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005章 流言蜚语

吕颜 | 发布时间:2022-07-22 18:00:18 | 阅读次数:29345

村中间的大榕树粗大矮小,风一吹带给一阵阵凉意,小孩子都聚在树荫下玩耍嬉戏。蹲地上丢石子的山娃子仰起头瞅着湛非鱼脸上竹席留下的的红印子,哈哈笑了出来,“小鱼,你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湛非鱼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巴里,嫩白的脸颊撑的鼓鼓的,配上她乌黑圆溜的蹲地上丢石子的山娃子仰头瞅着湛非鱼脸上竹席留下的红印子,哈哈笑了起来,“小鱼,你睡到太阳晒屁股了。”。...

村中间的大榕树粗壮高大,风一吹带来一阵阵凉意,小孩子都聚在树荫下玩耍。

蹲地上丢石子的山娃子仰头瞅着湛非鱼脸上竹席留下的红印子,哈哈笑了起来,“小鱼,你睡到太阳晒屁股了。”

湛非鱼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巴里,白嫩的脸颊撑的鼓鼓的,配上她乌黑圆溜的大眼睛,看着又萌又娇。

吴翠翠斜着眼打量着湛非鱼,嫌恶的挑高细细的眉,尖细着嗓音嘲讽,“你还真够懒的,十里八村都找不出你这样的。”

七岁的小姑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帮着家里喂喂鸡,把菜地里的野草给拔掉,勤快的更是扫地、择菜照看弟弟妹妹,站在小凳子上都能烧饭炒菜。

“吴翠翠,你怎么说话呢?”山娃子蹭一下站起身来,黝黑结实的小身板挡在湛非鱼面前,不满的怼了一句,“小鱼喝你家水了?吃你家米了?”

二牛更是眼一瞪,凶悍野蛮的如同小牛犊,凶狠狠的骂了回去,“吴翠翠,你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嫉妒小鱼比你漂亮,比你聪明!”

“你们都瞎了眼!”尖利的叫骂声响起,吴翠翠气的眼眶都红了,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湛非鱼叫嚷,“她又懒又胖,哪里漂亮了?”

比起个头矮还婴儿肥的湛非鱼,吴翠翠虽然也是七岁,但个头高挑,面容娇艳,乌黑的头发编成了麻花辫,系的是大红色的头绳,还别了一朵半开的玉兰花。

“吴翠翠,丑八怪!”

“吴翠翠,骂人精!”

“哈哈,骂人精哭了……”

又淘又皮的二牛、山娃子发出胜利的笑声,一群熊孩子没审美观,在他们眼里湛非鱼是自己人,谁欺负都不成。

被小伙伴维护了,湛非鱼笑了起来,脆声说明了来意,“二牛,我来和你们说一声,这十天我不出来玩了,我大堂哥要教我和二郎、三郎读书了。”

“小鱼,你读书干吗?”二牛头大如麻,比起读书认字,他宁愿跟着老爹去田里干活。

山娃子也跟着问道:“小鱼小鱼,我娘说九月送我去私塾,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湛非鱼也不隐瞒,快速而简洁的把比试的事说了一遍,确保山娃子他们回去后能准确的说出始末来。

山娃子眼睛一亮,将胸膛拍的砰砰响,发出迷之自信的预言:“小鱼,肯定是你赢!”

