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一章 穿成书中毒妇

小庭花花 | 发布时间:2021-10-14 14:14:30 | 阅读次数:12164

一株茶花而立四方院落之中,静寂无声,似在仰视灰蒙蒙的天,又似在窥听屋里的哭声。“王妃,王妃!”几声歇斯底里的哭嚎传向头痛欲裂的孟晚寻耳中,声音有些很陌生。王妃?的确是在作梦。可什么梦如此很逼真,还让她头痛得紧。她争扎着扯动眼皮,让自己醒回来。““王妃,王妃!”。...

一株茶花立于四方院落之中,寂静无声,似在仰望灰蒙蒙的天,又似在窥听屋里的哭声。

“王妃,王妃!”

几声歇斯底里的哭嚎传到头痛欲裂的孟晚寻耳中,声音有些陌生。

王妃?看来是在做梦。

可什么梦如此逼真,还让她头疼得紧。

她挣扎着扯动眼皮,让自己醒过来。

“王妃,奴婢来陪你了……”

孟晚寻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身着淡蓝色古装的女子往墙边冲去。

“等等!”

她使出了最大的力气,喊出来的声音却不大。

好在女子听到了,及时用双手承住了力,虽与坚硬的墙撞了个满怀,人倒安然无恙。

女子听到声音,欣喜若狂,转身扑向床边,跪倒在地。

“王妃醒了,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王妃?”

孟晚寻脑子里如晴天霹雳般炸开,这是什么鬼畜剧情?

她打量着所处的环境,黄花梨的木质床,挂着鹅黄色的纱帐,床前十来步的地方,摆放了一架绘有少女赏花图的屏风,挡住了她的视线。

孟晚寻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很清醒。

她昨晚不是熬夜研究草药,然后就睡着了吗?

准确来说,是突然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难道她不是太困,而是摊上猝死穿越这档子倒霉事了?

女子看着孟晚寻迷茫的眼神,不安地问道:“王妃,莫非你不记得奴婢了,奴婢是采薇啊。”

“采薇?”

孟晚寻一个激灵,这是她小说里一个宫女的名字。

研制毒药之余,她就喜欢写写小说。

“莫非我叫孟晚寻,景王妃,落水而亡?”她忐忑不安地问道。

因为小说里的这个角色只是一个配角,她懒得去想名字,便用了自己的真名。

采薇擦了擦泪水,啜泣了几声,“王妃,您确实落水了,可这不还活着嘛。”

完了,她孟晚寻竟然真的穿书了,还是穿到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反派身上。

一阵剧烈的头疼后,原身的回忆如电光在脑中闪出。

虽然支离破碎,但一些相识之人的面容却很清晰,譬如男主。

以前看小说遇到过许多这种桥段,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行,我要回去。”

孟晚寻强撑着爬起来,往外跑去。

按照小说剧情,她想陷害景王赵舒岸的白月光柳清清,自己跳到了湖里。

结局是赵舒岸对她记恨,在她的药里动了手脚,令她疯癫,被永远关在了慕云院。

看来是原身跳湖后,她穿越了过来。

一个四面树敌的反派,还只是配角,活着全无好处,想想就令人害怕。

“诶!王妃,你身体还很虚弱,快回来!”

采薇追了过来,却被求死欲极强的孟晚寻挣脱开来,又因跑的太急,不慎摔倒在地。

循着记忆,孟晚寻来到了王府的碎银湖旁。

她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不要怕,跳下去。”

“王妃不要!”

扑通!!!

采薇晚来一步,伸出的双手抓了个寂寞。

“来人啊!王妃落水了!”她惊慌失措地扭头望向四周,大声呼救。

话刚喊出口,就看到了左手边留雪亭里垂钓的景王和端王。

赵舒岸已经被孟晚寻惊得放下了钓竿,他还未做出反应,身旁的端王赵舒广已经跳进了湖中,朝孟晚寻游去。

“寄风,救人!”赵舒岸厉声吩咐道。

他虽然恨不得杀了孟晚寻,可明面上还是要做做样子,毕竟是权臣之女。

侍卫寄风应了一声,忙带人划船去接应赵舒广。

“咳咳咳!咳咳!”

被救上岸的孟晚寻咳出几口水,生无可恋地扫了一眼众人。

救她的男人看起来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是谁。

“多谢救命之恩……”

赵舒广接过寄风递过来的毛巾,一边擦脸一边劝慰孟晚寻。

“虽然不知弟妹因何事想不开,但好死不如赖活着,请为了五弟珍重自己,此事我会保密的。”

弟妹?看来此人是男主的某位皇兄。

孟晚寻欲哭无泪,正是因为这个赵舒岸,她才非死不可,不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是她要回家!

在她的笔下,这个赵舒岸杀伐决断,还很记仇。

赵舒岸不等孟晚寻说话,对寄风道:“带端王去换衣袍。”

待众人离开后,他斜睨向孟晚寻,“怎么?这次又想栽赃给柳姑娘?”

一身黑色锦袍,衬得赵舒岸深沉凶狠,上挑的凤眸令他看起来不可亲近。

孟晚寻触到他似冰棱一般的目光,吓得缩了缩湿漉漉的身子。

原主确实陷害过柳清清,不仅如此,做过的错事还有很多,面对赵舒岸,她百口莫辩。

孟晚寻擦了擦脸上的水,强装镇定:“我自知犯错太多,想以死谢罪。”

赵舒岸剑眉一挑,轻蔑地笑了几声,讥讽道:“好一个以死谢罪,这是要谢给本王看,还是谢给端王看?”

我怎么知道你们在钓鱼!

孟晚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下子赵舒岸误会更深了,肯定以为她当着端王的面做戏。

“我醒来就跳湖,并未事先勘察过实地状况,是我的过失,下次定会等没人再来。”

眼中尽是厌恶的赵舒岸冷哼了一声,淡漠道:“本王静候佳音,希望下次我们再见时,你给本王一个收尸的机会。”

说罢,他看都没看孟晚寻一眼就拂袖而去了。

“咳咳咳……”

本就气不顺的孟晚寻听了他的话,气得咳嗽了起来。

因为她穿书是个意外,所以这段对话在书里也没有出现过。

这就意味着,小说的剧情,因她的到来,开始发生改变了……

她现在有点后悔,后悔将为男女主感情铺路的景王妃写成善妒狠辣的毒妇。

采薇扶起孟晚寻,满脸心疼,“王妃,听奴婢一句劝,往后咱们就好好过日子吧。”

“怕是难了。”孟晚寻叹道。

她方才跳下去,不仅没有什么时光隧道让她回去,还呛了几大口水。

现在冷静下来的她,开始有了顾虑。

万一跳到湖里,并不会让她回到二十一世纪,只会让她溺死,葬身在这个世界该怎么办?

思索时,她习惯性地摸向左手,感受到熟悉的触感时,她激动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王妃,你没事吧?”采薇见孟晚寻没有说话,关切地问道。

孟晚寻摇摇头,莞尔一笑:“没事,我在想怎么好好把日子过下去。”

前世的空间,竟然随她来到了这个世界!

她摸着腕上的木手镯,暗自欣喜。

利用这个空间,她可以种药草制百毒解百毒,前世她就是靠这门手艺发家致富。

一个念头在她脑海里浮现,说不定撑到小说完结,她就可以回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