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06章 退亲

乔一水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6110

忽然,就看见夏云桐手里端着碗,捏住了妇人的下巴,居然被强迫她张开嘴巴了嘴,随即,将一碗黄汤都灌进了对方的嘴里。几道连贯动作下去,如行云流水,随即让那个被吓呆了的姑娘去扶不停地反胃呕吐的妇人去了柴房后面。喝的是什么,不言而喻。陈氏都觉得反胃出来,而夏良和张婆一道动作下来,如行云流水,随后让那个被吓呆了的姑娘去扶不停呕吐的妇人去了柴房后面。。...

突然,就看到夏云桐手里端着碗,捏住了妇人的下巴,竟然强迫她张开了嘴,随后,将一碗黄汤都灌进了对方的嘴里。

一道动作下来,如行云流水,随后让那个被吓呆了的姑娘去扶不停呕吐的妇人去了柴房后面。

喝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陈氏都感觉恶心起来,而夏良和张婆子连笑容都维持不了了。

夏日的风吹动路边的柳树,树影婆娑,叽叽喳喳的麻雀一时仿佛被禁了声。

大门口竟然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不大一会,甩着手上水珠的夏云桐从后面走出来,看到他们,明显的愣了一下。

沈栖也恰巧正凝眸看向她。

两个人的视线就对在了一起。

夏云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站在大门口的少年,他一根木簪簪住了黑发,虽然穿着青色的粗布短打,但他身形颀长挺拔,容貌俊秀昳丽,面色带着三尺寒霜,显得冷淡而肃然。

夏云桐心中很是感慨,即便没了绣着九蟒的皇太子服,可他通身的气度,非人间极致的富贵养不出来,尤其那双如寒潭秋水的清冷眼眸,似乎只要他站在这里,便是一番月华满堂。

不过再怎样,自己还是少接触的好,最好别接触,免得也卷入这来日的腥风血雨当中。

也许因为经历实在是匪夷所思,所以沈栖格外的敏锐,眼前的夏云桐与记忆里的不大一样,想起刚才她的动作,一抹疑惑在眼底里划过。

眼前的姑娘虽然衣衫破旧,可眼眸清亮,身姿笔直,站在那里,自有一番淡定从容。

他移开视线,掩去了眸子里的若有所思。

夏云桐则是福身给陈氏还有沈二婶见礼。

别管背后陈氏如何骂她,沈四郎救了沈大丫的命,这是不争的事实。

夏云桐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她迅速的将夏良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爹,亲事退了吧,我知道您和我娘为了这门亲事费了心思,可强扭的瓜不甜,沈大娘看不上我,我就算是嫁进去了也没好日子过,而且沈四郎救了我的命,我们不能不感恩,反而给他添麻烦……”

夏良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十里八村的好小伙子也不多,大多数都定亲了,想要找一个不看中嫁妆,只看中女儿人品的实在太难了。

夏良脑子里有些乱哄哄的,他抹了一把脸,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站起来的连氏。

连氏显然也听到了女儿的话,犹豫了片刻,对着夏良点了点头。

沈四郎是个好小伙子,可看他冷淡疏离的站在那里,连氏的心里也凉了。

结亲也是因为大丫喜欢,既然女儿不同意了,退了也好。

夏良尽量心平气和的抢在陈氏张口之前愧疚的说道,“沈嫂子,之前是我想左了,觉得大丫落水被四郎救起到底有损名节,可咱们庄户人家凡事都要讲良心,四郎救了大丫一命,名节不名节的也不重要了,既然都别别扭扭的,这亲事就作罢,等改日有机会,我带大丫再登门道谢。”

夏云桐倒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夏良。

这人倒也不是没有脑子。

想来他要是没死的话,他不但会护着三个女儿也会给媳妇讨个公道吧。

夏良是大丫的亲爹,对于他的婚事他有决定权,张婆子在一旁闷不吭声,这是她早就想要的结果。

陈氏的脸色也好了许多,就干巴巴的说道,“既然如此就作罢,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也不用登门道谢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四郎应该做的,那啥……我们就回了。”

来了就是退亲,既然达成愿望,陈氏可不想多留。

陈氏跟沈二婶转身就走,还不忘拉了一下站在一旁并未言语,冷眼旁观的沈四郎,他微微垂下眼帘,即便事态与预想的有些差异,但是结果也是应了他几分心思。

歪打正着,顺水推舟罢了。

他抬眸,掩去几分淡漠,转而对着张婆子还有夏良一丝不苟的深施一礼,却不再去看夏云桐,倒退几步,随后转身离开了夏家的大门前。

那背影望去,人如玉树,夏良有些可惜,但是也不过一刹那,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已经有村子里的人围了过来,只不过林婆子被赶出院子之后,就都站在外面好奇的朝夏家张望着。

夏良看向张婆子,眼圈红了,声音带着涩然和恨意,“娘,这事你得给儿子做主。”

张婆子转头看向大儿媳妇,也气得心口疼。

元氏与夏家来讲有功劳,因为她生下了夏家的长孙,可夏良也是她的亲生儿子,真要是像大丫说的那样,那这元氏可真的太歹毒了。

“阿良你放心,要是真的,娘绝对饶不了她。”张婆子给夏良保证道。

不过却又马上接着说道,“但这事儿也得等你爹还有你大哥回来,咱们关起门来处理。”

虽然夏良觉得意难平,可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他还有三个女儿呢,庄户人家的女儿虽然名声不如城里的千金小姐重要,可也不能因为恶毒的元氏影响了她们的婚姻大事。

就也点点头,虽然脸色依然不好,可终归是同意了。

张婆子松了一口气,准备让夏良去关上大门,这些讨厌的村子里人,这热闹也看,也不怕烂眼睛?

可哪里想到人群外走出来两个人,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围观的村人纷纷的和他们打招呼。

“族长,你吃饭了吗?”

“族长,这是来夏家有事儿啊?”

夏家族长随便的应着,脸色阴沉的进了夏家的院子。

而同样一脸愤恨之色的梁氏,进了院子直奔元氏。

来的路上她就已经和祖父商量过了。

夏家可以关起门解决,但是他们却不能。

得让村子里人还有夏家的族人给做个见证,要不然,被不知情的人胡乱传开。他们族长这一房的名声就全都毁了。

且她也的确没做过呀。

也顾不得去问元氏为什么头发散乱浑身发臭这么狼狈了,她提高了声音说道,“嫂子,今天这事儿可得说清楚,你去我家教我个花样,我很感激,就将从城里买的桂花糕用油纸给你包了两块,我们全家也都吃了,怎么到你这里就成了有毒的呢?你今天可得将这事跟我说清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