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四爷出事了

果狸橙 | 发布时间:2021-09-15 20:24:27 | 阅读次数:29736

话落,秦肆的眼睛眨了眨,鸦羽般的睫毛顺着昏黄的灯光落下一层剪影,微勾的唇瓣在此刻都显得万分诱人。这该死的暧昧。周遭瞬时一片沉寂,唐昕的所有感知,都被面前的男人占据的彻底,就...

话落,秦肆的眼睛眨了眨,鸦羽般的睫毛顺着昏黄的灯光落下一层剪影,微勾的唇瓣在此刻都显得万分诱人。

这该死的暧昧。

周遭瞬时一片沉寂,唐昕的所有感知,都被面前的男人占据的彻底,就连彼此间的气息,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

如果是上一世的她,或许会求之不得。

可惜,她已经不是。

唐昕冷着脸一把推开了他,“不用,秦少的艳福我无福消受,有这个机会还不如想想如何能让秦家起死回生吧。”

话语间,夹杂着厌恶和疏离。

秦肆愣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十分的陌生。

他摊开掌心,那上面还残存着的的温度时刻在提醒着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唐昕脚尖一转,就势朝着卧室走去,走到一半,她余光掠过门前那道颀长的身影,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喉头动了动:“只准睡沙发。”

秦肆闻言,唇角悄然勾起一抹弧度,还真是口是心非。

翌日。

唐昕刚睡醒打开手机,无数条推送将手机屏幕都快要淹没。

主题无外乎一个——秦氏正式宣布破产,引起各界动荡。

股市因秦氏突然发布的消息整个瘫痪,各大股民纷纷将所持股票进行抛售。

唐昕翻看着手机,脸色愈发变得青紫,但股市的一则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在所有人恨不得将手中股票全部抛出的时候,有一家名叫晨星的企业正在对秦氏股票大肆收购。

不应该。

唐昕皱紧了眉头,虽然对这些数据很陌生,但她也知道在这种时候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秦家这次危机,是人为的。

且不说偌大企业突然破产毫无征兆,这个低价收购就更显蹊跷。

还没等她思考出逻辑,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是她的助理,小悠。

“唐姐,现在公司来了一大波人在闹,都是秦氏那边的股东。”

秦家破产关唐氏什么事?

唐昕不知道,唐氏早已经和秦氏连为一体。

当年她与秦肆的婚礼轰动一时,而后更是进行了资源共享,在外人看来,两家企业根本早已成为一家,现在秦氏落难,自然会有人将这笔账倒在唐氏的头上。

唐昕匆匆收拾了一番赶到了公司,丝毫没有注意到偌大的家中少了一个人。

唐氏。

“啪!”

唐昕刚一走进公司,迎面而来的便是一个大广告牌,还好她躲得快,不然定要被砸伤。

唐昕入目一片狼藉,整个公司已经乱成了一团,各种文件纸张洋洋洒洒的宛若雪花般飘在空中,电脑键盘散落一地。

惨不忍睹。

唐昕皱着眉扒开了拥堵的人群,铺天盖地的咒骂声传入耳,都快要将她的耳膜炸穿了。

“让唐昕出来给个交代!”

“唐昕,告诉我们秦肆在哪?”

“为什么只有秦氏破产,唐氏还能好端端的!”

为首叫嚣的人唐昕很眼熟,是秦肆的二伯,秦天。

小悠一看是唐昕,忙把她捞了出来。

“唐姐,怎么办?”

唐昕沉着脸,看到旁边有个小喇叭,拿起来朝着人群中央走去。

“停!”

秦天认出了唐昕,冷笑一声:“怎么秦肆就这么没担当,出了事让一个女人抗前面?”

“秦氏破产,不知道二伯这是要做什么?我记得,这家公司是我的,它姓唐。”

唐昕红唇微扬,眼底的冷意流转,周身气势不容小觑。

“你少来,谁不知道你和秦肆是夫妻,怎么现在出了事就想撇清责任?”

秦天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秦肆突然搞这么一出,他早就将秦氏吞并了,股东们被他策反的已经差不多了,就差这临门一脚,偏偏出了差错!

秦肆更狠,一点活路都没给他留,一招釜底抽薪彻底把他的后路全部斩断!

分明想让他永无翻身之地。

唐昕瞧着他,丝毫不惧,迎上了秦天快要吃人的目光,声音冷似寒冰,“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嫁妆什么时候姓了秦?”

掷地有声的说辞令四周都鸦雀无声。

就连一直在叫嚣的秦天,都被怼的哑口无言。

唐昕其实是个不善与人争辩的人,但也不是软柿子,不会任由人欺凌到自己头上来。

秦天迟疑了许久,才想起了理由:“秦氏和唐氏可以说是利益共同体,现在秦氏有难,没道理唐氏不帮忙!”

这番言论一出,瞬间引来了秦氏诸位股东的附和。

唐昕静静站在原地,默不作声,面上萦绕的冷意越来越盛。

听听,多不要脸的说辞。

瞧瞧,堪称当代典范的道德绑架。

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这一招被秦天使用的炉火纯青。

硬的不行就想来软的?

唐昕笑了。

“小悠,报警。”

小悠还用崇拜的目光盯着唐昕,听到这句话后萌萌的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

刚才还在闹的股东们一听唐昕要报警纷纷慌了神,在场那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里禁得起这么臊!

见小悠已经接通了电话,秦天一步上前将小悠的手机夺了过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小悠刚出社会没多久,被这一幕吓得都快哭了。

秦天恶狠狠道:“算你狠,我们走着瞧!”

说罢便要带人转身离去,可还没等离开,被唐昕拦了下来。

“赔钱。”

秦天脸上如火烧云一般臊的红成一团,“赔什么钱?”

“手机钱,折旧费算上一共五千八百块。”

唐昕毫不退让。

这五千八对于秦天来说不值一提,可如今被摆在台面上说又是另一码事了。

秦天心高气傲,从没有受过这种侮辱,没能从唐昕身上讨的了半点好处。

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日对上秦天唯唯诺诺的侄媳妇也会有这么六亲不认的一面。

秦天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扫了二维码悻悻离去,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直至人都走完了,唐昕才松了口气。

没等她安抚员工,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夫人,四爷出事了!”

唐昕眉梢紧凝,秦肆出事了?

回想起出门的时候确实没有看见那个男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