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世叔

夜惠美 | 发布时间:2021-10-12 19:45:16 | 阅读次数:21768

ps新书求我的推荐票,求所有收藏。护国寺跨院,禅堂外,回廊下搭起一个红泥小火炉,深红的壶盖因热气顶起,窜起白雾让在火炉旁挥动扇子的绿衣,梳着包包头的少女眸子更显澄澈。她银红色的小嘴如抹上一层口脂,柔嫩水润。牙龈老是出血九蹲在回廊里煮初雪冲茶,静静地倾听禅堂里陆法华寺跨院,禅堂外,回廊下架起一个红泥小火炉,深红的壶盖因热气顶起,窜起白雾让在火炉旁挥舞扇子的绿衣,梳着包包头的少女眸子更显清澈。。...

ps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

法华寺跨院,禅堂外,回廊下架起一个红泥小火炉,深红的壶盖因热气顶起,窜起白雾让在火炉旁挥舞扇子的绿衣,梳着包包头的少女眸子更显清澈。

她银红的小嘴如抹上一层口脂,娇嫩水润。

莫阿九蹲在回廊里煮初雪泡茶,静静聆听禅堂里陆阎王同父亲的谈话,她身边的托盘上放着皇家汝窑出品的珍贵茶盏。

白瓷如温玉般晶莹剔透,茶杯壁薄似纸,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茶盏,纵使花千两银子也没地方买去。

她在江南得茶王指点,善于茶道,晓得茶具的珍贵,更明白红泥小火炉里煮得上品毛尖千金难得。

这些稀罕珍贵物件全是陆阎王带来的。

也只有暴富的陆阎王才舍得把应该珍藏的古玩茶盏用来泡茶。

能用珍贵的茶具和茶叶凝练茶道,本是该高兴的事儿,可给陆阎王泡茶,阿九很不乐意,连欣赏茶盏的兴趣都少了。

“可恶!他一定是故意的。”

莫阿九小声抱怨,然手上泡茶的动作并不慢,若行云流水,极是赏心悦目。

从小她随着父亲莫冠杰转任四处,养成她独立的习惯,在江南学政府她身边也只有两个婢女,一个妈妈侍奉。

她并非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

莫冠杰每年的俸禄不多,除了收集古籍支出外,他还资助不少寒门子弟进学。

不是因他研究四书五经讲义颇有成效,得了不少的润笔费,再加上姜氏善于持家,阿九身边怕是连一个奴婢都用不起。

陆阎王在外办差还能随手拿出她只在书上看过的珍贵茶具,阿九怀疑陆阎王故意炫富。

清廉,纯粹的父亲不能让总是出现在抄家现场的陆阎王给领上邪路去。

阿九不信锦衣卫的俸禄供得起陆阎王宛若凤子龙孙的生活,想想他经办的大案,陆阎王一准得了不少的外财。

这些日子,阿九就没见陆阎王穿戴有重样的,每一件长裘都价值不菲。

陆阎王在京城想必过得更加骄奢淫逸。

“这是……”莫冠杰慢慢的惊喜,“前朝王大师解读大学的手稿,天,我有生之年,能见到王大师的亲笔书稿,实在是……实在是……”

阿九光听声音就猜到嗜好名家手稿的父亲已经手舞足蹈,语无伦次了。

前朝王大师一直是莫冠杰的偶像以及追赶的目标,王大师在儒家的地位极高,他留下的手稿很少。

这回莫冠杰见到真迹,哪还顾得上锦衣卫右指挥使?

他全心都放在书稿上,死死握着书稿,谁来抢,他跟谁拼命。

“敢问一句,莫大人对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怎解?”

“陆大人也读过中庸?”

莫冠杰说完这话后,多了一分内疚,“我并不是说你不该读中庸,锦衣卫……”

“锦衣卫为皇上效忠之余,我也常读几本书。”陆天养浑不在意,声音低沉悦耳,“从四书中领悟几分道理,还望莫大人莫嫌弃小子才疏学浅,不吝赐教。”

“陆大人请说。”

从莫冠杰教出多位才华横溢的学子,他好为人师,不愧为指引学子科举,悟道,明理的良师。

“令爱对我有救命之恩,在禅房不论官职。”陆天养向莫冠杰拱手,“后进学生本该拜见老……”

“爹,茶泡好了。”

莫昕怡笑盈盈的端着托盘进门,陆阎王此时正向莫冠杰行大礼,讶然:“陆大人这是作甚?我爹当不起。”

“陆大人身体好转得真快。”

昨儿还半死不活的昏迷,今儿从他身上已经看不出大病初愈的虚弱,黑曜石般的眸子炯然有神,绷紧的下颚让他露出的半张脸线条更显深刻。

他若好好打理胡须,且没毁容的话,相貌定是不凡。

熬了十四年,一朝拔除焚蛊,他立刻精神百倍来‘算计’父亲,阿九暗自嘀咕,看来他体质也是上佳的。

“多亏莫小姐。”

“我可当不起,救您性命的人是那位神医,不是我,也不是我爹。”

阿九唇边含笑将盛满茶水的茶盏先递给莫冠杰,“陆大人带来的茶具和极品茶叶,爹试试看。”

“好茶,齿颊留香,清淡宜人,果真是极品好茶。”

