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病危

夜惠美 | 发布时间:2021-10-12 19:45:15 | 阅读次数:18035

ps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票,求撒花。早晨,莫昕怡随父母回到护国寺门口,准备好被东厂押解返京。护国寺都属于京郊六县管辖范围,距离京城也但是大半日的行程,在天子脚下,也不需要再怕突然冒出刺客死士。东厂用铁链绑住犯官莫冠杰的脖颈,双手闭拢并在一起用锁链被捆绑清晨,莫昕怡随父母来到法华寺门口,准备被锦衣卫押送返京。。...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撒花。

清晨,莫昕怡随父母来到法华寺门口,准备被锦衣卫押送返京。

法华寺属于京郊六县管辖,距离京城也不过大半日的行程,在天子脚下,也不用再担心突然冒出刺客死士。

锦衣卫用铁链套住犯官莫冠杰的脖颈,双手合拢并在一起用锁链捆绑住,原本正规对待犯官的流程,锦衣卫在莫昕怡注视下,浑身不自在。

她清澈的大眼睛仿佛在说,你们怎么可以锁拿我爹?

一向嚣张的锦衣卫受不住莫小姐的精神压力,开口解释,“即将进京,怎么也得做做样子。”

一路上,莫冠杰就没受到过任何的刑责。

他一向书卷味十足,常年埋首古籍中使得他面冠如玉,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举手抬足间尽显书生意气,

在凶名赫赫的锦衣卫面前,莫冠杰从容无畏,无欲则刚。

因此本该是犯官的莫冠杰反而像是在彪悍的锦衣卫护卫下出行的王孙贵胄。

当然,若无锦衣卫右指挥使陆大人的通融,莫冠杰也不会有此优待。

姜氏担心女儿惹事,紧紧的拽住她的小手。

莫冠杰身着青衫,铁链缠身,反倒让他多了几分浩然正气:“阿九别担心爹,不必为难锦衣卫。”

后面这话,让锦衣卫脚底下踉跄,莫冠杰有何资格为难锦衣卫?

他们可是神武皇帝的亲卫,有先斩后奏之权,远远凌驾于三司秦律之上。

有心给莫冠杰点苦头吃,选个最重得铁链搓磨他一番,后见莫冠杰身上隐约透出的正气,锦衣卫默默低头,算了,不同书呆子计较。

莫昕怡眨了眨眼睛,莫冠杰不明白,她却是懂得,莫非这就是父亲的福报?

昨夜莫昕怡通读秦律很晚,她在陌生的地方又睡不好,眼圈微黑,精力不济的靠着母亲姜氏。

姜氏见阿九小脑袋若小鸡啄米,越发心疼起阿九来,把打瞌睡的阿九揽在怀里。

“娘……”

“别怕,是我。”

姜氏轻柔的摸了她脑门,阿九眼睛睁开一道缝隙,看清楚是姜氏,小脸蹭了蹭她胸口,安心的在她姜氏怀里入睡。

自从刺客遇袭后,姜氏明显感到阿九比往日成熟,也比往常戒心重。

虽然莫昕怡还是会扬起天真的笑脸,然而笑容更多是掩饰,警惕心一点不比姜氏少。

姜氏既觉欣慰,又心疼阿九突然间不复纯真,成熟懂事。

迷迷糊糊间,阿九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睁开眼睛,“娘,怎么回事?”

“陆大人病重……”

“什么?!”

莫阿九立刻从蒋氏怀里爬出来,睡意全无,任由姜氏为自己整理略显凌乱的头发,只听姜氏道:“左右今日动不得身,一会你去禅房休息。”

“他怎么会病重?生得什么病?”

“你关心陆大人作甚?”

“……也不是关心他。”阿九在姜氏目光下耷拉脑袋,不安的揪着衣襟,“只是奇怪他有功夫,身体看着强壮,怎会一下子就病了?”

难道他因为喝了加料的补品?

莫阿九回避姜氏的注视,“娘,我去……我去看看他,我一定得去一趟。”

不等姜氏同意,她转身提起裙子就跑,生怕姜氏阻止她。

“野丫头!”

姜氏欠起身子见阿九身影消失,刚才想着阿九成熟,对人有戒心,这会儿又变得幼稚。

“夫人……要不,我也去看看陆大人。”

既然走不了,莫冠杰身上的铁链自然被锦衣卫除去。

他并没像往常一般嗜书如命儿,眉心蹙着一抹烦躁,“他虽是朝廷鹰犬,可他救了我的命。”

姜氏总算明白阿九像谁,抬手为莫冠杰抚平被铁链压皱的衣领,含笑道:“老爷去一趟也是应该的,这一路上也多亏陆大人的关照。只是老爷切莫忘记,您不是杏林圣手,事关陆大人性命安危,不好随便开口,您记得把阿九领回来,我一会熬些红豆羹汤给阿九用。”

莫冠杰点头,“多熬些,我也爱喝。”

姜氏笑盈盈的送走夫君,倦怠的按着太阳穴,父女俩儿真真是自己命中的魔星。

*****

随行的锦衣卫全部聚集在陆阎王歇息的禅房外,铁打的汉子因陆阎王生命垂危而眼圈泛红,不敢惊动禅房里的法华寺方丈,他们寂静无声的站着,有人仰望天空,也有人默默向佛祖祈祷。

莫昕怡感到扑面而来的一股悲伤气息,此时只要有一丝救下陆阎王的方法,这群仿佛被抽走灵魂和主心骨的汉子立刻会变得如狼似虎。

靠近禅房门,莫昕怡听见方丈大师略带绝望的声音,“焚蛊入心,再无解毒良方,陆施主熬不过明日。”

“阿弥陀佛,莫非陆施主果真过不了死劫?”

