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这位公子

白小贞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1451

两人进了里屋,再拐了一处就到了厨房。这个庄子农产十分丰富,屋子究竟并不大,说白了,是一处穷乡僻壤的农家院里头。进了厨房,红巧正灶台前撩开盖子查询,季云流看她掀了锅盖,疾步上来,掀了那锅中的炖盅瓷盖。里面是鲜菇红枣鸡汤,鸡汤金黄,薄油在汤上上下浮动这个庄子农产丰富,屋子到底不大,说白了,就是一处穷乡僻壤的农家院里头。。...

两人进了里屋,再拐了一处就到了厨房。

这个庄子农产丰富,屋子到底不大,说白了,就是一处穷乡僻壤的农家院里头。

进了厨房,红巧正在灶台前掀开盖子查看,季云流看她掀了锅盖,快步上去,掀了那锅中的炖盅瓷盖。

里面是鲜菇红枣鸡汤,鸡汤金黄,薄油在汤上浮动,季云流眼睛顿时铮亮:“熟了!”

红巧连忙在一旁接她的瓷盖:“姑娘姑娘,这个烫着呢!”

顾嬷嬷见她如此豪放不讲究,又忍不住念叨了她两句,让她要知书识礼。

一说到知书识礼,顾嬷嬷忍不住再次眼眶通红,把季家拿出来从上到下说上一通。

说季家这两年里来也没有个正经女先生来教季云流闺学与庶务打理,说季云流年岁渐大,再过两年就及笄要出阁了。张家虽不是什么豪门大家,但也不是小门小户的人家,若现在还不学习这些,到时候出嫁了丢得都是季尚书的脸面,这次回了季家内宅,这些闺学可都不能再耽搁了!

就算有顾嬷嬷的饭前一哭,季云流这顿饭还是吃得顺心顺意,满意无比。

没有味精调味的年代,一切美味就靠个‘鲜’字。

田间刚摘下的蔬菜,河中刚捕来的鱼虾,农家院中自养的鸡鸭,这么直接烹饪起来……果然美味唇齿留香!

待吃完了饭,夜幕渐渐降临。

农家人节俭,一入夜很多人家都不会点灯,一般都是选择夜黑就睡觉。

季云流所在的这庄子里倒还好,庄子不大,原主在的时候就不是节俭之人,于是夜幕时分院里还是灯火通明。

沐浴完毕时,已经到戌时,季云流走出房间,站在院子里头抬头望天。

头顶是满天的繁星,颗颗明亮,犹如指示灯一样闪耀。

古代空气好,至少雾霾滚滚、塑料袋漫天之类的是绝对没有!

夜深人静,连外头远处农田中蛙鸣虫叫声都清晰可闻。

“似此星辰非昨夜……”季云流十分有意境的站在院子里吟了一句,却想不起来下一句是什么。

不过这便没有妨碍她赏星的兴致,当下就走到院子里头的躺椅上就躺上去。

红巧让婆子收拾完屋中的一切,手中捧着一件外衣出来时,季云流已经在躺椅上唱上了。

红巧听不懂自家小姐唱的是什么词,只觉得她五音不全歌声刺耳的很,比那些田中汉子唱的插秧山歌都难听不下十倍。

人都说大家闺秀琴棋书画需样样精通,但大家闺秀这四个字到了季六姑娘这里竟然全然无剩、凑都凑不出一样手艺来。

红巧想着季云流容貌与身段明明这么如画的一个人儿,在这庄子待了两年就变得这么粗俗不堪。就算以前她也知道自家姑娘歌喉不佳难以入耳,但到底还会藏掖一下,断不会这样不管不顾、自暴自弃到当院就吟唱的。

她悲从中来越想越难过,简直肝肠寸断,扑上前两步就跪地哭道:“六姑娘!顾嬷嬷说的对,都是季家害得您这般,他们季家全都不是个……”

红巧的‘东西’两字还没有说出来,那边院子的墙头上“唉哟”一声滚下一团影子来。

那黑影如月光,从天而降,不可阻挡。

“咚”一声摔在地上之后,连带红巧那句东西就噎在了嘴里,双目直瞪,五脏齐跳,魂飞天外,这一吓立刻打了响嗝!

季云流刚被红巧的一跪一哭懵得“唉哟”一声弹坐而起,那边墙上就立刻应和着“唉哟”一声,咕咚滚下一团漆黑影子。

这人来的太莫名,太其妙,太出人意料。

季云流双眼直愣愣的转过去看向那墙角,目瞪口呆。

显然,她真是没见过有人竟能同大石一般,直落地而下,然后又同死鱼一般扑倒在地上。

“嗝……嗝……”红巧被这嗝打的又急又恼,但她又怕又惊,猛拍季云流的手,示意她这是个刺客或者小贼。

无论哪个,陌生男人出现在女眷院子中,就是个要命的事情!

可她此刻又惊吓又打嗝,那句‘有贼啊,来人……’就是张着嘴怎么都叫不出来!

季云流从躺椅上立起来,连忙按住了红巧拍自己的手。

这副身体如今连手带皮都娇嫩的很,哪里经得起红巧这样的拍打,再打下去,明天手臂上的绝对能“血液循环”出一个大包!

红巧的手被季云流握住,然后定了定心神,待稳下神之后再看那边的黑团也清楚了。

论身高长短胖瘦,莫约还是个十三、四的小少年。

再看他身上的衣服配饰,显然还是富足人家的少年郎。

这样的少年郎除非有偷盗癖好,不然还不至于是个贼或采花大盗。

季云流看向地上的尸体。

少年身上有紫气缭绕,但自身又不带紫气。

应是这少年身边有个身份显赫无比的贵人,刚才与他一起,绕给了他一丝紫气。

隔壁住着贵人?

季云流眉尖微挑,出声询问道:“地上的这位公子是从何处而来,这般匆匆又是要到哪里去?”

那在地上的少年显然没有想过自己会从墙上摔下来,此刻脑中也没有比两个女流之辈镇定上多少。

他落地之后,听得季云流实为询问、但怎么听口气与意思都像‘你这是要赶去哪里投胎?’的话语,满面通红的鲤鱼打挺跳起来:“呃,对不住,对不住,实在是……”

抬眼看去,少年心道:这应当就是自家嫡亲姐姐口中,与那张家二郎自小定亲的山野村姑季家六姑娘了。

目光落在季云流的面上,倒映在澄澄的桃花眼中,少年徒然又愣在那。

口中的那句“实在是歌声太难听,我被这歌声给震下墙头来”的话语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去。

少年急急忙忙地绕着舌道:“实在是今晚的月色太亮,晃了我的眼……”

原来与张家那二愣子定亲的小娘子长得这么好看!

还没有说完,又是一道壮硕的黑影从墙后踏墙而来,如流星飞驰,翻落院中。

“对不住,惊扰了,明日定到府上赔罪。”丢下这话,那壮硕的黑影抱起之前的那团黑影,又几步踏上墙壁,好似话本里头大侠飞檐走壁一样出了院墙。

由前面少年的一滚一落,后面壮汉的一抱一走,不过半柱香的功夫。

“啊!啊啊——”这么一副光景,终于让红巧吃惊到气顺不打嗝了,“快,快来人呐!”

中气十足,声音可传千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