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一章 软饭香吗?

果狸橙 | 发布时间:2021-09-15 20:24:24 | 阅读次数:5257

秦家别苑。唐昕躺在贵妃椅上,悠哉悠哉的晃着腿,随意翻看了几页这月刚送来的离婚协议书。看完后,唐昕只想感叹一句:有钱真好。每月雷打不动送来的离婚协议书上,财产分割那一栏都会...

秦家别苑。

唐昕躺在贵妃椅上,悠哉悠哉的晃着腿,随意翻看了几页这月刚送来的离婚协议书。

看完后,唐昕只想感叹一句:有钱真好。

每月雷打不动送来的离婚协议书上,财产分割那一栏都会添上新的东西。

抚摸着新做好的指甲,唐昕懒懒起身,清澈的眼底却覆上了一层寒意。

可惜,该结束了。

唐昕拿出手机,翻出了那个存了三年多却从未拨通过的电话。

电话拨通后,还没等一秒便传来了忙音,再打过去,却被提示已关机。

操,挂她电话?

唐昕压着心底的火气,发去了一条短信,随后准备拿着那份离婚协议书便要出门,还没等走出门,迎面而来一堵肉墙,她避之不及,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

还没等她回过神,挟裹着漫不经心的声音轻轻擦过耳畔——

“怎么,就这么想我?”

唐昕揉了揉发酸的鼻尖,目光这才落在了眼前的男人身上。

男人留着利落的短发,左侧耳垂上戴了颗镶钻耳钉,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鸦羽般的眼睫将他眸底的玩味遮去了些许,薄唇勾着一抹笑,一不小心,就容易晃了心神。

明明样貌似妖孽,偏偏一身素衣,右手的那串佛珠,十分惹眼。

周身散发着的气息,令人避之不及又欲罢不能。

这就是信佛却如魔的北城四爷,秦肆。

唐昕冷笑看着他,朝后退了一步:“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踏进这个门。”

似觉得她问了个十分愚蠢的问题,秦肆笑得愈发肆意。

“这栋宅子目前为止,还姓秦。”

唐昕回以更加灿烂的笑容,“马上就不是了,喏,签好的离婚协议书。”

说着,唐昕将那份署好名的离婚协议书掏了出来。

离婚后,她将分走秦家的一半财产,坐拥北城最大的商业帝国,真想不通上辈子为何她放着这么多财产不要,非要吊死在秦肆这一棵树上。

是的,她重生了,或许是老天爷不忍心她上一世为爱牺牲,让她能有机会重新洒脱再活一次。

成为富婆,要什么男人没有?

大森林,我来了!

秦肆懒懒的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流转着莫名的情绪,似好笑,又掺杂了几分悲悯。

然而还没等唐昕收回温柔的笑容,秦肆的下一句话却将她打入地狱。

“夫人难道没有看新闻么,我,秦肆,破产了。”

他,秦肆,破产了。

明明每个字她都听的真切,唐昕脑海中犹如炸开了一颗原子弹,炸的她脑袋发懵。

下意识的,唐昕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风太大了,她听不清。

秦肆静静看着唐昕,将她一举一动皆数收入眼底。

那双桃花眼里笑意不减,心底,却敲着鼓,十分疑惑。

这不是她该有的反应。

上一世的唐昕,宁愿为了他倒身血泊,如今怎么会同意离婚?不过重生后,他最想做的的不是复仇,而是——爱唐昕,宠唐昕,以及,睡她。

说来可笑,直到唐昕死后他才认清了自己的心意,这场他曾嗤之以鼻的豪门联姻,最终连着他的命都一同带走了。

这次,他会弥补所有的遗憾,无论于她,还是他。

“你什么时候破产的?”

唐昕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她现在跑路还来得及么?

秦肆好整以暇的点点头,“就在,刚才。”

似觉得还不够,又施施然补了一句,彻底封死了她的后路:“这份离婚协议书,会被认定蓄意转移财产,大概率会被驳回的。”

唐昕捏紧了拳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要不是念及杀人犯法,她真的不想让这幅欠扁的嘴脸存活于世间。

秉持着最后的一丝希冀,唐昕咬着牙根问道:“所以,你现在欠多少。”

数额不多,她就当是庆祝脱单了。

妈的,钱没拿到,还被迫倒贴,这买卖让她做的,终于知道为何老爹临走前一脸苦口婆心的告诫她让她把基金交给秦肆打理千万别自己插手了。

“数额也不多——”

悠扬的尾音微微上扬,秦肆笑的十分单纯无害:“也就二十个亿。”

唐昕闻言双目大瞠,恨不得掐死眼前的男人出口恶气,“什么叫也就二十个亿?”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眼下,她是被二十个亿债务压的喘不过气的前富婆。

就算是夫妻共同债务,妈的也有十个亿!

手握北城一半命脉的老牌豪门突然破产,于情于理都不该如此风平浪静,连丝毫消息都没传出来,而且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唐昕百思不得其解,但眼下处理她跟秦肆的婚姻关系尤为重要:“我可以不要财产,净身出户。”

说完,将那份离婚协议书又往秦肆跟前推了推。

秦肆抬头静静看着她,那双惑人的桃花眼瞬间失去了温度,冒着丝丝寒气:“你想离婚?”

他语气平淡,听不出一丝起伏。

唐昕老老实实点头,似觉得自己这样做属实不太仗义,她想了想又说道:“最多,我从唐氏的基金里拿出来百分之二十变现支援你。”

唐昕笑的温柔,话语十分体贴,可心里犯了嘀咕。

这个男人今天吃错了什么药,离婚的结果这不是他求之不得的么?

百分之二十呢!

淦,真肉疼。

秦肆咬着牙根恨恨道:“夫人还真是仗义,大难临头各自飞都不忘了我一份好处。”

“夫妻一场,应该的。”

唐昕水眸中闪烁着狡黠,装作大度的拍了拍肩膀,未曾察觉到四周的气温已经降至冰点。

秦肆好整以暇的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笑得瘆人。

唐昕见状,忙狗腿似的拿来了签字笔。

下一瞬,唐昕呆在原地,只听清脆的“嘶啦——”一声响。

秦肆把那份离婚协议书撕了。

他把她通往自由的门封了!

啊啊啊!

还没等唐昕暴走,始作俑者施施然的语气轻飘飘划过耳畔:“夫人知道我胃向来不好,眼下我无处可去,只能依附你。这以后的日子看来只能吃软饭了。”

“请多指教,唐——金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