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初遇陆琛

殷桃桃子y | 发布时间:2021-10-10 | 阅读次数:5869

苏沫脱掉一只高跟鞋握在手里,她仔细观察了一下车身,车前的挡风玻璃了满布了裂痕,用力砸所以能砸破,她对着车内的人叫道:“护住肚子往退后推些,我要砸玻璃了!”蒋红玉搂住肚子侧着身整个人都缩在了驾驶室的椅子上,手袋被丢在后面,背后是滚烫的火焰,她哑苏沫捏高跟鞋,找了个裂开程度最大的口子双手高高举起狠狠砸了下去。。...

苏沫脱下一只高跟鞋握在手里,她观察了一下车身,车前的挡风玻璃已经布满了裂痕,用力砸应该能砸破,她对着车内的人喊道:“护住肚子往后退推些,我要砸玻璃了!”

蒋玉莲抱住肚子侧着身整个人都缩在了驾驶室的椅子上,包包被丢在后面,背后是滚烫的火焰,她哑这嗓子开口:“砸吧姑娘”。

苏沫捏高跟鞋,找了个裂开程度最大的口子双手高高举起狠狠砸了下去。

事与愿违,这到底是军车,窗户都是经过强化的,鞋跟被镶进了玻璃里,任她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火势愈演愈烈,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车里的蒋玉莲已经被浓烟呛的呼吸困难了,她闭上眼紧紧抱住肚子,泪水夺眶而出,她的孩子!

苏沫也着急,情况越来越不好,她朝外呼救但没有人上前帮她,都是低着头只管走自己的路,人x冷漠演绎的淋漓尽致。

她索性心一横,将裙子打了个结,没穿鞋子的脚点起脚尖,将另一只套着高跟鞋的大腿弯膝抬起,对着刚被她打了一下的口子踹下,一连踹了四五脚,玻璃终于踹碎了,飞溅而出的碎片也划伤了她的小腿。

顾不上受伤,苏沫扒开玻璃钻进了车里,使出浑身力气将车上快晕过去的蒋玉莲拉出来,远离了车子将她拖在路边上。

快累趴下的她瘫坐在了地上,粗喘着气将手机替给躺在地上的妇人道:“你看看有没有可以联系的人来接你”。

总算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蒋玉莲咳嗽了几声,她立马摸了摸肚子没有感觉异样后重重呼了口气。

还好,孩子没事。

她手掌撑着地面坐起来,接过手机满是感激的对着苏沫微微弯腰点头:“谢谢你,小姑娘,真的太感谢了”。

苏沫摆摆手,看着蒋玉莲拨出电话,眼睛眯起。

在A市能有这样车牌的除了位高权重就是手握重兵,怎么看都不能是普通军人家眷,救了她除了欠下一个恩情外,对于发生的一系列荒谬事故可能能捞的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正准备从家里出门前往蒋家大宅的陆琛接起电话,随即眉头紧锁,薄唇轻启:“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蒋玉莲将手机还给了苏沫,并拍了拍她的手对着她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姑娘,他马上到等会我叫他送你回去”。

“苏沫”

苏沫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便借着手机灯光低头检查自己的小腿,小腿被割开了一大道口子,还有些擦伤,不过还行,没伤到骨头,她忍着疼将裙摆撕下来一块随意的包扎了一下便和蒋玉莲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借着车子燃烧的火光,蒋玉莲细细的打量起身边的小姑娘,越看越满意,苏沫的脸上被浓烟熏的有些黑,黑色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肩上,但不妨碍她看到那双囧囧有神的大眼睛,和满都是胶原蛋白的鹅蛋脸。

长的可可爱爱的心地还善良,跟陆琛那小子到是挺配的,就是不知道这姑娘成年没有,她在心里这么想着。

两人坐了没多久,苏沫便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穿着军装的男人拿着一个手电筒骑着一辆破烂的自行车朝两人靠近,尽管样子有些滑稽,但她也不能忽略男人周身强大的气场。

这是苏沫第一次遇见陆琛。

蒋玉莲借着一些零星的光看清男人的样子后连忙捂着肚子朝他挥手:“琛儿,姨在这”苏沫站起身慢慢扶起这个月份大身子笨拙还有些激动的孕妇。

自行车在她们前停下,陆琛下车先是扫了苏沫一眼变将目光放在了蒋玉莲身上,语气有些担忧:“怎么一个人出来了,胡丁那混小子呢不是叫他开车的”。

“我想着身体又没那么金贵,不就一个产检么我就没让他来,我也没想到出了这事”蒋玉莲捂着肚子一脸愧疚,如果她知道会出事,她肯定不出来让军医看看算了。

陆琛知道他这姨母脾性,神情有些无奈:“发动机都熄火了蒋宅的人晚上才到,在这之前先去我那吧”。

蒋玉莲点点头就将苏沫拉倒陆琛面前解释道:“若没有这孩子,我可能就死在车里了,多亏了她我和孩子才活了下来”

一边说,她还一边拍拍胸脯,描述着场面有多危急。

陆琛这才朝苏沫淡淡道了声谢:“谢谢”

昏暗的光线下,苏沫才勉强看清楚眼前的男人,那是一张堪称完美的脸,干净利落的板寸头,面部轮廓精致有型,这个子起码有一米九了吧,比她高出好几个头。

“顺路将她也一并送回家吧”蒋玉莲在旁边适时的提醒:“现在外面这么混乱她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陆琛点点头,先将蒋玉莲打横抱起轻放在了自行车的后座上随后把住了车头站在旁边,转头对着一旁站着的苏沫问道:“你家在哪?”

