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一 知识的海洋

沉舟炖腐竹 | 发布时间:2021-09-15 18:54:29 | 阅读次数:23412

大历二千年,九重天之上,一处镜湖水寒,仙云缭绕的僻静之所此时却不断传出轰鸣之声。若在更上空细细看,便能发现此处是个孤岛,但这孤岛却有一半已经被毁成焦黑,在一道道天雷般的攻击...

大历二千年,九重天之上,一处镜湖水寒,仙云缭绕的僻静之所此时却不断传出轰鸣之声。

若在更上空细细看,便能发现此处是个孤岛,但这孤岛却有一半已经被毁成焦黑,在一道道天雷般的攻击下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瞬便会沉到海里去。

少顷,攻击停了下来,数十名身着一样白色长衫,手持拂尘的男子翩然而落,充满仙气的穿着在毫无生机的黑色土地上分外扎眼。

一队人落下来后便默契地四散开来在孤岛上开始寻找着什么,只余下两个人站在原地,一边四处张望一边交流。

“师哥,这边灵气如此稀薄,怎么还有人愿意在这里呆着呢?要说景色,这九重天上,哪有不好的景色?”

“初入九重天的人,哪个不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自然会有一些标新立异的举动。”被问的人说完,又反问道,“你可知道,西庭帝尊要在这岛上找的人是谁?”

“我就是临时过来看戏的,哪里知道是谁?”

“是姒华仙子,你可知,她怎么得罪了帝尊,要得来这么一个毁尸灭迹的死法?”

“师哥,你就别问我了,你先说说为什么吧?”

“她的胆子大啊!她这才上来九重天几天?把这个地方折腾折腾住下来也就算了,竟然直接提出要打破天渊,将九重天和凡间连接起来!你说她是不是疯了?”

“连接起来?那,那他们下界,修仙还有什么意义呢?”

“对啊,我说也是啊,她这么说说就算了,竟然还真去了天渊,想要试试她这个想法的可行性!”那人说罢就叹了口气,“下界上来的人,我见过不少有脾气的,但像这小仙子这样胆大妄为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所以,帝尊才要我们解决掉她啊?”

“当然啊,天渊破了会不会连接下界和九重天不知道,但是她这么恣意妄为,难免以后还是干些什么离经叛道的,当然是要早点解决,不留后患啊。”

两人说着的功夫,四处散开的人已经回来汇报:“整个岛都搜遍了,没有找到那女人的踪迹。”

“这岛已经布了结界了,她能去哪里呢?”为首的人不解地思索。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有人试探着开口道:“她研究了那么久天渊,会不会,她回到了下界?”

又是一阵安静,带头的人才略是可惜地笑一声道:“我们都能想到她也许会回到下界,难道帝尊会想不到吗?留在九重天上,说不定还有一丝活路,回到下界,她才是真正地找死啊。”

而与此同时,和这小岛一样与大陆隔海而望的东华山上,山腰自山顶都被笼罩在一个色泽奇异的透明圆球之中,而在圆球之外,数不清的人站在空中,或者云朵上,或者箭支上,或者奇怪的物品上。

其中为首的人一身华丽金纹的青色长衫,手持一柄折扇,看了看天色后对着后面抬了抬手。

队伍立刻井然有序地散开,将整个山顶包围起来,手上来自各种武器的招式呼之欲出,而就在此时,一名穿着红衣的女子腾身到空中。

女子脖颈修长,眉眼素净,脸色漠然,偏偏却能撑起那一袭红衣,她的周身围绕着数张符纸,在她抬手间翻转飞腾,明明只有几张纸,却有几分山河尽在其中的威压。

“看来九重天,真的容不得我。”姒华淡淡地道,似是质问,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你想做的事情,天下都容不得。”青衣男子回道。

“天道腐朽。”姒华回了一句,又昂首看向面前的人,冷然道:“今日之罪,我愿一人承担,但他人无辜,还请诸位,放过御灵派门中弟子!”

“你若肯乖乖伏法,我等自然不会牵连他人。”青衣男子悠悠然地道。

姒华回首看了一眼身后的山门,再转身时,一掌攻击已经直冲她的面门而来,她能做的,也不过是闭上眼睛,以求死得不会那么惨。

但是这一掌并未落到她的脸色,而是停在她眼前几寸的地方,她身后的云影都被吹散了大半,她却在原地分毫未伤。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在姒华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正出掌与青衣男子对峙。

男子的眉目极为温和,俊美而不张扬,但此时一双好看的眼睛中却尽是冷然,他手中没有武器,却让人觉得,他只需要抬抬手指便能收拾河山。

青衣男子收回手掌,怒道:“雁时!此事与你无关,你为何要插手?”

