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蜡烛

殷桃桃子y | 发布时间:2021-10-10 11:18:33 | 阅读次数:18702

出了小区,她也没立刻就再打开手电,一路上基本上看看不见什么人仅有几道手电的光一闪而过,苏沫最终决定黑灯瞎火前行关灯的目标太大,她不确认在这个报案没有用的情况下碰上抢劫财物的话能不能平安回家去。她将自己很好的掩藏在幽暗里,一路上把她明白的商铺都找了一遍,基本上所有的的门她将自己很好的隐藏在黑暗里,一路上把她知道的商铺都找了一遍,几乎所有的门店都紧闭着大门,超市就更不用说了,苏沫找了一圈才找到一家卖蜡烛的店开着门。。...

出了小区,她没有立马就打开手电,一路上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只有几道手电的光一闪而过,苏沫决定摸黑前进开灯的目标太大,她不确定在这个报警没用的情况下遇上抢劫的话能否平安回去。

她将自己很好的隐藏在黑暗里,一路上把她知道的商铺都找了一遍,几乎所有的门店都紧闭着大门,超市就更不用说了,苏沫找了一圈才找到一家卖蜡烛的店开着门。

店主是个身高近2米的彪形大汉,胡子长到了鬓角一脸的凶恶像。她没立刻进店铺而是影在角落站了一会。

店里一对青年夫妻正在购买蜡烛,听到价格女人的声音瞬间变得尖锐,她指着大汉怒骂道:“100一包?就十根!你怎么不去抢啊!”

大汉眉头一挑,健硕的臂膀在桌上重重一拍,眼里放出凶光,嘴里不客气的说道:“买的起就买,买不起就滚,别耽误老子做生意”。

桌子被拍的咯咯作响,夫妻二人身躯一抖心里害怕又不乐意当这冤大头,在店里站了一会还是选择空手而归。

看着二人走远消失在黑暗中苏沫才摸出了三张红票子,一手插进裤兜握紧了别再腰间的匕首。压低了帽子她低头走进了这家宰人的店,将说话的声音尽量压低显得沙哑成熟:“三包蜡烛”。

大汉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吐出一口烟雾看了她一眼,粗声道:“三百”。

苏沫也不跟他废话直接丢了钱在柜台上,见她如此爽快大汉也不墨迹当即就丢了三包蜡烛给她,接过蜡烛她转身就出了店铺。

重新走回黑暗的街道,她将衣服拉开把蜡烛包了进去,还没等她走出几步路,苏沫就感觉到了身后细碎的脚步声,有人跟踪她!意识到这个问题她惊出一身冷汗,抱着蜡烛就拔腿狂奔。

后面的脚步也立马提起了速度,离她越来越近,眼看着要追上她了,苏沫拔出了腰间的匕首,钻进了一旁的巷子里。

巷子口传来说话声

“这女人真会跑,累死我了”堵在巷子口气喘吁吁的女人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在没有光我眼睛都要看不见了,这蜡烛你要是弄不来我跟你没完!”

“知道了知道了,你在门口守着别让她跑了”。

原来,刚刚买蜡烛的那对夫妻并没有走远,折回来正好看见了苏沫,见她形影单只就起了心思。

“姑娘出来吧,我只要蜡烛,我保证不伤害你”男人的声音在巷子里回荡着,他捡了根棍子握在手里慢慢走了进去。

借着黑暗藏在垃圾桶后面一动不动的苏沫,紧紧握着匕首,手心出了一层细汗,那人越走越近,她心跳如雷,深知自己要是被抓住了下场绝好不到哪去,她现在特后悔为什么不厚着脸皮去找陆琛了。

这种情况硬刚那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苏沫思考了片刻后就主动站了起来,她压着嗓子佯装害怕的说道:“别伤害我,蜡烛我可以给你”。

男人听她如此识相,心里一喜但也没放松警惕:“把蜡烛都放在地上,慢慢走出来”

苏沫听话的将蜡烛从衣服里拿了出来走到了巷子中间放下,退开了几步。男人见她如此不禁放松走了过去。

就在他弯腰准备拿起地上的蜡烛时,苏沫直接冲了过去一把匕首狠狠的插进了男人的背部。

撕心裂肺的惨叫在巷子里响起,男人痛苦的倒在地上后背鲜血直流,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会带着把刀出门,外面守着的女人顿时慌了她朝里大喊:“出什么事了!”

拔出匕首,一股热血喷在了苏沫的脸上,这是她第一次拿刀砍人,然顾不得害怕她一把捞起地上的蜡烛直接冲出了巷子。

见苏沫拿着匕首还滴着血跑出来,女人下意识害怕的避开了,眼看着她跑远消失在了黑暗里。

一口气跑回小区,苏沫直奔家门,眼前的一幕确让她心惊,本被她用来堵住家门的桌子被拉开了,有人进去了!

她将蜡烛放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侧着身子走了进去,出乎意料的,坐在她家沙发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陆琛,他的脚边还有一个被塞住嘴巴五花大绑的男人。

陆琛看她一身狼狈,匕首上的血液还没干枯,他站起身走到她身边皱着眉问道:“怎么回事?”

苏沫见到他顿时红了眼眶,眼泪就下来了,这几日积压在心中的情绪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家里没蜡烛了我就想出去买,然后有人抢劫被我捅了一刀.....”

陆琛默默听她抽抽噎噎的絮叨完,到是对她刮目相看了,他还真想不到这么小的个子能把一个成年男子给捅了。

能有个人安静的让苏沫倾诉情绪,她终于好受多了,她这才把视线放在地上被绑人的人身上,有些眼熟:“这人是什么情况”

“偷东西正好被我撞见”陆琛言简意赅的解释了。

苏沫走到那人的身边蹲下细细打量才想起这不是住三楼的人么,没记错的话是叫鑫磊吧,以前她还聊过几句话。她将男人嘴里的臭袜子拔出,这不是她的袜子么.....一能开口说话对方就祈求出声:

“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想拿点吃的和蜡烛,我已经饿了三天了”

苏沫一脚朝他脸上踢去怒道:“这就是你偷东西的理由?不会来借啊”不解气似的又踹了几脚,对方痛呼。

“要帮你解决一下吗?”陆琛声音冷的像冰块一样冻人,苏沫转头就看见他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根军用棍子,一甩变成了三节长。

被绑着的鑫磊冷汗都下来了,连声求饶,他只是饿昏头了啊!这男人好可怕。同样害怕的还有苏沫,她连忙走过去按住了男人的棍子,赔笑道:“这杀人不好吧,要付法律责任的,人家也是生活所迫是不是”

陆琛斜了她一眼,嘲讽道:“打到他不敢再来而已,你在想什么?”军营里待久的他觉得能用武力解决得事情就不要浪费脑子了。

“哦”苏沫嘴角一抽,实在是这个男人行为真的很容易让人想歪啊,她放开棍子捡起刚被她从人嘴拽出来的袜子又给塞了回去,嘴里抱怨:“那也别在这打啊,去楼道里面,这地毯我才洗干净的”。

陆琛:“......”

鑫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