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王妃中邪了

小庭花花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23168

慕云院,孟晚寻正襟危坐,实则镇定,实际上心里一团乱麻。离处精致优雅的铜镜里,照映出清丽的侧影,原身容貌与她分毫不差。采薇望着极其的孟晚寻,焦躁地问着:“王妃,但是身体不适感?”孟晚寻还未张口提问,外面就传来的通报声。“镇北侯夫人禀报。”“是母亲!不远处精致的铜镜里,映照出清丽的侧影,原身容貌与她分毫不差。。...

慕云院,孟晚寻正襟危坐,看似镇静,其实心里一团乱麻。

不远处精致的铜镜里,映照出清丽的侧影,原身容貌与她分毫不差。

采薇看着异常的孟晚寻,不安地问道:“王妃,可是身体不适?”

孟晚寻还未开口回答,外面就传来的通报声。

“镇北侯夫人求见。”

“是母亲!”

在她笔下,孟晚寻心肠虽坏,却极为孝顺,与母亲的感情特别好。

“寻儿。”

因原身情感残留的缘故,孟晚寻听到满是担忧的呼喊声,不觉鼻子一酸。

她起身迎到门外,扶住眼中噙泪的孟周氏。

“母亲,出什么事了?”

“你这孩子!”

孟周氏抬起手,作势要打孟晚寻,但是并未打下来。

“差点没命,也不告知家里一声,吓死母亲了,幸好你爹爹向殿下询问了你的近况。”

孟晚寻露出苦笑,一个受夫君厌恶的王妃,没有赵舒岸的命令,谁敢去娘家报信。

“母亲,我没事,别哭了。”

孟晚寻帮孟周氏擦去泪水,扶她坐下。

养尊处优的孟周氏,虽然四十多岁了,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多岁。

可今日一见,好像苍老了许多,多半是担忧原身的缘故。

“这次我也不问是怎么回事,儿啊,听母亲一句劝,既然嫁进来了,就安心当你的景王妃,莫要节外生枝了。”

“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成了。”

爱女如命的孟周氏本性善良,她只知女儿心性高,眼里容不下沙子,并不知道女儿做的那些错事。

孟晚寻心内一软,前世父母离异,她跟着父亲住,成年后父亲再娶,她就独自生活。

父亲沉默寡言,不常在家,与她几天都说不上一句话。

至于重男轻女的母亲,打小就对她冷淡,再婚生子后,更是再也没有过问她。

似孟周氏这般温柔的母爱,她从未真的得到过。

“多谢母亲挂念。”

孟周氏若是知道这个身体里的人已经不是她宝贝女儿了,该有多难过。

孟晚寻想到这里,心中更加惆怅。

孟周氏摸着她的发髻,眼中尽是怜爱,又说了许多关切之语。

送走情绪缓和下来的母亲后,孟晚寻想起了什么,或许一切都还来得及。

赵舒岸的白月光柳清清因她算计,被迫答应给兵部尚书家的纨绔公子王滨做妾。

后来赵舒岸使计,抓住了王滨的把柄,逼他同意柳家的退亲,才得以迎娶柳清清为王妃。

那是孟晚寻落水卧病后的事了,男女主之间的一波三折,总得有人使坏,而她就是那个坏人。

如果她将从前的错事一一弥补,说不定赵舒岸就会放她一马。

至少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她不能变成疯子。

孟晚寻没有犹豫,写了封家书,让采薇送到孟府。

她则独自来到九清阁,这是赵舒岸起居办公的地方。

九清阁外并无侍卫,她寻到书房,听到里面传来赵舒岸的声音。

孟晚寻抬手敲门,还未叩下去,里面又传来娇滴滴的女子声音,是柳清清。

此刻贸然敲门,说不定又要被赵舒岸误会成故意打扰他与柳清清相会。

孟晚寻缩回手,准备晚点再来。

“拜见王妃。”

寄风的高声呼唤,让还未转身的孟晚寻僵在了原地。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接着“吱呀”一声,书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柳清清躲在赵舒岸身后,面露怯色,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赵舒岸目露凶光,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孟晚寻的厌恶。

“王妃不仅会陷害,还会偷听了?”

这个女人,不仅让柳清清被迫同意委身于王滨做妾,还心狠善妒,王府中许多无辜婢女都遭了她的毒手。

当初若不是皇上赐婚,他断断不会迎娶此毒妇为妻。

孟晚寻扶了扶额头,她穿书后,应该改名窦娥。

不过也怨不得赵舒岸,实在是原身造的孽太多。

她扯起嘴角,让自己尽量笑得和气温柔。

“景王殿下误会了,我并不知道柳妹妹在这里。

我来找殿下,是来求休书的,孟府那边我已打好招呼了。”

她本以为赵舒岸会感到诧异,谁知他竟然冷冷道:

“王妃这又是使的什么诡计?陷本王于不孝不忠之地,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就想离个婚,真的没有任何诡计。”

孟晚寻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真诚。

“休了我,你娶柳妹妹。”

柳清清抬头看了看丝毫不为所动的赵舒岸,开口道:“王妃,你与殿下的婚事,乃是皇上亲赐,殿下休了你,便是大逆不道。”

“那我休了殿下?这合规矩吗?”孟晚寻试探性地询问道。

触到赵舒岸投过来的狠厉眼神后,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孟晚寻,本王懒得管你有什么阴谋,但是你若再生是非,本王绝不会手下留情!”

柳清清拉了拉赵舒岸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王妃莫要误会,清清是来与殿下告别的,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们了。”

说着,她还当着众人面抹起了泪水。

孟晚寻愣住了,女主柳清清虽然是个傻白甜,但绝不绿茶啊。

剧情的走向开始有点不太对了,难道女主人设要崩?

孟晚寻摆摆手,解释道:“你与景王殿下情投意合,从前都是我的错,从今往后我绝对不再阻挠你们。”

她全指望着完结那一刻,从这个世界脱身呢。

“不可理喻!”赵舒岸怒斥了一声,摔门进了书房。

孟晚寻,好像与落水前有点不一样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毒妇就是毒妇,再怎么改,也是那个满腹心机的孟晚寻。

寄风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妃,请回吧。”

“都怪你!”孟晚寻瞪了眼寄风,愤然道。

寄风挠了挠头,茫然无措。

孟晚寻靠近他,低声提点道:“其实让王家放过柳清清也不难,让你们殿下稍微用点无伤大雅的手段就行。”

柳清清一旦与王家撇清关系,赵舒岸肯定怕节外生枝,着急娶她。

男女主成亲生子就是她要的大结局。

事已至此,就让她这个上帝视角的局外人,帮他们一把。

王妃中邪了?寄风目送孟晚寻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去。

平日里的孟晚寻,一看到柳清清,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今日如此不寻常,看来柳清清又要遭大殃了,想到这里,寄风不禁打了个寒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