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003章 二房算计

吕颜 | 发布时间:2022-07-22 18:00:16 | 阅读次数:10098

湛老太半眯着眼没说话的,私下里里她准备让三房的二郎去私塾,当然二房了有一个三娘了,也该轮到老三家了,并且湛老太最宠爱小儿子。但同样的,她也宠爱大孙子,湛三娘这段时间——没少哄着湛老太,再再加二儿媳妇是娘家内侄女,湛老太也迟疑着,这会倒认可的点了点但同样的,她也疼爱大孙子,湛大郎这段时间没少哄着湛老太,再加上二儿媳妇是娘家内侄女,湛老太也犹豫着,这会倒认同的点了点头。。...

湛老太半眯着眼没说话,私下里她打算让三房的二郎去私塾,毕竟二房已经有一个大郎了,也该轮到老三家了,而且湛老太最疼爱小儿子。

但同样的,她也疼爱大孙子,湛大郎这段时间没少哄着湛老太,再加上二儿媳妇是娘家内侄女,湛老太也犹豫着,这会倒认同的点了点头。

小姚氏一喜,眼中精光闪过,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趣的大哥大嫂,余光定格在坐在小凳子上的湛非鱼,笑着继续道:“爹娘,手心手背都是肉,既然要比一比,不如让小鱼也加进来,小鱼一看就是个聪明的,以后读书识字了,说不定还能嫁到县里去。”

呃……湛老大一愣,李氏同样也是一惊,看着示好的小姚氏,心里倒是舒坦了几分。

虽然大房没儿子,可湛家出力最多的就是他们夫妻俩,这会被家里人惦记着他们的好,怎么着也高兴。

猛地攥紧肉乎乎的小拳头,湛非鱼抬起头,一脸的懵懂和吃惊,似乎不明白这入私塾的事也和自己有关,呆呆的开口:“我赢了就去私塾?”

湛老头和湛老太虽然都偏心孙子,但对湛非鱼这个大孙女也疼爱,平日里见惯了她聪明伶俐的模样,这会看着坐在小凳子上仰着头,黑润的大眼睛猫儿一般瞪圆了,呆愣愣的蠢萌模样,让堂屋里的湛家人都笑了起来。

湛老三哈哈笑着,抬手弹了一下湛非鱼的额头,一把将人抱起来举高高,“对,小鱼赢了小叔就送你去私塾读书!”

湛非鱼在同龄孩子里显得机灵又聪明,可毕竟是个小女娃,学个针线再跟着湛老头在灶上学几道菜,等十四五岁定了亲,过两年嫁出去,这就是金林村所有小姑娘都会走的路。

进私塾读书?村里比湛家有钱的二三十户人家都没送女娃子读书,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逗个乐子。

比试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十天为期,二郎、三郎和湛非鱼也不比其他就比谁记性好。

湛大郎每天抽半个时辰教三人背诵《三字经》,十天后谁背的最多最流畅就谁赢。

入夜,蝉鸣声停了,白日里的燥热也散去了,家家户户也都熄了油灯。

湛家三房。

躺床上睡不着的马氏翻了个身,推了推湛老三的后背,嘀咕抱怨道:“你说二嫂是什么打算?小鱼可聪明了,这要是小鱼都会背了,难道真让女娃子进私塾,这不是浪费银钱吗?”

湛老三刚入睡就被推醒了,没好气的往床外面挪了挪,含混不清的接了一句,“管那么多干什么,谁赢了谁去呗。”

“你!”马氏气的直瞪眼,可转念一想又乐起来了,自家二郎可比三郎强多了,到时候就算小鱼去了私塾,也好过让二房得意!

