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001章 私塾名额

吕颜 | 发布时间:2022-07-22 18:00:14 | 阅读次数:9784

七月流火,金林村另一正面临山,一正面临水倒不看起来酷热,惟独枝头那长嘶的夏蝉吵的人心里发燥。“我和你爹没死呢,老湛家还轮将近你们作主!”尖厉的叫骂声响了,湛老太姚氏干瘪瘪的嘴唇迅速张启着,唾沫飞溅的把两个儿媳妇的气焰一瞬间给压一直这样了。“娘,你消气消,喝“我和你爹没死呢,老湛家还轮不到你们做主!”尖利的叫骂声响起,湛老太姚氏干瘪的嘴唇快速张启着,唾沫横飞的把两个儿媳妇的气焰瞬间给压下去了。。...

七月流火,金林村两面临山,一面临水倒不显得炎热,唯独枝头那嘶鸣的夏蝉吵的人心里发燥。

“我和你爹没死呢,老湛家还轮不到你们做主!”尖利的叫骂声响起,湛老太姚氏干瘪的嘴唇快速张启着,唾沫横飞的把两个儿媳妇的气焰瞬间给压下去了。

“娘,你消消气,喝点水。”被骂的小姚氏脸皮厚,拿起桌上的粗瓷茶壶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满脸谄媚的笑,“娘,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哼,一个个都是不省心的。”湛老太依旧板着满是皱纹的老脸,吃人般的眼神凶狠又刻薄。

不过面对娘家侄女兼二儿媳妇,湛老太嘴角倒是给了三分笑意,几口就把一杯粗茶叶水灌了下去。

堂屋右下方,七岁的湛非鱼低着头,圆盘似的包子脸上黑黝黝的大眼睛忽闪着,眼底有着不属于稚童的光芒。

忽然,头顶一热,湛非鱼眨巴着乌黑的双眼,仰起的小胖脸满是疑惑之色,“娘?”

大房媳妇李氏是个圆脸妇人,长的并不好看,可笑容却很暖,安抚的揉了揉女儿的头顶,低声道:“别怕。”

湛家一共三房,因为湛老爷子和老妻姚氏都健在,父母在、不分家,一大家子十几口人住在一起,而今天二房、三房正是为了读书名额闹了起来。

从前前前朝女帝变革后女子也可入私塾、考科举,富贵之家的女子会读书识字,但寒窗苦读数十载去考科举绝对是凤毛麟角,蹉跎了花期到时还怎么嫁人?

至于穷苦人家连男娃子读书都供不起,更别提早晚要嫁出去的丫头片子,湛家大房只有湛非鱼一个女儿,刚刚湛老太疾言厉色的叱骂对象并不包括大房三人。

瞄了一眼凶狠绷着脸皮子的奶奶,湛非鱼乖巧的点了点头,大房无子,两夫妻在湛家就是两头老黄牛,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但湛家的好处是一点沾不到。

哐当一声,湛老太把空茶杯重重的放回了桌上,混浊的老眼盯着下面的湛家小辈们。

两个搞事的儿媳妇都瑟缩的佝偻了身体,湛老太这才阴冷着表情开口:“家里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花银子?林夫子一年束脩十两银子,我和你爹把棺材本都拿出来了,再吵吵一个都不用去私塾了,都给我回来下田去!”

蝉鸣声夹杂着叫骂声不停的响起,二房十二岁的湛修俊不耐烦的发了句牢骚,“阿奶,我回房练字了,夫子后天就要检查。”

大孙子开口了,湛老太凶悍的表情瞬间化为了慈爱,咧着一口黄牙笑了起来,“大郎,你快回房,晚上阿奶给你炖个鸡蛋吃。”

“大郎,把你弟也带上,让三郎也跟着多认几个字。”二媳妇小姚氏推了小儿子一把,得意的瞄了一眼老三媳妇,故意提高了嗓音,“三郎跟着你哥认真学,夫子上一次还夸你们兄弟俩聪明伶俐,说不定我们老湛家日后要出一对秀才公了。”