“秃驴,休要胡说,我们……我们大人怎么会……”

男人呜咽哭声要比女子哭泣更显得悲凉,也更让人揪心。

“焚蛊?!”

“谁!”

方丈和刘家兄弟齐齐回头,门口站着的小姑娘微皱弯眉,往日带着微笑的秀美脸庞多了几分凝重,明明只是十余岁的孩童,却镇定自信得宛若成人。

“大师确定陆大人中得是焚蛊?”

“莫非女施主懂得焚蛊?”

“我在苗疆奇闻录中见过,书上说焚蛊在苗疆已经失传了。”

莫昕怡走到路阎王身边,只是一夜不见,他露出的半边脸承暗黄色,眼眶深陷,不通医术的人也看得出他病体沉重,濒临死地,只是快死了也不忘记带银鹰面具,陆阎王掩藏起的另外半张脸得多吓人。

“看他的样子中焚蛊不是一年两年。”

“整整十四年。”

“……”

莫昕怡敬佩的说道:“能承受十四年焚蛊的折磨,陆大人心性坚韧可冠绝天下。”

焚蛊之毒定期发作,每次都会让中焚蛊者痛不欲生。

“莫小姐。”刘铁成噗通跪下,含泪道:“求求您救救我们大人,我给你磕头,只要大人病情好转,您这辈子给你当牛当马,下辈子为您牵马追镫。”

“我解不了焚蛊之毒。”

莫昕怡向旁边闪身,“我只是在书上看过焚蛊,具体的解毒方法我也不知。”

刘铁成哭成泪人,“大人……谁害得您,属下……宁可粉身碎骨也要为您报仇雪恨。”

“我记得书上提过,焚蛊是苗女中给负心薄幸的男人下得毒。陆大人是不是在年少时辜负过苗女?有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寻到当初给陆大人中焚蛊的苗女许是还有救。”

陆阎王若年岁在三旬上下,往前推十四年,也能对得上。

情窦初开之时,陆阎王难保不会对苗女许下海誓山盟。

莫昕怡眼底闪过一丝鄙视,苗女虽是南疆人,可负心薄幸的男人最可恨。

法华寺方丈撩起眼睑,“十四年前,他……总之陆施主绝不是负心薄幸的男子,亦不会对苗女许下誓言,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相信陆施主的为人。女施主,书上就没提其余法子?”

被方丈深邃的目光看着,莫昕怡也不好再非议陆阎王是负心汉。

不过她对负心之人没任何好感,有法子也不乐意说。

莫冠杰在旁说道:“断肠草同南国红豆可缓解焚蛊之痛。”

“莫大人此话当真?”

“我爹从不说谎。”

莫昕怡不悦的说道:“你们爱信不信,我先事先声名,我爹是文臣并非良医,书上只是说此法可缓解镇痛,并没说可解焚蛊,以陆阎王……他如今的状况,不知是不是来得及。”

“何处有断肠草?”

有一丝的希望,刘铁成兄弟也不打算放弃。

“断肠草法华寺周围就有。”莫昕怡道:“昨儿我还见过,同书上画得一模一样,至于红豆,我家还有些。”

不得不说陆阎王很有运气,虽不知断肠草能不能救他的性命,但天下难寻的断肠草竟然在法华寺出现,或许陆阎王命不该绝。

“还请莫小姐随我一起去采断肠草。”

“他救过我性命,我本该尽力帮忙。”

莫昕怡询问的看着莫冠杰,“爹,您说呢?”

“受人点水恩,当以涌泉相报,为人该如是。”莫冠杰赞同的点头,“阿九快去快回。”

刘铁成一喜,催促莫昕怡出门,风风火火的向法华寺外跑,莫昕怡小短腿,怎么都追不上人高腿长的刘铁成:

“你不知断肠草长什么样,又不知长在何处,先跑到也没用。”

“要不我背您?”

“不用。”

莫昕怡连忙摇头,“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点。”

昨日的小雪覆盖住荒草,莫昕怡走在雪地上,绣鞋沾雪变得潮湿,“你把雪扫开一些,我记得断肠草就在附近。”

断肠草是耐寒的草药,深秋初冬时不会立刻枯萎。

刘铁成在雪地上挥舞枯树枝,莫昕怡附身仔细寻找断肠草,眼角余光见到不远处有人影,忍不住抬头,是昨日厨房里的怪人!

他怎么也在此地?

莫昕怡目光落在他露出的手指上,从雪地脚印上看,他站在此地已经很久了。

怪人看清楚莫昕怡,微微愣神后转身就要走。

“刘铁成,拦住他。”

“啊。”

“快去啊,他也许能救下陆阎王。”

“我们大人不是阎王……”

刘铁成小腿挨了莫阿九一脚。

“少罗嗦,想让陆阎王活命就赶快抓住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