莫冠杰品茶后,忍不住连声称赞,“便是我在江南为官,也没尝到过这等好茶。”

“每年不过产十斤左右,专供给陛下和贵人享用。”阿九奉茶给陆阎王,无意识的挡在父亲面前,阻断陆阎王的视线,“不是陆大人,我爹可没口福尝到此茶。”

白嫩的双手捧着薄如白玉的茶盏,不知是茶盏更白,还是她的手更细腻。

陆天洋迟疑一瞬,唇边漫开笑,一双眸子微微弯起,“莫小姐茶道精湛,是在下有口福。”

“不是我夸阿九,在茶道上,嫌少有人能比得过她。”

莫冠杰骄傲得称赞起自己的女儿,丝毫没看出阿九同陆阎王之间的‘暗潮汹涌’。

莫昕怡奉茶后,转头看向莫冠杰,“父亲怎能在陆大人面前失礼?”

“嗯?”莫冠杰一脸得不解。

“陆大人不仅救了我,也救了您,这一路上对我们百般照顾,您可不能因为他向您请教四书五经,就将陆大人当作进学晚辈。”瞄了一眼陆阎王的穿着,今日倒是没穿蟒袍,一身华服锦衣,腰间挂得玉佩看着也非凡品,“陆大人不是读不起书的贫寒学子,就算陆大人平易近人,您不是也应同他平辈论交?”

莫冠杰抚掌道:“理应如此,礼数不能破。”

姜氏从门口走进来,对阿九的表现满意极了,也信了阿九只是不想欠陆阎王人情才对他多加注目。

“阿九,还不见过世叔。”姜氏催促。

陆天养眼见着莫阿九福身,脆生生的喊:“世叔安。”

“陆兄若有不解之处,我可同你一起研讨。”莫冠杰将茶盏放下,不舍的看着王大师手稿,“不知能否把书稿留给我一日?明日一早我一定原封不动的奉还给陆兄。”

“我留着书稿着实无用,莫兄既是喜欢,便送于莫兄。”

“这等大礼……使不得。”

莫冠杰把书稿看得比金银贵重得多。

“莫兄瞧不起小弟?”

“不是。”

抬手潇洒的挡住莫冠杰的解释,陆天养笑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书稿在莫兄手中才有用。”

“拜谢陆贤弟赠书之恩,往后若有差遣……”

“爹。”阿九打断话茬,“陆世叔是锦衣卫右指挥使,权柄赫赫,身受帝宠,您此番入京聆讯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您能帮陆叔叔什么?别让陆叔叔笑话您。”

“日后的事儿,谁说得准,许是小弟有求到莫兄之时。”

陆天养扯掉腰间的古玉,“不能让莫侄女白喊一声世叔,这块古玉权当见面礼,莫侄女收下罢。”

结合方才他所言红粉送佳人,陆阎王是**她?!

莫阿九脸颊气得鼓鼓的,眼睛满是薄怒,不似**她,而是像是老虎逗不知死活挑衅虎威的猫儿,咬牙切齿道:“多谢陆叔叔。”

“我还有事,莫兄,嫂夫人,我先行告辞。”

“贤弟尽管忙去。”

莫冠杰痴迷于书稿,巴不得此时没人打扰他,连眼睛都没抬,“阿九代我送送陆贤弟。”

“有劳莫侄女。”

“陆叔叔,请。”

莫阿九纵是再不乐意,也得规规矩矩的把陆阎王送到门口。

“莫侄女。”

“陆叔叔还有话说?”

阿九抬头仰望陆阎王,暗恼自己不够高,也恨陆阎王比寻常男子更高的身高。

“今日莫侄女说得话有点多。”

“彼此彼此。”

这一路上起起伏伏的意外使得他们两人彼此之间似多了一股难言的‘信任’。

莫阿九虽是不忿陆阎王,但也晓得他对自己的纵容。

“莫侄女担心我算计莫兄?”

“陆大人名声显赫,阿九不得不多个心眼儿。”

她在名声显赫上加重语气,听起来有很浓的嘲讽,“焚蛊除去后,陆大人行事越发高深莫测,意味深长。陆大人如今也拥有将死之人最宝贵的生命,自当珍惜才是。”

“从头到尾,我只想拉近同莫兄的关系。”

陆阎王嘴角勾起,“还要多谢莫侄女成全。”

“茶具和茶罐当作奖赏,莫侄女,回见。”

“……”

阿九瞪圆眼睛,被陆阎王算计了,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原来他就没想过做父亲的学生!

“阿九。”

“娘,我恨他。”

姜氏拉住一肚子怨气的女儿,“四年间做到锦衣卫右指挥使的人不是小小年纪的你能抗衡的,阿九,世道始终是男子的天下。”

莫昕怡不服气的瘪嘴,“您别忘了镇国长公主。”

“娘,您笑什么?”

“等阿九见到镇国长公主,就会明白她的尊荣来之不易。”

*****

“您对莫大人……是不是过于亲厚?”

刘铁功看不出莫冠杰的价值。

陆阎王烧掉手中的密报,“十年间,莫冠杰培养出十三名进士,还有五十多名举子秀才。”

以前他以冷漠示人,沉默寡言是因为他自知短命,许多事有心无力,如今解了焚蛊之毒,他犹若新生,行事自然不同往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