一群小伙伴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小鱼是村子里最聪明的崽,她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吴翠翠嫉妒的瞪着被小伙伴围拢在中间的湛非鱼,气的眼睛发红了。

老吴家就生了三个女儿,吴翠翠最小,家里宠着她,再加上她脸模子漂亮,吴老爹去年就把吴翠翠送去私塾了。

吴老爹是个屠夫,在县里有个卖肉摊子,读过几年书,也算是见多识广,打算让吴翠翠启蒙认了字,日后在县里找个好婆家。

县里那些开店铺的人家,谁家的媳妇不认识几个字,不但会做买卖也会看账算账,偏偏吴翠翠待了一个月就哭闹的回来了,打死不愿意去私塾。

“我回去背书了,等赢了我买藕糖给你们吃,一人三根。”湛非鱼挥别小伙伴回家。

迈着小短腿,看着脚下坑洼的土路,湛非鱼一声长叹,白嫩胖呼的小脸上露出成人式的严肃和沉重,不是自己小人之心,可她却不得不防。

让自己参加比试不过是二叔的计谋,想要堵爹娘的嘴,让大房心服口服的供二房读书。最后如果是自己赢了,二叔肯定不会罢休,家里只会让二郎或者三郎去私塾。

所以湛非鱼只能把比试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到时候顾虑湛家的面子,湛家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管是湛非鱼的“偶像”效应,还是熊孩子馋藕糖了,等到晚上,家家户户都知道了老湛家三个孩子比试的事。

大榕树下,纳凉的大婶子、小媳妇们摇着手里的蒲扇赶蚊子,七嘴八舌的说起这事来。

“二嫂子,这读书认字都是男娃子的事,你们老湛家还真打算让小鱼去私塾?”

小姚氏隐匿了眼底的精光,眉头一挑和气的笑了起来,“都是穷闹的,我家老二说县城里的姑娘那可都是娇养的,一个一个都识文认字,大哥大嫂就小鱼一个孩子,爹娘也说要一碗水端平了。”

“湛二哥在县城里拉货送货,这眼界果真不一样。”年轻的小媳妇奉承的几句,满脸巴结的笑容,“大郎聪明,三郎这个弟弟一定不会差。”

“三郎比不了他哥,整天就知道吃。”小姚氏谦虚的直摇头,可眼中却透着几分洋洋自得来。

自家男人比起只知道田地里刨食的男人们可精明多了,尤其是和马捕头成了拜把子兄弟,村里人遇到什么事不都得来找自家男人商量商量。

原本湛家比试的事就二牛这些孩子挂嘴边说,可昨晚纳凉的小姚氏也承认了,村里当家的男人们自然也知道了,只是没当一回事,说到底这比试也就湛家二郎和三郎的事,湛非鱼不过是个凑数的。

上泗县,客栈。

“七爷。”一道黑色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客房里,向着端坐在窗边殷无衍低声回禀:“那小姑娘是金林村湛家大房的女儿,今年七岁……”

殷无衍晦暗的目光落在手中的书卷上,蜡烛昏黄的光亮下,苍白的脸被衬的异常冰冷。

青年想到调查的情况,没忍住笑了起来,“我还以为那胖丫头就五岁,没想到都七岁了,她这是只长肉不长个头。”

农家的孩子吃不饱穿不暖,基本是又瘦又小的干瘪模样,湛非鱼矮归矮,但她胖那。

青年一想到她那肥嘟嘟的包子脸,配上一双圆溜溜的乌黑大眼睛,三头身、小短腿,怎么看都不像是饿矮的,估计肉都长脸上了。

“七爷,你不知道这丫头小心眼多着呢。”青年吧唧吧唧的把湛非鱼的那点小谋算都说了出来,扬声笑着道:“现在整个村都知道湛家比试的事,这胖丫头是想利用舆论逼迫湛家同意她赢了进私塾读书。”

就在青年以为自家七爷不会搭理自己时,粗噶的声音冷嘲的响起,“竹篮打水。”

青年一愣,目瞪口呆的瞅着面色冷漠的殷无衍,七爷变声后,一个月都不会开口说几句话,因为那胖丫头,七爷昨夜和今晚竟然都开了尊口。

难道七爷也喜欢听八卦?青年激动的往窗边走近了几步,兴奋的开口:“七爷,那胖丫头不过七岁,能想到这法子也算是聪慧了,可她哪里知道人心险恶,和银子、利益比起来,名声、人性、亲情算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