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四章沉默

玲珑秀 | 发布时间:2022-07-22 10:03:24 | 阅读次数:28503

孙氏瞧着戚善面上的神情,只会觉得这个女儿让她操尽了心思,而如今年纪大了一些,她但是这般不省心省力的性子。孙氏生气的站了出来,戚维肆伸出手把她扯着再次坐下去,他一脸不赞成神情瞧着孙氏,瞧得孙氏有些做贼心虚出来。戚维肆很无语的话戚其良兄弟,挥手示意他们兄弟赶快出孙氏生气的站了起来,戚维肆伸手把她扯着重新坐下来,他满脸不赞同神情瞧着孙氏,瞧得孙氏有些心虚起来。。...

孙氏瞧着戚善面上的神情,只觉得这个女儿让她操尽了心思,如今年纪大了一些,她还是这般不省心的性子。

孙氏生气的站了起来,戚维肆伸手把她扯着重新坐下来,他满脸不赞同神情瞧着孙氏,瞧得孙氏有些心虚起来。

戚维肆很无语的话戚其良兄弟,示意他们兄弟赶紧出去,戚其良兄弟瞧一瞧孙氏,他们再瞧一瞧戚善,又瞧了瞧戚维肆,四人默默的退出房间。

戚善见到他们退出去后,她跟着起身站起来,孙氏很是严厉的瞧着她:“十一,你留下来。”

戚善只能够坐下来,戚其良兄弟出了房,他们特意没有关闭房门,孙氏走过去关房门,瞧一眼在门外的儿子们,见到他们一步一回头的回了房间,她才大力关了房间门。

孙氏回到坐位上坐下来,瞧着戚善很是不高兴的说:“十一,我有没有和你交待,你和招娣同年,你们可以好好的相处?”

戚善瞧着孙氏,再瞧一眼不说话的戚维肆,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娘亲,你说了,可是我也没有应承你。祖母说了,我们自家有这么多的姐妹,不用特意去交好不相干的人。”

孙氏一下子噎住了,她当着戚维肆父女的面,还不敢直接反驳周氏的话,只能够满脸不高兴的和戚善讲着大道理。

她话里话外的中心思想,她和曾招娣娘亲童氏交好,戚善和曾招娣也要友好往来。在大的方面,她这也是借着机会来磨练戚善的人情世故。

戚善眼泪落了下来,她一下子哭着嚷嚷:“娘亲,曾招娣下一次再来惹我,我一巴掌打死她。”

孙氏一下子跳了起来,她的手抬了起来,戚维肆伸手拦住,他冲着戚善皱眉:“你娘亲一心为你好,说你几句话,你也不用跟她来赌气。

善善,爹爹警告你,在外面可不许你对人动手。行了,你回去吧。”

戚善满脸委屈神情瞧着戚维肆,瞧得戚维肆心软下来,这个女儿自出生后,是比较爱哭,还因此得了一个“嘤嘤”的小名,可是她在别的方面,一向都不用他们当爹娘的操心。

戚维肆冲着女儿摆了摆手,戚善也不去瞧孙氏的面色,她直接打开房门出去了,戚其良在外面候着,瞧见戚善的时候,冲着她招了招手。

戚善冲到戚其良面前,很是委屈道:“大哥,娘亲是不是特别的不喜欢我?她喜欢曾招娣,她怎么会喜欢曾招娣那样的人?”

夜色里,戚其良暗藏住心虚,很是认真的和戚善说:“善善,娘亲一定是喜欢你的,她不会喜欢曾招娣的。你是娘亲的女儿,曾招娣是外人。”

戚善伸手胡乱抹一把脸,哽咽着:“大哥,娘亲逼我和曾招娣好好相处,我不喜欢她,我讨厌她,我不想和她好好相处。”

戚其良听戚善的话,劝道:“善善,我和爹爹说一说,有爹爹劝娘亲,以后娘亲不会逼迫你。”

戚其良把戚善劝进房间后,他在院子里站了站,终究是敲了父母的房门。

戚善进了房间,戚荧见到满脸眼泪水的戚善,低声:“善善,娘亲说要你和曾招娣好好相处,你也别当面反对,你由着娘亲多说几句话。

现在家里面的事情多,我们姐妹在一处,有我们陪着,你也不会有闲功夫和曾招娣说话。”

戚善还是伤心,她瞧着戚荧问:“姐姐,爹爹和娘亲都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力气大的原故?我在外面又不惹事,我力气大,我也不愿意啊。”

戚荧隐约明白爹娘的心思,只是她瞧着妹妹面上的伤心,哄道:“善善,爹娘是喜欢你的,你瞧你长这么大,爹娘从来舍不得打你一巴掌。”

戚维肆和孙氏不曾打手打过戚善巴掌,这里面也是有原故的,只是戚荧那个时候年纪也小,她便把那事情给忘记了,她只记得爹娘对戚善不曾动手的事实。

戚善八个月大的时候,她哭闹不休的情况下,戚维肆生气的动手轻拍一下戚善,结果是戚善生气的把坐着的椅子把手给扯了下来。

戚善的力气大,就这样的暴露了。

戚培基因此警告戚维肆和孙氏,绝对不许对戚善动手,只能够用言语来训导戚善,以免小孩子不懂事,会跟着父母学样子。

戚家的人,也在这个时候知晓了,戚家祖上有过天生力气大的人,而且那人后来做了武将。

戚善可惜是女儿身,家里面的人,还要想方设法的遮掩起这桩事情。

这一夜,戚善睡觉的时候,眼角都滚过眼泪水,她不明白孙氏为何一定要她交好曾招娣。

这一夜,戚善从梦里面惊醒过来,她满脸惊讶神情坐了起来,听着戚荧和戚苏平缓的呼吸声音,在黑夜里,又再一次躺下去。

戚善最初是惊慌失措,满心的不解,她为何会做这样一场怪异的梦?

她后来再躺下来睡觉,又做了一样的梦,她反而不怕了,隔着梦镜,再恐怖再荒唐的事情,她都敢去面对。

平常人家的女儿,自小乖顺听话,一路上学直到大学毕业,父母都不曾担心过她的任何事情,直到她年近三十一直不婚,父母担忧不已,亲朋好友也暗示她的年纪不小了。

三十这一年里面,她感受到催婚的压力,苦笑和好友说:“我不是不想嫁,但是遇不到合适的人,我总不能够将就吧?

如果活在古代,我们就没有这种麻烦事情,情窦初开的年纪,已经给父母安排好亲事,闭眼只管嫁了,日子应该也能够过得下去。”

这个世上大约是有言灵,这个女子只是这样的说了说,过几日,她在加班到天明时候,就闭眼小睡片刻,就投胎成为戚维肆和孙氏的次女。

戚善最初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怎么会是活过一次的人,那是妖怪,会被人用大火烧的。

戚善接连沉默了好几日,戚家姐妹都认为是四婶的错,明明是曾招娣主动来挑事,四婶偏向了外面的人,她让戚善受了委屈,难怪戚善现在都不说话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