“南大的附属小区,离这不远”。

“哦?那巧了,我们住在同一个地方”陆琛的眸子直直盯着眼前这个已经有些像乞丐的小女孩,语气不明,漆黑的眼瞳神色深不见底。

苏沫也有些惊讶了,这可真在她的意料之外啊,她弯起嘴角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哈哈哈哈,可能我们还在同一栋楼”。

陆琛没在跟她说话,举着手电筒踢开了自行车脚撑,扶着车身大步向前走去。

苏沫一瘸一拐的跟上,期间还不忘搭话试图套点有用的信息:“你说天怎么就突然黑了呢,现在也才四点多啊。”

陆琛不理她只管走路照亮脚下的路。只有蒋玉莲接她的话:“是啊,我这好好的开着车,突然天就黑下来了车子就失控了”。

苏沫再接再厉:“对啊,会不会是什么黑心的地下试验泄露啊之类的。”

这回陆琛到是有反应了,只是语气带着浓浓的嘲讽:“你有妄想症吗?”

“......”

两个女人一时语塞....

苏沫撇撇嘴不说话了,没走一会,本就随意包扎的伤口很快就崩开了,鲜血染红了布料,顺着小腿滴到了地上。

她一把拉住了前面陆琛的一片衣角,脚上钻心的疼痛让她说话都带了一丝哭腔:“我脚受伤了,你就不能慢点走”。

蒋玉莲也注意到了苏沫脚上的伤势,看起来触目惊心的,她一把拍上了陆琛的背气道:“臭小子不会走慢点,没看人家小姑娘腿受伤了”。

陆琛不得不停下脚步,脸彻底黑了。他将手电替给蒋玉莲,放下脚刹转身低头看着这个只够到他胸前的女孩,对方眼泪汪汪的瞪着一双大眼睛控诉的望着他。

不知怎么的陆琛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蒋宅看家镇宅的大白.....这么一对比还真是真是一模一样,想到这里他的心情莫名有奇怪。

“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个男人干嘛用这种吓人的眼神盯着她,她是伤患好吗!

蒋玉莲作势又要伸手去拍陆琛的背部,他退开两步蹲下身想将苏沫受伤的脚提起,被对方赌气的踹开,陆琛一把按住她的脚不耐道:“别动”。

苏沫翘着嘴不动了,小腿上面包着的破布被慢慢撕开,露出的伤口已经有开始发炎的趋势了。

观察了一会伤口,陆琛起身说道:“没事,天气太热,别捂着。”

“哦”苏沫撇嘴答应了一声,然后就感觉腰间一紧,整个人都腾空了。她就这么被男人抗在了肩上!

“你干嘛!!!”一正天旋地转,苏沫的胃都感觉要被这肩膀磕坏了,怎么这么硬!她扑腾着想要下来“我自己能走!”

“啪”陆琛一巴掌拍上了她的屁屁,语气y森:“你要想拖着条废腿一个人回去我就成全你”

场面安静了,苏沫扑腾的动作瞬间静止了,眼神呆滞嘴里喃喃道:“你...你打我屁屁!”

蒋玉莲也察觉到了不妥,坐在自行车上一脚踹上陆琛的小腿:“你怎么随便打人姑娘那!”

“.....”下意识的就打了,他能怎么说,陆琛理亏他黑着脸单手把住自行车自顾自的往前走。

苏沫哭丧着脸倒挂在他的肩膀上心里悲愤,长得好看就能这么对她吗!....

一路回到小区门口,和外面的世界一样,整个小区都是漆黑一片,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亮起了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你家在几栋?”陆琛抖了抖肩膀上昏昏欲睡的人。

苏沫都快被晃睡着了一听到家了立马来了精神:“二栋401”

...陆琛一阵静默,然后抬起腿往自家楼里走去。

自行车停在楼下,他一手扛着苏沫一手将蒋玉莲扶下车,因为电梯不能用,他只能徒步上楼。

两个女人的体重都抗在了陆琛身上,这个男人却大气不喘看起来一点都不累的样子,走了这么多路状态还这么好,体力爆棚啊,苏沫心里暗自想。

到了四楼,陆琛一把将苏沫放下就半扶着蒋玉莲继续上楼,她刚要开门进屋,后面就传来了蒋玉莲的叮嘱:

“是叫苏沫吧,谢谢你了孩子,刚刚的事别放在心上,这小子就缺根筋有事记得找姨号码存在你手机里了”。

看着两人上了楼,听见屋子上锁的声音,苏沫石化了,这男人还真跟她住同一栋楼里啊!还就在楼上,她为什么从没见过,这张嘴是不是开光了。

关上屋门,总算到家的苏沫勾着受伤的腿一蹦一蹦的摸黑跳到了沙发旁,一坐下,舒服的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终于回来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