雁时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却见青衣男子又做出了然的样子,长“哦”了一声,然后嗤笑道:“我明白了,这姒华仙子才上了九重天这么几天,你们两个,就已经长相好了?”

雁时抬了抬眸子,手掌前挥,原本在姒华身后四散的云朵竟然汇聚起来,化作千百长箭,飞向青衣男子。

密集而集中的攻击饶是成了仙道的这些人也不敢正面对上,纷纷选择了避开,但那些云雾却不依不饶,散了又聚,远了又回。

姒华看向身后的人,惊愕地开口:“师父?”

雁时看了她一眼,刚要说话,姒华却快他一步道:“师父,你来这里做什么?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挡得住整个西庭的啊!”

雁时终于说话了,目光却是灼灼地盯着不远处的青衣男子:“天道腐朽,那就改了这天道。”

“不,师父,”姒华拦在他面前,“仅凭我们两个,是做不到的,这是我一时冲动,自己犯下的错,就让我自己承担吧。我死不足惜,只求师父,替我保住御灵派三千弟子,让他们不要卷入其中。”

“……”雁时一时无言,但是青衣男子却笑了起来,指着东华山顶道,“不要卷入其中?姒华,你以为什么叫天道,天下之道,就是天道,你想抗衡的不是天道,而是整个天下,是包含下界所有人的天下!”

“你想让所有人都能够来九重天,那我便让你看看,贪婪愚蠢的世人,在有了进入九重天的机会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吧!”

姒华垂眸看过去,只见一批批带着武器的人涌入东华山中,不分敌我,不分门派地开始战斗,而被攻击的人,正是在门派中苦苦等她结束此事的门中弟子们。

“不要!”她飞身就要回到门中,却被青衣男子的攻击拦下,而剩下的人也默契地出招,挡住了雁时的去路。

原本始终面无惧色的姒华终于怕了,她双眸泛红,出手狠辣,一边想要挣脱青衣男子的限制一边质问道:“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

相比失去理智的姒华,青衣男子的应对就过于轻松,一边出手一边淡淡地道:“我什么也没做,只是按照你的愿望,给了他们可以上九重天的机会而已,只要,他们能够打破御灵派对天渊的守卫。”

“哈,哈哈哈哈……”姒华怒极反笑,眼泪不受控制地自双目中流出,声音沙哑地开口讥讽:“原来这就是所谓仙界,原来这就是九重天……”

她的话音尚未落下,已经一着不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原本正在和其他人对阵的雁时陡然一颤,手中扔出一个碧绿色的东西,落到姒华的身上,然后融入她体内消失。

而他自己也因为这一出手,被一柄长剑刺入体。

……

千年之后的史书上没有记载这场几乎祸及整个天下的大战的起始和结局,更没有其中细节,些许知道内情的人,也只能说出,御灵派满门被灭,修仙界之符箓,从此衰微不兴这样的结局而已。

在九重天上,也有千年无人提及过姒华这个名字。

————————

临到夜晚,临江咬着个棒棒糖,一边快步往前走,一边看手机,点开消息框看着上面一段段话咬牙怒骂:“到底想要什么风格能不能说清楚啊!一个小图标给了八个方案了,还不满意啊!”

再点开另一个消息框,又是一阵抓狂:“不能运行就多运行几次!难道我的电脑运行成功是因为有天赋吗!”

急着赶路和骂人的她,并没有觉得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化了的场景有什么不对劲,直到她回复的消息转了一圈又一圈,始终发不出去,她才烦躁地抬起头来,然后傻傻地愣在原地。

“我改图改疯了,出幻觉了?”她呆呆地自言自语。

但是周围除了破败长草的断壁残垣,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她用力地敲了敲头,倒是有点疼,但是面前的场景没有一丝变化,连风都没有。

她看了一眼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定位连打都打不开,还只剩下一半的电了,但好歹还能充当手电筒来用。

借着手机的灯光,她四处看了看,挑了个最里面的建筑走过去,那是个很容易认出来的书阁,里面满满当当地全是书,只不过书架倒的倒,坏的坏。

临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书籍,不,知识的海洋。

她随手打开一本来看,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她不认识的文字符号,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

她明明正头晕着,却不知道在哪个瞬间,她的大脑一阵清明,不认识的文字字字句句都转化成已成的内容进入她的脑海中。

“基础驱邪符?这什么?道士吗?”

她茫然,但想着就算是梦也挺有意思的,索性坐到地上一本一本地将书都捡起来翻看,明明只是没什么情节曲折的定义解释和图案,她却觉得越看越有意思。

甚至不自觉地开始用手在地上勾画那些图案,总结规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