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四章 调戏小捕快

小庭花花 | 发布时间:2021-10-14 14:14:34 | 阅读次数:16585

孟晚寻几眼就可以看出倒地不起的壮汉了中毒死亡不幸身亡了,她不更方便也才,也没见状查询。将近片刻,官府的人就现场了。孟晚寻见他们就盘查面摊周围围观群众的人,赶快隐入幽暗,悄悄地离开了了。在她的记忆里,确实有面摊死人这一段,但这是后面的剧情。在慕云院翘望以盼的采薇见不到片刻,官府的人就到场了。。...

孟晚寻一眼就看出倒地的壮汉已经中毒身亡了,她不方便出头,没有上前查看。

不到片刻,官府的人就到场了。

孟晚寻见他们开始盘问面摊四周围观的人,赶紧隐入黑暗,悄悄离开了。

在她的记忆里,确实有面摊死人这一段,但这是后面的剧情。

在慕云院翘首以盼的采薇见孟晚寻平安回来了,欣喜地接过她手中的吃食和食材。

“王妃,你可担心死奴婢了。”

孟晚寻没有说话,自顾自呆愣愣地坐到椅子上,端起茶盏,却没有送到嘴边。

采薇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关切地询问:“王妃,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被欺负了?”

“采薇,我有点怕。”孟晚寻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声音低沉道。

在这个世界,好好的人,说死就死,更何况是她这个坏事做尽,夫君厌恶的王妃。

最令她不安的是,她已经不是上帝视角了,似乎不知不觉中,她也成了故事里的人。

目睹面摊死人的,原著里是柳清清,不是孟晚寻,目的是为了给男女主制造相处的机会。

难道她要循着主线做个毒妃?继续扮演反派?

采薇在孟晚寻跟前跪下,一脸诚恳道:“采薇会保护王妃的。”

孟晚寻微微一笑,扶起了这个与原身一起长大,忠心耿耿的婢女。

原著里,采薇伺候了疯癫的原身一生,在原身咽气后,跟着一头撞死了。

翌日,一夜辗转反侧的孟晚寻早早就起来了。

慕云院静悄悄的,她以为采薇还在睡觉,结果却在廊下发现了她。

采薇靠在廊柱上打着瞌睡,手边放着针线,以及几块绣了各式图案的帕子。

“采薇,廊下露重,不要冻着了。”

孟晚寻轻轻摇醒她,弯腰拿起精致的帕子,“你绣这么多帕子做什么?”

采薇揉了揉肿起来的眼睛,露出慌乱的眼神。

“王妃,奴婢没想到你醒这么早,这就去准备早膳。”

孟晚寻看着她浮肿的眼睛与疲惫的神态,问道:“你不会绣了一整晚的帕子吧?”

采薇迅速收起帕子,目光躲闪,“除了那些烂菜霉肉,慕云院什么都没有了,奴婢……”

“你就绣这些帕子卖钱?”

孟晚寻又生气又心疼,她好歹是名正言顺的景王妃,禁足后的待遇,却不如粗使丫头。

她更要小心翼翼,不能落得个和原身一般,疯癫一生的后果。

“别绣了,我那不是还有首饰可以当卖。”

她不是在家靠父嫁人靠夫的古代大家闺秀,赚钱于她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支走采薇后,她将自己锁在卧房,进入了随身空间。

前世在空间里种的一些名贵草药,长势良好。

加工过的药材,相比采了直接拿去卖的,价格可以翻一倍。

好在空间里什么都有,孟晚寻不必担心出去加工会被人发现。

一直忙到晌午,孟晚寻听到敲门声,才从空间里出来。

“王妃,早膳你没吃,午膳我特意做得开胃些。”

因为孟晚寻昨晚带回来的食材有限,只有几样简单的菜肴。

“下午我要出去一趟,你守好慕云院。”孟晚寻叮嘱道。

不过她觉得就算她长期住在外面,王府里也不会有人发现。

来到街市后,为了掩人耳目,孟晚寻用卖药材的钱买了一身男装换上。

途径顺天府时,发现门外聚集了许多百姓,好像在议论昨晚面摊死人一事。

“大伯,面摊的凶手找到了??”

出于好奇,孟晚寻询问一个看起来面善的老年人。

“那个面摊老板认罪了,就是他毒死了陈家的大公子陈寅。”

“不可能!”孟晚寻脱口而出道。

怎么有人傻到在自家面摊杀人,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时面摊除了她与陈寅,还有一个青年男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什么事都有可能,只可怜了面老二的老母与妻儿。”

老人叹了口气,摇摇头离开了。

孟晚寻借着身量小的优势,又往里挤了挤,站到了前面。

面老二背对着门外,跪在地上,肩膀一直在颤抖。

在他身旁站着的,是昨晚除了陈寅外,另一个吃面的客人——顺天府的大捕快云江天。

不知道他同顺天府尹说了什么,孟晚寻什么都没看到,面老二就被押了下去。

众人觉得扫兴,纷纷散去,孟晚寻也准备离开,却被云江天叫住。

“姑……公子留步。”云江天追上孟晚寻,“若我没看错,昨晚在面摊的另一位客人,就是你吧?”

孟晚寻放下遮住脸的手,一脸坦荡:“没错,就是我。”

什么女装男装掩人耳目,果然都是糊弄瞎子骗骗脸盲的。

“我怀疑面摊老板在说谎,所以想彻查昨晚在面摊出现的所有人,除了死去的陈寅,就只有你了。”

云江天上下打量着孟晚寻,眼中充满质疑。

孟晚寻知道自己被怀疑了,昨晚吃面时还是女子,今日却女扮男装出现在顺天府门口,云江天肯定怀疑她是来打探消息的。

“咳咳。”孟晚寻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我只是去吃面而已,看到陈寅倒地,吓得直接跑了。”

云江天并未理会她,直接盘问道:“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孟晚寻扫了眼他手上的纸笔,这要是乱编一个,就是妨碍公务的罪名,说实话更不行。

她转了转明亮有神的眼睛,靠近云江天,一脸娇羞。

“其实我昨晚是跟踪云大人才去的面摊,人家,人家想多看看云大人。”

云江天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很斯文,身上没有半分武人的粗鲁。

“这是办案,不可胡说。”

云江天往后退了一步,耳根都红了。

“没有胡说,小女子仰慕云大人许久,今日也是偷偷溜出来看大人的,我不能告诉你真实身份,人家还未出阁呢。”

孟晚寻越说声音越细,半低着头,用余光去瞥云江天。

云江天看着面前低眉垂目,羞怯扭捏的女子,脸红得更厉害了。

“这是公务,你不说也得说。”

孟晚寻咬了咬下唇,红着眼眶,委屈巴巴地抬眸盯着云江天。

“人家说了,云大人会对人家负责吗?毕竟此事,有损人家名节。”

云江天又往后退了一步,语气却柔和了下来。

“若查出你与陈寅之死无关,我会替你保密。”

“云大人想知道也不难,今晚在凡楼等人家吧。”

说罢,孟晚寻朝云江天羞怯一笑,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迅速离开了。

再被他盘问下去多半会露馅,只能先用缓兵之计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