马氏放宽了心,眼睛一闭不消半刻就呼呼大睡。

湛家二房也是三间屋,在靠围墙的桂花树前面又搭了间木头屋子,这是大郎的书房。

剪了灯芯后,书房里光亮了几分,小姚氏对放下书的大郎再次叮嘱道:“明天开始你记得偷偷多教三郎背几遍。”

“娘,我又不傻。”大郎不耐烦的看着都说了五遍的娘,二郎是堂弟,三郎是亲弟弟,湛大郎再没脑子也知道帮着自家弟弟。

小姚氏抿嘴笑着,脸上露出得意的光彩,“行,娘不打扰你读书了。”

回到卧房后,看到坐在床上摇着扇子的湛老二,小姚氏脸上笑意更甚了几分,嘚瑟的表功,“今儿我想的这办法不错吧?等我家三郎赢了,老三媳妇可不能再拿这事说嘴了。”

小姚氏亲密的贴着湛老二坐在床沿,幻想着自己两个儿子都读书了,日后考了功名,自己就是官家老太太了,别说湛家,整个村子都要靠着自己儿子提携。

“三郎脑子聪明,只是性子野、贪玩,进学后拜托林夫子多管教管教。”小姚氏话音一顿,看着湛老二不解的嗔了一句,“你干什么让小鱼也掺和进来?那丫头贼精了。”

自己俩儿子要长相有长相,要脑子有脑子,天生是官老爷子的命,可小姚氏平日里再自得,却也知道湛非鱼这大侄女不是傻的,只是不愿意承认一个丫头片子强过自己儿子。

湛老二半眯着眼,老神在在的开口:“二郎、三郎都是大哥的侄子,可你别忘了大嫂姓李,家里还要大哥大嫂撑着,不情不愿和心甘情愿可不同。”

“这倒是,大嫂看着和气,可精明的很那。”小姚氏不满的撇了撇嘴。

湛家三个儿媳妇,论起名声来李氏绝对是最好的,脾气和善,心性善良,又麻利能干,败就败在肚皮不争气没生下儿子来,否则这入学名额肯定是大房的。

湛老二精明的笑了起来,看着绷着脸的媳妇不急不缓的解释道:“只要大哥向着家里就行。”

大哥脾气犟,得顺毛捋,但平日里兄弟感情再好也抵不上夫妻之间,湛老二也是看出一点苗头了,所以小姚氏因为分桃子提起比试这事,湛老二仔细一琢磨就把湛非鱼这侄女也加进来。

大嫂心里舒坦了,有了这个前提在,日后大哥必定任劳任怨的供着侄子读书进学,即使大嫂吹个枕边风,湛老二也不怕。

再者爹娘也不用为难了,一碗水端平了,三个儿子都是公平对待,不存在偏心谁。

至于私底下哪一房占了便宜,捞了好处,湛老二精光闪烁的双眼里露出几分贪婪和自得,那就是个人本事了。

算无遗漏的湛老二放下蒲扇躺了下来,不放心的叮嘱了小姚氏一句,“明儿开始你多盯着三郎,二郎性子沉稳,可比三郎有耐心多了。”

“行了,我知道,我让大郎偷偷教着,三郎肯定赢。”小姚氏脸上的笑意都压不住,恨不能十天时间一晃就到,二郎再聪明再沉稳又怎样,毕竟是个八岁的孩子,没人教绝对赢不了!

子夜时分,整个金林村都进入了安静,湛非鱼从小床上爬了起来,昨天她故意弄出比赛吃桃子这出戏,就是笃定了以二叔二婶的精明算计,他们被触动之后肯定会有所行动。

木头门发出嘎吱一声响,好在爹娘干了一天农活夜里都睡熟了,湛非鱼偷偷摸摸的出了门,院子里的大黄狗摇了摇尾巴,又温顺的趴在地上。

湛大郎早就回房间睡觉去了,小书房也没锁,湛非鱼偷偷摸摸进去之后,借着月光拿起桌上手抄本的启蒙《三字经》,又从简陋的书架上拿了《幼学琼林》,迈着小短腿就出了湛家大院。

大黄狗也立刻跟了过来,一人一狗往村后树林走了去。

山林右侧的坡上有一块竖起的岩石,岩石巨大,好似一道屏障,不但挡住了窝在后面的湛非鱼,连蜡烛光也挡的严严实实。

湛非鱼将带出来的蜡烛点燃放到了岩石下的凹槽里,借着月光和烛光翻开了《三字经》快速的熟读了一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