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禁足王妃出墙来

小庭花花 | 发布时间:2021-10-14 14:14:34 | 阅读次数:15721

“殿下莫要生气,王妃大病初愈,一时之间置气也正常地。”柳清清边帮赵舒岸研墨,边低声道。赵舒岸放下自己公文,端起茶盅的手,骨节明明就白皙纤细,与远山色瓷盏相得益彰。“她又是毁你终身,又是设计陷害你,你替她说话的做什么?”孟晚寻给自己下药栽赃陷害柳清清时,若不是他柳清清一边帮赵舒岸研墨,一边轻声道。。...

“殿下莫要生气,王妃大病初愈,一时置气也正常。”

柳清清一边帮赵舒岸研墨,一边轻声道。

赵舒岸放下公文,端起茶盏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与远山色瓷盏相得益彰。

“她又是毁你终身,又是陷害你,你替她说话做什么?”

孟晚寻给自己下毒栽赃柳清清时,若非他封锁消息,禁止王府下人讨论此事,柳清清恐怕就要被孟家问罪了。

柳清清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不怪王妃,王妃生于世家大族,自小事事如意,性格自然高傲。”

“这是歹毒!”

赵舒岸将茶盏重重地放在书案上,唤来寄风。

“吩咐下去,没有本王的命令,王妃不得离开慕云院半步,顺便断了她与孟家的联系。”

没了孟家,被困在慕云院的孟晚寻,再怎么作妖,手也伸不到王府外。

眼看着柳清清去王家的日子就要到了,此事因他而起,他必须给柳清清一个交代。

“方才王妃离开九清阁前,留下了几句话。”寄风看了眼柳清清,欲言又止。

“直接说吧。”

对于忍让的柳清清与恶毒的孟晚寻,赵舒岸已经偏向了柳清清这边。

“王妃说,想让王家放过柳小姐也不难,王滨行事张狂纨绔,定有许多把柄,殿下只需利用这一点即可。”

“她真是这么说的?”赵舒岸狐疑道,“说不定又在算计什么。”

王家势大,倘若这是孟王两家的诡计,他一旦中招,就算有皇子身份,也会损伤元气。

孟晚寻落水前针对的一直是柳清清,落水后似乎连他都在算计,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派人盯紧王滨。”赵舒岸吩咐道。

从王滨身上入手,确实是解除婚约唯一的办法了。

柳清清研墨的手顿了顿,唇角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

“禁足就禁足吧,重点是你有没有将我的话告知赵……殿下,他有没有听进去。”

听了寄风传达的禁足命令,孟晚寻并不气恼,她更关心柳清清的婚事。

“殿下说此事与王妃无关,还让王妃往后莫要靠近柳姑娘,否则……”

“否则怎样?”

“否则就让王妃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寄风说完,就逃也似地离开了,还带走了慕云院所有的下人,只留下了采薇。

那些下人听说以后不用伺候孟晚寻了,都如出虎穴,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他们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三天两头挨打了,也不会被克扣月钱了。

孟晚寻脸色煞白,赵舒岸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绝对不会对她手软。

她的示好,在赵舒岸那里,似乎都成了不怀好意。

也是,谁会相信一个坏事做尽的女人。

采薇从外面跑进来,惊慌道:“王妃,慕云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

孟晚寻坐回靠椅上,这是赵舒岸对她的警告。

“我也用不着那么多人,有你就够了。”

前世的她,六七岁就开始做家务了,洗衣做饭都不在话下,还怕没人伺候?

将她禁足起来,刚好能避免与男主起冲突,只是得想办法活到最后。

傍晚,王府下人送来了慕云院三天的供应。

这是赵舒岸的意思,每隔三天给慕云院送一次日常所需,除此之外,不准任何人靠近慕云院。

那些人躲还来不及,无需赵舒岸的命令,他们也不会多看孟晚寻一眼。

若不是忌惮孟家,孟晚寻这个不受宠的歹毒王妃,人人都恨不得上来踩一脚。

“你们这是在糟践王妃,一群狗奴才!”

采薇看着院子里泛黄的菜叶,发霉的肉,气得破口大骂。

送菜的家丁收起扁担,冷言冷语道:“我是奉殿下之命行事,你若是不服,找殿下便是。”

“你!”采薇指着大摇大摆离去的家丁,急得直跺脚。

她连慕云院都出不去,如何去找赵舒岸。

“算了,这都是报应。”

一直在屋内冷眼旁观的孟晚寻,出来扫了眼没法吃的食材。

方才那个送菜的家丁,有个年方二八的女儿,因容貌出挑,被原身早早送出王府,配了个好吃懒做的二流子。

他记恨孟晚寻是人之常情,没在菜里下毒就不错了。

采薇蹲下身,翻看食材。

“王妃,这些菜根本没法吃。”

孟晚寻抬头看了眼天,夜幕吞噬了最后一道金色的云层,弯月悬于深蓝色的天空,正窥视人间。

在她前世的记忆里,此刻应是万家灯火,各家传来饭菜香。

思绪回到冷清的慕云院,孟晚寻不禁都同情起自己。

前世今生,都没有一个好的开局。

不管身在何处,都不能让自己活得憋屈。

“采薇,慕云院后院外是不是一个小巷?”

采薇撇了撇嘴,委屈道:“是啊,当初王妃进王府,就被安排在了这么一个偏僻的院落,后院外的小巷都不是王府的地界了。”

“这就好办了。”孟晚寻狡黠一笑,大步进了屋。

不一会,她就换上了采薇的衣裙,梳了平民女子的发髻。

“王妃,被发现怎么办?”

孟晚寻拍了拍她的头,“你就安心在慕云院等我给你带吃的吧,咱们不能饿死。”

说罢,她三两下就顺着木梯爬到了墙头。

“王妃!”

采薇想喊,却又不敢出声,只能压着声音。

扑通!!!

她的呼唤被墙外的声音掩盖,令她吓得抖了一下。

“王妃,你摔到没有?”

“没事。”

墙外传来回应。

“嘶——”

孟晚寻揉了揉膝盖,疼得吸了口冷气。

循着原身的记忆,孟晚寻来到了夜市。

盛京没有宵禁,夜晚也有许多摊贩。

孟晚寻在面摊坐下,“老板,我要一碗牛肉面。”

“好咧,客官稍等~”

老板嘴上应和着,手上没闲着,已经麻利地煮起了牛肉面。

孟晚寻闻着面香,露出满足的笑容。

前世她忙得没时间做饭时,都是一碗面填肚子,她也不将就,必须是最喜欢的牛肉面。

“好痛!”

就在她巴巴盯着锅里的面时,邻桌突然传来惨叫声。

等她扭头去看,吃面的壮汉已经口吐黑水,倒在了地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