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一章 灭妻

沐水游 | 发布时间:2021-10-10 16:44:57 | 阅读次数:20821

韩四道亲手派人来送她来别院,虽嘴上说是让她帮着开导薛大太太阴郁的心情,但莫璃心里却很清楚,那但是是借口罢了,他实际是要冷上她一段时日。“太太,到了。”马车停下来,外面的婆子喊了一声。莫璃回过神,站起身扶着红豆的手下了车后,抬眼瞅着着这湖光雪色的别院,轻“太太,到了。”马车停下,外面的婆子喊了一声。莫璃回过神,起身扶着红豆的手下了车后,抬眼看着这湖光雪色的别院,轻轻呵了口白气道:“好几年没过来了,想不到还是这样,那边的湖都结冰了吧。”。...

韩四道亲自派人送她来别院,虽嘴上说是让她帮忙开解薛姨娘沉郁的心情,但莫璃心里却清楚,那不过是借口罢了,他实际是要冷上她一段时日。

“太太,到了。”马车停下,外面的婆子喊了一声。莫璃回过神,起身扶着红豆的手下了车后,抬眼看着这湖光雪色的别院,轻轻呵了口白气道:“好几年没过来了,想不到还是这样,那边的湖都结冰了吧。”

“是呢,上个月就结了冰,如今那冰都快一尺厚了。”早迎出来的薛姨娘忙笑脸上前,“怪道我昨儿在佛光寺里抽了张上上签,原是姐姐给我带来的。”

“你怎么也出来了,天这么冷,得小心养着才是。”莫璃瞥了薛姨娘明显隆起的小腹一眼,扶着红豆的手,一边往别院门口走去,一边道,“爷说你这些日子夜里还不时做噩梦,今日瞧着你气色倒是不错。”

“因为知道姐姐要过来,所以昨晚睡得特别好。”薛姨娘陪着往里走,说话同时,眼睛悄悄打量着莫璃。银装素裹的雪景下,莫璃那一身胭脂红通袖满地花织金锦袍儿格外显眼,亦极衬她那明艳秀丽的容貌,只是这云蒸霞蔚般的红,却还是刺痛了薛姨娘的眼。这是锦绣林新出的织金锦,却因目前只有大红地的,所以薛姨娘再怎么眼馋心嫉,也不能拿来裁衣穿。

“给太太请安。”莫璃刚上台阶,早候在门口前的仆妇婆子就都朝她齐齐行礼问安。

“你闺女的好日子快了吧,今日我特意带了两匹宝花罗过来,算是给她添箱,到底也曾在府里服侍过几年。”莫璃站住,对离她最近的那位仆妇道出一句。刘嫂子一怔,随即抬起脸感激道:“太太能记得这种小事,真是我那丫头的福气。”

莫璃点了点头,又转向一边对另外两名仆妇道:“听说你俩家的那位,上个月在这赌博喝酒,还给乡里闹出些事,如今可是都戒了?若再生事,照规矩,就只能送官去了。”

“回,回太太,他,他已经不喝了。”那两名仆妇慌忙同声道,且把头垂得更低了,心中皆惶惶。早听说这位当家太太最是不简单,今日一见,果真了不得。刚刚一下车,远远瞧着那容貌,那气派,他们就将要看轻的心收了几分。眼下再听这么平平缓缓,不愠不火的几句,无论恩威,句句都点中要害,谁还敢表露出半分不敬。

一边的红豆抿唇偷偷一笑,心道你们想欺太太什么都不知,意欲巴结薛姨娘,随意糊弄太太,那可是打错算盘了。有什么是太太不清楚的,就是韩爷,这些年多少事是太太帮衬着过来,不然能有现在这么大的家业。

薛姨娘一看这情形,就是一笑:“怪道人家都说姐姐长着顺风耳,也怨我如今身子重了,没管好下人,连这点小事也让姐姐过来操心。”她说着就故意挺着肚子将一旁的红玉挤到一边去,同时给旁边的下人打了个眼色,然后亲热地挽住莫璃的手接着道,“只是姐姐好容易过来一趟,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就待会再说吧,咱先进去喝杯热茶。”

瞧着莫璃走远后,众人才悄悄松了口气,眼睛却不由又往女主人那追过去。都说薛姨娘生得好相貌,如今见着太太,方才知人上有人。其实若单论容貌,两人算是平分秋色,但莫璃那等温婉的神色,以及优雅中还带着几分威压的言谈举止,明眼人都看得出,绝非是薛姨娘可比。真没想明明是表姐妹的两人,竟会相差这么远。

不过韩四道当年一娶一纳平安街上两朵姐妹花,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却还是时不时被好些人拿出来当成一桩美事,津津乐道一番。

本来莫璃是打算在别院住上几天,先顺了丈夫的意,然后回去再跟丈夫好好谈谈。

可她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一来,就再也回不去了。而这一切,竟是一直被她视作恩人的丈夫暗中授意——宠妾灭妻!