“行了,都下去歇着。”湛老头是个不管事的,二房、三房生的都是他孙子,谁进学都是一样。

小姚氏孝顺的搀扶着湛老太回房休息,男人们则是留在堂屋继续说秋种的事,汗珠子摔八瓣,对庄稼人而言没什么比种田更重要的事了。

“大嫂,娘这也太偏心了。”出了堂屋,三房媳妇马氏回头瞄了一眼,脸上的忿恨之色都不知道遮掩一下。

“大郎七岁就入学了,怎么着也该轮到我家二郎了,二郎今年都八岁了,难道二嫂生的两儿子就是人,我生的就不是湛家的孙子!”马氏绷着黝黑透着麻斑的脸,不敢忤逆凶悍刻薄的婆婆,可心里这口怨气又下不去,憋得声音嘶哑眼眶发红。

大房李氏为人温厚,但也是有成算的,笑着劝了两句,“这不是还没定下来谁入学,等娘消气了,你和老三再去说说。”

湛非鱼任由李氏牵着往外走,低头听着她娘和三婶说话,若是土生土长的大庆朝小姑娘,湛非鱼或许就认命了。

别说金林村了,就是上泗县入学的姑娘家也没几个,有那个闲钱还不如扯一匹布给家里做几身衣裳穿。

可身体里是现代灵魂……湛非鱼嘟嘟嘴,自己没什么建功立业的雄才大略,可她不想当个真眼瞎,就算要嫁人,她也想考上个女秀才头衔,日后不管发生什么,有了功名至少就有人权。院子里的柿子树枝叶茂盛,树荫下李氏等忿忿不平的三弟媳发完牢骚离开了,这才温声开口:“小鱼,外面热,跟娘回屋去。”

湛家三房没有分家,每个儿子都有三间屋,在金林村也算是富裕的。

屋子里,湛非鱼在方凳上坐了下来,仰起头看着面容慈和的李氏,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娘,我也想去私塾。”

正倒茶的李氏手一抖,茶水洒了一桌。

半晌后,擦着桌子的李氏温声开口:“小鱼,娘知道你委屈了。”

或许是面对稚嫩的女儿,李氏也不再掩饰心里的不平,却依旧压着声音不能被婆家和妯娌们听到,“你爹干的多累的多,娘也想送你去私塾,可家里你阿奶当家。”

如果有个儿子,性子温顺的李氏就算撕破脸被婆婆骂不孝,她也要争一争,整个湛家他们大房最苦最累,凭什么他们挣的银子要让二房、三房的孩子上私塾?

可她就这么一个丫头,李氏就算再不平她也没法说让女儿去私塾,整个湛家也没人会同意,自己当家的也不会同意。

眼中忿恨不甘之色最终消失了,李氏没再开口,拿起竹编的小簸箕开始做针线活。

湛非鱼低垂着小脑袋,对了对肥嘟嘟的手指头,打心底不愿意放弃这唯一的机会。

湛家在村里算是富裕的,她阿爷是个厨子,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让阿爷去掌勺,地里的农活也没落下。

她爹更是干活的好手,湛家二十亩地都是他爹操持的。

她阿奶湛老太最疼爱的是小儿子、大孙子,但最倚重的却是二儿子,二儿媳妇又是她娘家侄女,整个湛家二房可以说是过的最滋润。

湛二叔虽然奸猾了一些,但脑子活,前些年弄了辆牛车,每天跑两趟把村里人送去县里,然后在县里干拉货的伙计。

农忙时就回来帮忙,比她爹轻松多了,赚的银钱也不少,关键是隔三差五的买点东西孝顺她奶。

至于湛非鱼她小叔跟着阿爷学了点厨艺,也能打个下手赚点银钱,不过小叔性格脱跳,人也懒,好在没什么大毛病。

而湛家三个媳妇也勤快,平日里打理菜地,家里养的一头猪还有不少鸡,偶尔也纳鞋底做点鞋子去县里卖贴补家用。

当然湛家富裕也是相对那些穷的吃不起饭、穿不起衣裳的农家,读书进学太费钱,别说金林村,就是放眼整个上泗县,能去私塾读书的也不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