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五 能吃肉吗

沉舟炖腐竹 | 发布时间:2021-09-15 18:54:32 | 阅读次数:20719

临江很想说自己只是骨折,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张了张嘴,她又什么也没说,轻轻地笑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陈叔这次过来,到没有那么多人跟着了,只有一个穿着像是异族服饰的女子,紧张地跑...

临江很想说自己只是骨折,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张了张嘴,她又什么也没说,轻轻地笑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陈叔这次过来,到没有那么多人跟着了,只有一个穿着像是异族服饰的女子,紧张地跑到地上的子阳身边,一面安抚着他一面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伤。

李巽冷冷地看了临江好大会儿,才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临江还没回答,小梨已经直起来身子道:“子阳哥要杀人,她保护了我!”

李巽被噎了一句,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我是说,你对子阳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被捆在地上?”

“一些符咒罢了,没有伤害到他。”临江倚着身后的墙壁,有气无力地道。

真说起来受伤,她和这个叫子阳的,还是她的伤更重呢。

子阳在那位铃儿姐的安抚下很快安稳地睡了过去,小梨连忙招呼了铃儿来给临江看腿。

在铃儿摆弄着她的腿的时候,临江忽然说道:“他是魔族和妖族的孩子吧?”

刚说完就感觉自己本就一直在泛疼的腿上一阵剧痛,临江几乎坐直了身子,震惊地看着铃儿:“就算想杀我灭口,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吧?”

铃儿连忙抬手,不好意思地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有些惊讶。”

临江呼了口气重新躺回去,看着陈叔道:“因为体内的魔气和妖力无法调和,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解决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只要让他选一条路进行修行,将另一方力量压制下去就可以了。”

陈叔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特殊的神色,临江皱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用肯定地语气说了句:“你知道这些。”

陈叔没说话,算是默认了,临江更不能理解了,结合这里的人的修为,她思索了一会儿后问道:“你们这个地方,是禁止修炼吗?”

陈叔总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姑娘,我看你似乎的确没有恶意,等到你的脚伤好了,我们便送你离开这里,这里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

临江无言,生硬地道:“为什么?再这样下去,魔气侵入心脏,他会死的。”

陈叔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低着头说道:“这是我们妖族的事情。”

“这是一条命。”临江不解。

她知道有的事情如果不了解内情就不要妄加指责的,但是她同样也没有办法坐到看着一条生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走向死亡。

正在给临江包扎的铃儿终于说话了,她定定地看着临江问道:“你在这里,感觉到灵气了吗?”

临江一怔,她没有时时刻刻运气的习惯,直到这个时候才恍然发现,她周身一丝一毫的灵气都感觉不到,就好像是,真空状态一样。

“那你们?”

“我们再进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人形了,但是百年来,修为早已经定格。”

“但你们总有需要修行的孩子。”

“妖的孩子,天生具有妖力,并不像自然界那种开了灵智的妖兽一样,需要百年修为才能化成人形。”铃儿解释道。

临江思索了一会儿,果断地道:“送他出去吧,这个叫子阳的人,不需要很久,他的情况,只要自己习得心法,不出一年就能够压制住魔气。”

“你以为,妖在这个世界修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但是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帮忙。”临江一边思考着一边道,“如果你们所在的这整片山脉都没有灵力,要去到更远的地方的话,可能会有些麻烦,但是冒险也总好过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入死亡要好。”

陈叔没说话,旁边的李巽倒是率先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临江被他说得气性也上来了,仰着头就说道:“凭你们不相信我的话,这个人就会死。”

“你……”

“我一个小姑娘掉进你们这么多陌生人的地方,还没说不相信你们呢,你倒还口口声声说不相信我,我想救人倒还有错了?”

“谁知道你救人是为了什么?”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了什么?为了杀他?杀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是能长命百岁还是能富可敌国?若是为了救他而让我不被你们杀,那一个人想活,有错吗?”

李巽被她说得说不出话来,懊恼地别过头去,又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是对的。

临江翻了个白眼不理他,又看向陈叔说道:“我会带他去我来的地方,那里和这里一样,与世隔绝,但是除我之外,没有别人。”

“你,到底来自什么地方?”陈叔忍不住问道。

“就像你们不相信我一样,我现在也无法全然相信你们,将我的来处告诉你们。”

或许是之前那句“冒险好过死去”说服了陈叔,他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问道:“姑娘,你,真能救了子阳?”

“只要我不死在半路上,就一定能将他给你活着带回来。”临江肯定地说道。

“你这……”陈叔很想赶紧让这个小丫头“呸呸呸”,怎么这么一会儿嘴里全是死啊活的,没一点吉利话。

总算是谈拢了。

临江倚着墙壁道:“当然,要我的腿先好起来才行。”

“那是自然。”陈叔无奈地叹了口气,亲自上前将临江手腕上的绳子解开,看到那碗没吃的饭,又问道,“折腾了这么久,你也饿了吧?我先给你找个住的地方,然后你再吃点东西吧。”

说到吃的,临江撇了撇嘴,抬起头颇有些可怜地道:“能吃肉吗?”

“啊?”

临江真的很想吃肉,她已经吃了两年的草还有各种药丸了。

陈叔一时不知道作何表情,只好摆了摆手道:“羽鸣,去让你婶子弄点肉菜,一会儿给她送过去。”

“谢啦!”临江露出来她来这里之后最真诚的一个笑容。

她是个怕疼的人,直接找个木板,贴了几个符纸之后坐在上面,那木板浮在半空,带着她跟着陈叔,去住的地方,临江这才能好好看看这个“桃花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