日薄西山,残阳如血。

原是被薛姨娘请出来赏美景的,不想竟因此掉进那专为她准备的陷阱里。

“好个韩府的当家奶奶,瞧瞧现在这副模样。”原总是一脸亲切的薛姨娘,此时正嗤笑着看着在冰窟窿里拼命扑腾的莫璃,嘴里咯咯道,“多狼狈,多可怜,多难看!”

“你,为什么——”莫璃好容易扒在一块岌岌可危的冰上,却刚一张口,那冰层就出现了裂痕。

“为什么?”薛姨娘得意一笑,“自然是你该让位了,对了,多谢你给爷带来的那些家产,还有这些年费心将府里打理得这么好。你放心,我接手后一定会好好享用,不会浪费你这十年来的苦心。”

“你——”莫璃又惊又怒,颤抖的手才稍用力,就听那冰层咔嚓的一声,碎了!

身子失去支撑点,在冰窟窿里惊慌地扑腾了几下,身子就开始一点一点往下沉。张口想喊人过来救她,可从嗓子里出来的声却低若蚊哼,她的嗓子,她的嗓子……是之前那杯茶被下了药!

“别白费力气了,动得越厉害下沉得越快哦。还有,你带来的那些下人我早就都让人绊住了,不过你放心,咱们姐妹一场,我会送你到底的。”离冰窟窿两丈远处的薛姨娘慢慢收了笑,双手笼在貂毛的暖手筒里,微扬着嘴角看着一步一步逼近死亡的莫璃,眼中闪着嫉恨贪婪又残忍的光。

“你,就不怕,爷知道了……”莫璃视线开始模糊,身体渐渐失去知觉。

少时一直就寄住她家的表妹薛琳,当年珠胎暗结,她心里虽不喜,却还是主动出面让丈夫抬进了门。这些年她也知这女人心里一直不甘居自己之下,却怎么都没想到,对方竟藏有这么歹毒的心。更未料到,薛姨娘竟连她自个怀胎五月的身子都利用上,若非是见她摔倒呼痛,自己怎么会……

“爷?”薛姨娘忽然咯咯笑了起来,“我的姐姐,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都死到临头了竟还不知这到底是谁的意思。说来姐姐跟我在韩宅里相处也有七八年了,虽说我对姐姐一直有不平之心,但这么些年,姐姐可曾见我有做过哪一件逆了爷心意的事?啧啧,姐姐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不多想想,是谁让你过来这别院的。”

“你,说什——”水已经漫到她下巴处了,四肢早已僵木,莫璃却感觉脑子忽然轰的一声响。

“姐姐,爷说了,女人太聪明了不好,而且这么些年了,你也没给爷生个一儿半女。还有,你既姓莫,却又没个当巡抚的叔叔,且如今东庄的桑园和‘锦绣林’早是韩家的东西了,你心里却还时时惦记着,竟还想给莫雪分去一点,实在叫爷为难呢。”薛姨娘愈笑愈娇,她的亲叔叔上个月刚升为永州巡抚,如今合该是她薛家扬眉吐气的时候了,她薛琳自然不会再忍气吞声居人之下。

“哦,对了,难得能跟姐姐共侍一夫数年,我就让姐姐走得明白一些。”薛姨娘眼微眯,声音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十年前,姐姐被杨家退亲,接着姨夫死于意外,紧跟着你们一家子的女人被莫家族长欺压等事情,可都不是偶然哦。”

莫璃瞳孔猛地一缩,薛姨娘笑得妩媚又嚣张:“那都是爷暗中安排的,莫璃啊莫璃,你被骗了一辈子呢,可怜的女人,居然将仇人当恩人服侍了一辈子,还将自家家产整个拱手相送……”

水漫到鼻子那,莫璃使劲抬起眼看着萧索长空,回想韩四道近来言行,忽然间,什么都明白了。

可她恨极,却反想大笑。

原来如此,枉她自认聪明,偏偏却弄错了最致命的一件事。

她一直以为韩四道不够了解她,但实际上,他是太了解她了,所以如今才容不下她。

因为他明白,她终有一天会发现他的真面目,而她又知道他太多的事情。他了解她本性,知道她到时会做出什么事,所以,先一步下了手。莫家已没什么可以让他攀附了,薛家眼见起来,他自然要另外做打算。

初始,他贪恋她的美貌,觊觎她的家产;

然后,他欣赏她的聪慧,赞赏她的手段;

再后,他开始惧她所知,曾经她所有的好,如今都变成他容不下她的理由!

韩四道,韩四道——

莫璃想要吼出心中的愤怒和恨意,可刚一张口,冰寒彻骨的湖水就猛地灌了进来。她除了微微挣扎一下僵硬的手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水,没过了她的头顶。

薛姨娘冷眼看着冰窟窿里拼命向上的那支手,耐心等着她慢慢往下沉,直到再也看不到,一切归于平静后,才扬起嘴角,抬步离开了那里。

只是她刚转身,天际那就滑过一道红色的火线,是有星体忽然陨落。

尔后,天降大雪,随之百年不遇的冰雹紧接而至。

那一年,星学家们都把这一事记为天出异相,其因,众说纷纭。

那一年,有一个女人在被骗十年,惨遭毒手后,怀着知道真相的怒火,以及不甘的愤恨,重生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