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十五章 亲事(二)

沐水游 | 发布时间:2021-10-10 16:45:07 | 阅读次数:1691

宅门恩怨,家长里短莫老太太正同一位也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商人妇闲聊着呢,听着孙女的话,便也转过脸看向莫璃。莫璃一笑:“杨夫人脸色看着不太好,今日天气有些闷,客人又多,估计谢府的丫鬟一时没顾上,我过去问问是不是中暑了。”。...

自刚刚谢老太太和严氏离开后,杨夫人面上的神色就没有对过,旁边几位夫人还以为她身子不舒服,莫璃往那看了一眼,再一瞧亭子外正匆匆走来一位丫鬟。她心头一动,就站起身,莫雪即抬脸不解地看着她问:“姐姐去哪?”

莫老太太正同一位也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商人妇闲聊着呢,听着孙女的话,便也转过脸看向莫璃。莫璃一笑:“杨夫人脸色看着不太好,今日天气有些闷,客人又多,估计谢府的丫鬟一时没顾上,我过去问问是不是中暑了。”

“你这孙女还真够细心的,杨家有福喽。”那商妇马上赞了一句。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谢府今日来的客人不少,自有身份高低不同,所以无论是刚刚的席位分划还是现在的相聚闲聊,或是另一边的游园赏花,莫老太太都是属于少有人搭理的这一拨。莫璃知道要进入这个圈子,获得认可,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她倒不急,总归以后还有机会。

莫老太太先是谦虚了一下,然后往杨夫人那看了一眼,忽的就想起刚刚在花厅时,这女人对自己爱搭不理不尊不重的态度,再想杨家打算退亲的事,心里顿时一阵来气。只是眼下这场合她也不好说什么,而且这会子让孙女过去表现一番,也是个不错的注意,于是莫老太太便咳了一声道:“瞧着是有些不好,那你过去关心关心,仔细别失了礼数。”

莫璃轻笑应下,就往杨夫人那过去了,而此时的杨夫人,胸口里那颗心就跟被搁在铁板上煎着一般,自看到李跃儿从袖中掉出那块玉佩,再瞧着谢老太太和严氏那等神色后,她就知道事情不好了。偏李跃儿这会又被数位贵妇人围着,一边儿弹唱一边儿聊着衣服头簪的话题,她即便有心想私下去问问,却实在寻不到机会。

“夫人可是身子不适?”正纠结焦虑着呢,冷不丁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个让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杨夫人吓一跳,差点没将手里的团扇扔了。

“你——”杨夫人回过神,豁然转头,却刚一张口,莫璃又道:“您脸色很不好,可是中暑了,要不我扶您去那边坐一会,那的风比较凉快。”

“你这未过门的儿媳倒是不错,如此年纪就已知道孝顺你了。”旁边一位贵妇人正剥着花生皮呢,听了莫璃的话后,马上笑了一句。刚刚在花厅,莫璃是杨家未过门的媳妇这事已传得人尽皆知,杨夫人是恨意难解又无可奈何。

被人这一夸,莫璃即垂下眼,含蓄一笑,杨夫人气得两眼直发黑,其实她心里最想说的是让莫璃马上滚开,可眼下却不得不忍着,于是脸色愈加不好起来。

莫璃再抬眼时,正好外头那丫鬟就进来了,并直接往杨夫人这过来。莫璃便微让开身,却不离开,只是一脸关心地看着杨夫人,样子做得十足。旁边数位贵妇人虽心里瞧不起她商女身份,却多少也觉得在孝这方面,她的表现是极好的。

“杨夫人,二奶奶请您。”那丫鬟走过来,就朝杨夫人小声道了一句。

莫璃不动神色地打量了杨夫人一眼,只见杨夫人眼神闪了闪,然后就站起身对两边的人歉意一笑:“还真觉得有些闷,我去二奶奶那歇歇。”她说完,又看了莫璃一眼,加了一句,“莫老太太年纪也大了,你该多仔细着自个奶奶的身子才是。”

莫璃轻笑着应下,目送她出了凉亭后,又对旁边的贵妇人歉意一笑,然后才走回莫老太太身边。

今日的目的已达到,差不多该回去了,依这情况,杨夫人最迟不过明天定会再次让人上她家拜访。只是这一次跟以前可不一样了,谢家已被她拉下水,杨夫人如今怕是自救不及。莫璃看着自己手里的茶杯,杯中的茶水将她沉静的双眸染上一层微冷的淡碧。沉吟片刻,她便将茶杯送至唇边,轻轻抿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转头道:“奶奶,日头高了呢,雪儿也有些累了,咱先告辞吧。”

