盯着陈寅胸膛的女子。

“这是谁?怎么出现在这里?”

“这是……”

云江天还未介绍,孟晚寻就转过身,行了个礼。

“拜见景王殿下,小女子是云大人请来验尸的毒医。”

云江天看到转过身的孟晚寻,吓得瞪大了眼睛。

“姑,姑娘不会中毒了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