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少

玲珑秀 | 发布时间:2022-07-22 | 阅读次数:2193

大早晨,戚善缩着手和脖子出了房门,抬起头望一望天空:“雪停了,怪不得天气这般的冻。”戚荧自小厨房里面出,瞧着她:“善善,厨房里有热水,你赶快梳洗打扮。”院子里面很是宁静,戚善瞧着戚荧:“姐姐,时辰不早了,娘怎么会由着我睡到现在的?”戚荧伸出手推着戚善戚荧从小厨房里面出来,瞧着她:“善善,厨房里有热水,你赶紧梳洗。”。...

大早上,戚善缩着手和脖子出了房门,抬头望一望天空:“雪停了,难怪天气这般的冻。”

戚荧从小厨房里面出来,瞧着她:“善善,厨房里有热水,你赶紧梳洗。”

院子里面很是安静,戚善瞧着戚荧:“姐姐,时辰不早了,娘怎么会由着我睡到现在?”

戚荧伸手推着戚善往小厨房里去,笑着说:“善善,娘也是会心疼你的,你昨晚跟着哥哥们一起搬花盘进杂院,回来的晚了,娘亲说,今天就由着你睡,看你会睡到几时醒。”

戚善由着戚荧推着进了小厨房,她瞧见灶台上放置着的食碗,转头望着戚荧:“姐姐,你还帮我把早餐端了回来。”

戚荧瞧着戚善笑了:“善善,大伯母要我给你端了过来。我们过一会去大院里,大厨房又应该要准备午餐了。”

戚善就着热水梳洗后,直接在温暖的小厨房里面用了早餐,戚荧整理房间过来,顺带接过戚荧空了的碗,直接用热水洗了碗。

戚善望着戚荧好奇问:“姐姐,我们今天不用去杂院帮忙做事吗?”

戚荧冲着戚善摇头:“大伯说,这几天的事情不多,天气又冷,我们姐妹也好好的歇上几天。”

戚善一下子沉默下来,戚家村的男人们都懂一些种花种草的技艺,各家都有祖传的秘笈,家家户户都是传男不传女。

有的时候,男人们做事的时候,家中女人们要懂得回避,毕竟嫁进来的儿媳妇们,一个个也是有娘家的人。

戚荧瞧着沉默下来的戚善,这几日,她有些瞧不明白大妹妹的心思,好象短短的日子,戚善便长大了好几岁,再也不象从前那般的闹腾不懂事了。

戚荧的心里面很不好受,有的时候,她是心烦戚善的闹腾,可是却不想戚善一下子变成小大人,她不敢说自家娘亲做得不对,她的心里面对曾招娣母女非常的不喜。

戚善抬眼瞧见戚荧眼里面闪过的神情,略有些好奇起来:“姐姐,你在想什么?”

戚荧转头瞧着戚善:“善善,以后娘亲再因为曾招娣来训斥你,我去请祖母过来说话。”

戚善相信戚荧的话,只是现在的她,再也不是从前的她,曾招娣再来,她也有道道应付曾招娣了,对付赖皮的人,便是以赖皮反制她。

戚善记起一些前世的事,只是再活一世,她的资质一样有限,做不了一个绝顶的聪明人,但她天生的大力气,却是老天给的恩典,有这样的本事,自然用不着活得太过憋屈。

这些日子,戚善一直想再做一场前世的梦,她想从梦里面学一些本事,可惜她总是无梦到天明,她多少便明白了,前世想来是再也不会入她的梦了。

戚善不是真正的十岁的孩子,自然明白这个世间的规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的名声也关系到戚家姐妹的名声,她还是要努力做一个矜持温柔大方的弱女子。

戚善把这话说给戚荧听,戚荧很是感动的瞧着她:“善善,你为了家里面的姐妹们名声,也不用装得太过了。祖母说了,长辈们辛苦一辈子,就是不想我们小辈们继续委屈下去。”

戚善瞧着戚荧提醒道:“姐姐,那我在外面想做什么,就可以放肆去做吗?”

戚荧一下子哑口无言,万一戚善心血来潮在外面要表现大力气?

戚荧赶紧把规矩又和戚善说了说,好一会后,戚善瞧着戚荧:“姐姐,你说这么多,到头来,说的还是我的原话啊。我觉得做弱女子好,可以少做许多的事情。”

戚善因为不是弱女子,这些日子,家里面事情多了起来,只要天色暗下来,村子里面又没有走动的闲人,长辈们照旧让她跟着哥哥们去搬运东西。

这一会,戚荧恨不得把戚善的嘴给堵上,前一刻,她觉得大妹妹懂事了,后一刻,大妹妹用事实告诉她,她还是不懂事的人。

戚荧姐妹进到大院子里面,戚莺正好从大厨房里出来,冲着她们姐妹招手道:“你们赶紧进厨房来帮忙,我去搬一些柴火过来。”

戚善听了戚莺的话,阻止道:“五姐,我去搬柴火,你和我姐姐进厨房里帮忙。”

戚善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后院柴火棚走去,她是喜欢做粗活的人,实在不喜欢做精雕细琢煮饭菜的事情。

戚荧走过去拉着戚莺的手:“五姐,我们进大厨房去吧。”

戚莺有些不放心的回头望了望,她真心是想自个去搬柴火的,现在戚善去了,她的心里面有些不安稳了。

柴火房里堆满了柴火,戚善抱了一捆砍好的柴火到大厨房,见到大厨房里面的热闹景象,分明是不缺人手了。

戚善出了大厨房,家里面除去年纪小的弟妹和侄子们外,现在就没有闲人,她转头又到后院,柴火棚里面的柴要砍一砍,而且后院里面的事情,真要整理起来,也可以很多的。

戚培基从外面忙碌回来,瞧过房间里面照顾孩子的周氏,在前院站一站,他直接往后院走去,他到后院瞧见到那个忙碌的小身影,眉峰聚拢了起来。

他盯着戚善不说话,戚善转头瞧见祖父戚培基,她把手里面的东西放置好后,走到戚培基面前乖顺的行礼请安问好。

戚培基瞧着这个孙女也是满脸无奈的神情,别的孙女都不让长辈们操心,只有这个孙女自出生起,她就不是一个安分的性子。

戚培基沉默不语,戚善也不敢随意的抬头,等到一会后,戚培基默默离开后,戚善悄悄的抬了抬头,正好瞧见到老人家往前院走的背影,她在心里面暗自舒一口气。

戚善知道这事情,至少在戚培基这里是过了,家里面旁的长辈们也不会多话。

孙氏寻到后院来,正好瞧见戚善面上沾沾自喜的神情,她走过来满脸无奈神情瞧着戚善:“善善,你让你祖父对你都无话可说,你认为是好事吗?”

戚善一本正经的瞧着孙氏:“娘亲,祖父不反对我在后院做事,他自然不说话了。”

戚培基对孙女们的关注不多,特别是在孙女们长大后,他对待孙女们更加的少言少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