依杨夫人那性子,她不能掉以轻心,再说严氏会选上杨家,也不是有心成全谢月娘。严氏真正看中的是杨家父子的官路,利字当头,对方可不会因这一次意外就乖乖收手。莫璃随莫老太太站起身时,抬脸随意往花圃那看了一眼,不想就看到谢歌弦的身影从蔷薇花架下走过,且对方正好往这看过来,莫璃即垂下眼,只是有那么一瞬,两人的目光还是撞上了。

这谢歌弦到底是谁?她微皱了皱眉,既然是谢家的亲戚,看着又跟谢天运关系那么好,为何以前那十年她不但不曾见过这个人,甚至连听也不曾听说过!是这其中有什么出了差错,还是曾经那十年里,她忽略了什么?

随引路的丫鬟刚走出凉亭没多远,就碰上从那边过来的谢天运,谢歌弦亦在一旁,只是他却不说话,只是礼貌的一颔首,谢天运则张口问了一句:“咦,莫奶奶和莫姐姐要回去了吗?晚上还有晚宴呢,为何不多留一会?”

莫老太太还没开口,那引路的丫鬟就代答了:“是呢,我正送出去,对了,刚三奶奶正找运哥儿,运哥儿快去吧,三奶奶还在凉亭那。”

谢天运随口应了一声,又瞅了瞅莫雪,莫雪似对他犯怵,下意识地就躲到莫璃身边。谢天运呵呵一笑:“那莫奶奶和莫姐姐还有雪儿妹妹以后常过来玩啊。”

莫雪咬着唇瞪了谢天运一眼,然后又有些愧疚地瞄了瞄谢歌弦,她还记得是自己将人家的东西弄坏的,只是人家不但不怪她,还替她给掩饰过去。莫老太太对谢天运客气地应了声,又说了几句感谢今日招待的话,然后就领着一对孙女走了。

“六叔不在我家住几日吗?”瞧着那几人走远后,谢天运便有些无聊地叹了口气。

“算了,我还是在外头舒服自在一些。”谢歌弦说着就又往凉亭那看了一眼,然后不解道,“怎么没见婶娘在亭子里?”

谢天运也往那找了找,果真没看到谢老太太的身影,便叫来个丫鬟,一问之下才知谢老太太刚刚身子不适回去歇着了。

“既然奶奶身子欠妥,要不六叔就先留一晚吧。”

谢歌弦一笑,也不置可否,只是道了一句:“我去看看婶娘,你去你娘那吧,省得三嫂又让丫鬟到处寻你。”

“那我回头再找你。”谢天运往自己母亲那看了一眼,便有些无奈地朝谢歌弦道了一句,然后就往亭子那去了,谢歌弦则朝谢老太太的院子走去。

“杨夫人,我们谢家的女儿可不是嫁不出去。”不等杨夫人解释完,谢老太太就不冷不热地打断她的话。此时谢月娘已站起身,只是她那样子摇摇晃晃的,瞧着似随时会倒下般。杨夫人的脸色也不比谢月娘好多少,且被谢老太太这一声打断后,她只好往严氏那看了一眼。严氏虽恼她,但也明白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于是只得陪着笑道:“老太太,其实莫家和杨家的这门亲马上就不做数了。”

杨夫人忙在一旁补充:“对对,也就这两天的事,莫家马上就把婚书退回,到时约一解,就桥归桥路归路,再也……”

“那也跟我谢家无关,总归杨夫人到时记得将我谢家的东西归还就是,记得别乱说什么,咱两家谁都丢不起这个脸!”谢老太太说着就让严氏送客,然后她便站起身往里屋走去。严氏急得没奈何,又不敢拉住谢老太太,只好恨恨地对杨夫人道:“行了,今儿你就先回去吧,老太太都这样了,这事再论。”

杨夫人是什么人啊,哪会就这么罢休,再说这事要说出来,真丢脸的是谢家而不是杨家。于是她也不管谢月娘的脸面,当下就低声对严氏道了一句,声音虽小,但旁边的谢月娘却还是能听到。故杨夫人话还没说完,谢月娘就一声惊呼地晕了过去!

严氏大惊,一时间不知是该确认杨夫人的话好,还是去看谢月娘好,只见她的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变黑,连唇都气得抖了起来。外头的丫鬟听到声响,就要进来,即被她一声喝住。

谢老太太在里屋听出不对劲,连忙返身出来。而外面,谢歌弦才走到院门口,正好就听到里头传出严氏一声斥喝,他微一皱眉,便站住了。

.

——*推书*——

新鲜完本

简介:宅门恩怨,家长里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