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003章 求见无门

云芨 | 发布时间:2021-09-15 17:40:23 | 阅读次数:14390

陆清仪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想得很简单,出了门才知道行路有多难。他们一行四人,陆明舒年纪太小,她自己病得半死不活。要不是惠娘和阿生坚持送他们,恐怕出了清风镇就得回...

陆清仪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想得很简单,出了门才知道行路有多难。

他们一行四人,陆明舒年纪太小,她自己病得半死不活。要不是惠娘和阿生坚持送他们,恐怕出了清风镇就得回去。

就算有他们相送,也不容易。一路上吃食住宿要打点,错过客栈就要露宿,陆清仪的药不能断,还要小心盗匪……阿生老实憨厚,惠娘是个弱女子,两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清风镇,能有多大见识?从东越到西川,足有几千里,一路磕磕绊绊,走了大半年,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

而到了西川,真正的麻烦才来了。

“走走走,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九瑶宫没有叫付泽的!”

九瑶宫所在的九瑶山,是西川第一山脉,共有九座高峰。其地势险峻,峰峦连绵,等闲人上不去。他们想到九瑶宫找人,只能先到山下的九麓州,那里有九瑶宫的下院。

可阿生一连去了好几次,都被看门的赶走了。

阿生不善言辞,急得直磕巴:“怎么会没有呢?那、那是我们老爷,他、他可是掌门!”

“瞎说什么?我们掌门不叫什么付泽。走开走开,再不走就不客气了。”

阿生还不肯走,最终的结果,不外乎多挨了几下,不走也得走。

他回到临时居住的小客栈,惠娘正在服侍陆清仪喝药,看到阿生这样,叹了口气:“还是不行吗?”

阿生低下头。

陆清仪此时躺在床上,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嘴唇白得像纸。条件不好,屋里弥漫着一股隐隐的汗臭味,混着药味,令人作呕。

他们到了西川,身上的余钱已经不多,那女子给的银票倒是还在,陆清仪却不肯动用,只能住在这小客栈里。

陆清仪咳了两声,道:“明天还是我亲自去吧,不管如何,我都是他结发之妻,闹大了他总得出面。”

“夫人不可!”惠娘急道,“你现在的身子骨,哪经得起折腾?”

在东越的时候,陆清仪就病得半死,这一路舟车劳顿,已经快把她熬干了。

“可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我越是撑不下去,越要快些给明舒找好出路。”

“夫人……”

“娘。”陆明舒推门进来,“也许有个办法。”

都说苦难磨人,这一路走来,陆明舒一天天成长,说话行事,不再像以前那样孩子气。以前有阿爷在,她只管玩乐就好,现在阿爷没了,娘又病成这样,她不能再幼稚下去。

“有什么办法?”陆清仪问。

陆明舒道:“刚才我见街上到处都在清扫,就去问老板。老板说,过几日,中州七真观的廉贞公子要来西川,到时候九瑶宫掌门应该会到九麓州迎接。”

阿生和惠娘都是大喜过望。

惠娘道:“我和阿生去拦他!”

陆清仪露出难得的笑容:“有机会就好……”

阿生去详细打听此事,惠娘则去洗衣,屋内只剩下母女二人。

陆明舒轻轻靠在母亲的身边:“娘。”

“嗯。”陆清仪抚摸着她的头顶。

“我打听到了,他……改了名,现在叫付尚清,早在六年前就娶了九瑶宫前掌门的女儿,还生了两个孩子。”

陆清仪顿了顿。

“娘!”陆明舒仰起头,眼睛里似有泪光,“我们回东越好不好?他早就忘了我们了,连名字都不要了,我不想要这样的爹。”

陆清仪枯瘦的脸颊颤了颤:“你不是要习武吗?”

“我们东越也有门派,不一定要留在西川。”陆明舒抱住她,眼泪滚落在胸口,“我不要爹,我只要你活着。”

阿爷死的时候,她很难受很难受,好像心被剜了个洞,要是娘也……她好后悔,为什么动身的时候,没有劝住娘呢?

陆清仪跟着掉眼泪。要是她能好,怎么舍得把女儿送到那个背信弃义的男人手上?可在清风镇的时候,胡大夫就暗示过,她这病就是熬着了。这一路过来,沿途也看了不少医生,没一个例外。

“听说他们这些习武之人,会炼制很多灵药。”陆清仪轻轻说,“如果你真想让娘活着,等认了爹,求求他,让他拿灵药给娘治病,好不好?”

“真的?”陆明舒眼中亮起光芒。

“真的……”陆清仪撇开头,避开女儿的目光。

过几天,九麓州果然热闹起来了,黄土垫道、净水泼街,连路边的小摊都不许摆了。九瑶宫下院弟子几乎全被派了出来,清出主道,不许通行。

陆明舒混在人群里,听着别人闲话。

“好大的阵势啊,这七真观是什么来头?居然还要咱们掌门亲自出迎?”九麓州就在九瑶山的山麓,这里的居民受其庇佑,大部分是九瑶宫弟子的家眷,对九瑶宫极有归属感。

“七真观都不知道?天下三派之一啊!七真观、玉鼎峰、天海阁,这三派可是能左右天下大势的。”

“那咱们九瑶宫呢?”

“咱们九瑶宫也很厉害,不过比之天下三派,还是略逊了一筹……”说话的人有点心虚,要说百年前,九瑶宫确实只是略逊一筹,可这些年九瑶宫人才寥落,比之天下三派差得有点远了……

“这样啊,倒也不怕。咱们掌门可是百年难出的奇才,正式入门才七年,就已经到了出神境,早晚洞察真意,成就宗师!”

“是啊是啊,”那人的应和倒是真心实意,“咱们九瑶宫定能在付掌门手上发扬光大。”

到了午时,九麓州外缓缓行来一行人。

这行人,既有骑马的,也有坐车的。两边引路的是九瑶宫的弟子,另有十几个人,有穿素青道袍的,也有穿俗家衣饰的。

七真观是道家宫观,不过不全是道士,俗家弟子反而居多。

“快看,那个就是廉贞公子。”

陆明舒坐在阿生肩上,闻言往那边看去。

只见两名俗家弟子上前掀起车帘,一左一右从马车上搬下一只轮椅,轮椅上坐着个少年。

这少年,看形貌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张脸眉目宛然,好像蓝空下的雪峰,清逸高远,熠熠生辉。虽然坐在轮椅上,不良于行,却恬静安然,气度不凡。

西川水土养出的儿女,偏向粗豪,众人何曾见过这等人物,顿时都看呆了。

这时,另一头有人快步行来。领头的是个三十左右的男子,五官端正,双目神飞,身穿九瑶宫掌门服饰,显得清俊洒脱,又不失威严。

阿生看到这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后背被惠娘拍了一下,才知道喊出声:“老爷,老爷,我是阿生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